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教协护短”再次暴露其“教邪”本质

中秋节遇上国庆节,遥望全国各地,处处国旗飘扬、兴高采烈,这是全球疫情一片雾霾中的一抹亮色;然而,与祖国内地一河之隔的香港,围绕一位小学老师的“播独”和社会的反“播独”声音,又展开了一场激烈斗争。事缘九龙塘宣道小学一教师因在课堂上“播独”,教育局引用《教育条例》于10天前取消其教师注册,这是“修例风波”后首宗教师因严重失德而被“钉牌”的个案,是维护学生利益的正义之举,也是教育界拨乱反正的开始,市民对此齐声点赞,并要求公开“黄师”的姓名及相关资料。

对于市民的呼声,教协会长冯伟华声称,公布“黄师”信息涉嫌侵犯其私隐。教协副会长叶建源形容“黄师播独”为单一事件,并非循序渐进鼓吹“港独”,又将“港独”与英国“脱欧”相提并论,声称是“言论自由”,还说要发起众筹,支持涉案教师司法覆核。

每次“黄师”失德,教协都会护短。一次次诡辩,显示出这个组织已经丧失了良知,这次“教协护短”再次暴露出其“教邪”本质!

“黄师播独”,害人子弟

据媒体报道,涉案“黄师”要求小五学生做一份工作纸,先用50分钟播放影片,内容是“香港民族党”的宗旨、政纲;看影片时,要求学生若支持政纲就举手示意,作政治表态;工作纸要求学生将影片内容印入脑海,再回答为何有人主张“港独”;教案还声称学生若分组旅行,可能会被视为非法社团,政府会引用社团条例实施“党禁”;总结部分,用35分钟继续讨论“民族党”,甚至讨论“台独”“疆独”“藏独”等议题。该名教师还不许学生将教材带回家。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什么“道”?当然是教人走正道的道理。以此视之,“黄师播独”,其错有二:

第一,“港独”违反基本法,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基本法在香港具有宪制地位,每一位香港居民必须遵从。基本法订明,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法律既定,铁板钉钉,不容改变,不容曲解。香港特区的每一所学校,只有宣教基本法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宣教与基本法牴触的观点,因此,“港独”不容讨论。该教师故意设置“港独”议题,居心何在?不言而喻。

第二,未成年人没有政治辨别力,不能讨论政治问题。该教师“播独”的对象不是大学生、也不是中学生,而是小学五年级学生。试问:10岁左右的学童,怎能回答复杂的政治问题?让他们逐一表态,这是恶意诱导,绝非“培养其分析问题的能力”;更可恶的是,“黄师”还不许学生将教材带回家,可见其害怕家长揭发。

教协诡辩,荒唐之极

“黄师”被教育局“钉牌”,是罪有应得。教协的诡辩,实在是无耻之极!

叶建源称此事为单一事件,并非循序渐进鼓吹“港独”。众所周知,“香港民族党”以“港独”为政纲,即使当时还未被取缔,其政纲也绝对是敏感话题,但涉事教师专门设计教案,把学生引入事先布置好的圈套,是有意而为之,并非偶然言语不慎,“擦枪走火”。再看教育局公布的数据,去年6月至今年8月,教育局共收到247宗教师涉嫌专业失当的投诉,其中有131宗是有机会成立的个案。这岂能用“单一事件”的说辞掩饰?

冯伟华称公布“黄师”信息涉嫌侵犯其私隐。教学活动是公开的,“黄师”的严重失德行为是职业行为,并非私事,岂能以“隐私”搪塞?这种说法有违教育专业人员职业操守。

教师的个人私德、职业道德、社会公德都应高于常人。身教胜于言传,教师能否“行得正”?影响着学生的一言一行,是“风向标”,对立德树人具有重要作用;教育是一项专业性强、影响深远的工作,教师不能将个人政治立场和情感带到教学工作中,因此,教师必须恪守职业道德;教育涉及千家万户、关乎社会发展,任何教师都没有资格按自己的好恶来塑造学生,必须讲社会公德。人若“三德”不立,无资格教书育人,教协的诡辩,完全不讲“三德”。

“教邪”所为,令人不齿

教协的全称是“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建立专业协会,以维护本行业从业者的利益,这是正常的事,无可厚非。但香港教协的作为,越来越显示出其丧失了最基本的专业精神,而专事“教邪”,沦为政治争斗的工具。

教协建立之初是就着政治目标而去的,在教协的会务简介中,放在第一位的是“参与政治”,第二位是“社会事务”,第三位才是为教师“争取权益”。这样的行业协会,在全世界也堪称奇葩。

正是因为坚持“政治第一”,教协的“教邪”恶行不胜枚举。比如,2009年起,通识教育成为香港高中的必修科目,教协组织编写的教材,选用偏颇的材料、带有倾向性的问题角度,抹黑攻击“一国两制”,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甚至煽动激进违法行为。非法“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就曾参与其中,将通识课本改造成“占中行动指南”。又比如,2015年5月,教协公然以推广阅读为名,将陈云的《香港城邦论Ⅱ:光复本土》列入“中学生好书龙虎榜”的60本候选书目之中,使其有机会获选成为“十本好书”,登上中学及出版社的推荐书本。

近年来,香港一些教师将政治立场凌驾教育专业,在课堂上公然鼓吹“违法达义”、“港独”、“自决”等谬论,甚至怂慂学生参与暴力行动。“修例风波”至今,约有4000名学生和100名中小学和幼稚园教职员涉嫌违法被拘捕,这背后,教协“功不可没”。

教协“撑独”,庇护“黄师”,荼毒学子,已经引起公愤,如不迷途知返,终将被香港教师抛弃!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