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司法乱象 | 司法机构“放生”何俊尧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裁判官何俊尧多次轻判甚至“放生”与暴乱有关的被告,大量市民投诉他裁决不公、立场偏颇。司法机构昨日公布八宗涉及何官的调查结果,当中六宗案件的投诉竟全获“放生”,由总裁判官裁定投诉不成立,其余两宗有待上诉。对于何俊尧斥责警员证人“大话冚大话”、赞扬扰乱立会秩序的被告是“社会栋梁”等言论,总裁判官却认为“无偏颇”。法律专家批评司法机构“自己人查自己人”,毫无公信力,建议设独立委员会监察投诉法官的机制。

早前担任东区法院裁判官的何俊尧目前在高等法院内庭担任刑事案件的聆案官,负责处理控辩双方文件的行政工作,包括派案予其他法官审理。按惯例,何俊尧之后仍会回到裁判法院继续审案,很可能会再起争议。

八宗投诉 六放生两押后

他获调职加薪前的判决备受公众争议,主要牵涉八宗案件。据司法机构昨天公布,其中两宗案件的投诉,因律政司正向上诉庭申请刑期覆核,故稍后再跟进。其余六宗案件的投诉,总裁判官认为不成立,并认为何没有表达含政治倾向性的立场,亦没有针对警务人员。

当中一案,是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及两位成员涉在立法会的《国歌法》公听会内扰乱秩序。何俊尧裁定罪成,但仅各判罚款1000元,更赞扬他们必定是“社会栋梁”,应保留“有用之躯”。但总裁判官认为,何当时只是“警惕”三人,若为了表达意见而犯下更严重罪行时,监禁刑期不会短,故没有“表面偏颇”。

总裁判官称,基于“司法独立”原则,不适宜亦不会以行政职能,干预任何司法决定。他又指律政司亦没有就相关六宗案件的判决提出上诉。另外,牵涉另外四名裁判官包括水佳丽、林希维、吴重仪、苏文隆的投诉,司法机构称稍后公布。

律政司发言人回覆指,不会就个别案件评论。律政司另表示,一般而言若被告人被裁定罪名不成立,而控方认为法庭出现错误的法律观点,律政司会申请覆核及提出上诉等。而在法庭判刑后,律政司可基于法律上或原则上出错、判刑明显过轻或过重,向法庭申请覆核判刑或上诉。

质疑投诉机制形同虚设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法学教授傅健慈认为,何俊尧获“放生”,事件凸显司法机构处理投诉法官的机制问题多多,包括裁判官何俊尧是总裁判官的下属,两人有紧密工作关系,但是总裁判官调查时没有避席,反而直接处理市民对何官的投诉,做法不恰当,“可算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存在‘利益冲突’问题”。他认为今次不是一个“独立、公平、公正”的调查,令人质疑司法机构处理投诉法官的机制形同虚设。傅健慈又指出,司法机构亦没有正面回应“暗升何官”的投诉,未能彰显公义。

退休裁判官、执业大律师黄汝荣亦认为,何官在短短数个月内审理案件至少八宗有争议,比例相当高,市民难免质疑“有冇咁啱得咁跷?”

针对各级法官屡被质疑审案偏颇,他建议由资深而享有声誉的律师、大状甚至退休法官组成独立委员会,监察司法机构处理投诉法官的机制,期望可杜绝部分法官予人偏颇的印象。

拍案惊奇 赞暴徒系“社会栋梁” 骂警员“大话冚大话”

争议案件1

非法集结轻判社服

24岁男侍应锺嘉豪参与非法集结,轻判120小时社会服务令。律政司正上诉提请刑期覆核。

争议案件2

掷汽油弹轻判感化

15岁男生向柴湾已婚警察宿舍投掷汽油弹,轻判感化三年。律政司正上诉提请刑期覆核。

争议案件3

扰乱立会轻罚1000元

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及两成员在立法会《国歌法》公听会内扰乱秩序,轻判各罚款1000元,更赞扬他们是“社会栋梁”,应保留“有用之躯”。

争议案件4

明言不对辱警者判重刑

大学生王恺铭在警总墙上涂上“condom”讽刺警方,轻判感化一年及赔偿1200元。何俊尧明言不想判处阻吓性重刑。

争议案件5

庭上斥警员证人

东区区议员仇栩欣连同助理在北角拍摄警员执勤时涉嫌袭警,裁定罪名不成立。何俊尧更斥责警员证人“大话冚大话”。

争议案件6

对推跌警员者轻判守行为

52岁听障妇被控推跌警员,何俊尧认为妇人只是不明白警员解释,轻判签保守行为18个月及撤控。

争议案件7

指警员证供不可靠判被告脱罪

34岁工程师被控在湾仔“反修例”集会附近,背囊携有可损毁财产的喷漆、雨伞图案模板等物品,何俊尧声称不能放心依赖警员证人的证供,裁定被告脱罪。

争议案件8

指警员证供不可靠判被告脱罪

中六男生去年11月在西环暴乱现场附近,被警员揭发身上藏有铁钩、士巴拿、螺丝帽、50条铁丝等适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何俊尧声称不能信纳警员证人的证供,裁定罪名不成立。

“官官相卫” 议员批难服众

司法机构对广受质疑裁判官何俊尧的八宗投诉一推二拒,护短心态溢于言表,前廉政公署副廉政专员郭文纬形容这种做法恰恰“自暴其丑”,他反问:“如果任何一个政府部门收到投诉,就由他的直属上司一个人处理,然后由署长同意就草草了结,可以接受吗?”他直言,今次总裁判官的调查“根本不合格”。

郭文纬表示,事件的主要问题是何俊尧处理的所有暴动案件都是被判无罪释放或非常轻判,“全香港所有裁判官他是唯一一个”,所以任何人都有合理怀疑何俊尧是因为政治立场判案,专业调查就应该跟进其个人背景、社交关系、在私人场合或社交网页的言论,以及跟辩方律师有没有利益冲突的关系等等。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律师周浩鼎指出,何俊尧动辄以“大话”形容警方作供,如果司法机构接受这种做法,不认为是偏颇,令人担忧这种标准会在司法机构蔓延,令法官继续在判决中对一些严重指控作出轻率的判断,从而严重影响警方执法。

他又指出,司法机构处理对不同法官的投诉时标准并不一致,例如早前法官郭伟健形容一名生计受黑暴影响而一时冲动伤人的人士“情操高尚”,就被勒令调走、不得处理特定案件。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亦对司法机构的回应感到失望,认为现时投诉机制被指“自己人查自己人”、令市民觉得“官官相卫”,难以服众。她促请律政司为市民把关,就不当裁决提出上诉,并再次呼吁设立量刑委员会及监察司法委员会,以维护司法机构的公信力。

市民:不接受这位裁判官

司法机构就投诉各级法官的调查结果首批出炉后,有不少市民质疑调查是“自己人查自己人”,犹如“官官相卫”。退休裁判官黄汝荣认为,市民若然不服调查结果,可再向司法机构投诉甚至去信特首反映意见。

据知情人士指,若投诉人不满总裁判官的调查结果,可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即马道立作出投诉;惟今次总裁判官表明其调查结果已获马官同意。

曾加入司法机构的黄汝荣表示,若市民希望就调查结果提出“上诉”,可再去信司法机构及特首反映意见。他直言,这些做法“上诉得直”机会不大,但他更强调:“有啲事明知结果仍然要做,因为法院领导收到投诉亦会有所警惕,不易再‘胡作非为’,某程度上会反省。”

不少市民在网上留言,对司法机构的调查表达强烈不满。Choi Sam批评说:“佢哋都系自己人调查自己人,投诉会成立吗?”MH Lee称:“司法独大!裁判官的判词带有政治立场及偏见!不能彰显公义!香港市民绝对不认同不接受这位裁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