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司法机构难道处于“平行时空”?

裁判官何俊尧由于屡次轻判涉“修例风波”案的被告,而且曾赞扬扰乱立法会秩序的被告为“社会栋梁”,又批评警员证人处于“平行时空”,作供时“大话冚大话”,引来社会各界质疑其审案立场偏颇。司法机构昨日回应八宗有关何官的投诉,其中六宗投诉经调查后不成立。

观乎司法机构在网上公开的调查报告,就前“香港众志”三名成员于去年三月扰乱立法会秩序一案,何官判处三人罪名成立,却只分别罚款一千元,又指他们未来必定是“社会栋梁”,应留“有用之躯”。司法机构认为“社会栋梁”、“有用之躯”等言是针对三名被告作为大学生的身份,同时是为了警惕三人勿犯下更严重的罪行,否则将面对即时监禁,故判断何官的言论没有政治立场,亦没有表面偏颇的情况。

至于批评警员“大话冚大话”一案,司法机构则指裁判官有权按席前的证供,就各证人的可信性作评论和裁断,而何官的分析以案中证供作为基础和依归,没有表达任何个人或带有政治倾向的言论,亦没有出现针对警务人员表面偏颇的情况。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早前的声明中,曾指公众如不服法官的裁决,有多种途径可予以改正,一是上诉,二则为按既定的投诉机制向司法机构投诉,然则司法机构今次处理何官的投诉,又是否足以服众?

“独立判案”还是“独断独行”?

司法机构认为“社会栋梁”、“有用之躯”、“大话冚大话”等言论都不算带有政治倾向,但回想今年4月,区域法院法官郭伟健赞扬将军澳“连侬墙”斩人案的被告有“高尚情操”,结果又如何?当时马道立形容郭官的判词“给人偏颇观感”,强调司法人员应绝不能在公开场合展现偏颇,并一度禁止郭官审理“修例风波”相关案件。

何以“高尚情操”是偏颇,但“社会栋梁”、“有用之躯”、“大话冚大话”就是以证供作为依归,没有表面偏颇或政治倾向?两者差异究竟在哪里?这些都是简单的句子,不必知道什么高深的法律知识也能理解,那司法机构和公众的解读为何存在如此巨大的差异?司法机构是以什么标准作出判断?抑或是司法机构的判断,其实与马道立有所分别?但昨日司法机构公布的报告最后,却清楚写明“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同意总裁判官的意见”,这实在不得不令人质疑,在处理裁判官的投诉上,司法机构存在双重标准。

如果何官的问题仅限于言辞上,可能还不至于引起这么大争议,唯其过往不只一次,而是屡度轻判“修例风波”案的被告,或轻易予以保释,再结合其称赞前“香港众志”成员和批评警方的言论,公众有所质疑再自然不过。对比郭伟健法官,虽然事后形容斩人案被告“情操高尚”,但好歹也判处其入狱45个月。两者相较,公众如何信服司法机构的判断?

目前有关何官的投诉尚有两宗,希望司法机构能予公众一个清晰和合理的交代,否则马官所言法院须以法律为依据、不容受政治考虑影响,也不过是自说自话,处于“平行时空”而已。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