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不除“教协”毒瘤 教育界无宁日

九龙塘宣道小学一名教师因在课堂上播“独”被“钉牌”一事,“教协”不问是非曲直,死揽播“独”教师批评政府,实属意料中事。毕竟全港市民早已知道,“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的专业从来不是“教育”,而是“政治”,今次事件也自然是“教协”拿来宣扬其政治立场和捞取油水的大好机会。

之所以说“教协”借今次事件捞取油水,原因无他,光看“教协”如何“协助”该名教师便知一二。“教协”由1月起成立一个所谓的“教协诉讼及紧急援助基金”,声称是为协助受政治打压的老师,又信誓旦旦表示“誓必捍卫教师权益,支援受影响教师”云云。话说得这么响亮,但最重要的资金部分,却是透过众筹筹措。

先按下“教协”政治立场不说,“教协”好歹也是会员人数约8万的教师组织,而且该组织5月才上调会费,一个成立了近半世纪、会员数以万计的组织,莫非连数十万诉讼费都拿不出来?更不要提“教协”副会长叶建源身兼教育界立法会议员,每月十万薪津入口袋,难道说出“誓必捍卫教师权益”这番动人说话,却连一毛钱都不肯出吗?再加上“教协”如此亲近揽炒派,揽炒派不乏执业律师、大律师,难道他们不愿义助该名教师吗?

到今日,“教协”还只是在高呼“绝不妥协”、“施以援手”、“展示教育界的团结力量”之类的口号,然后继续呼吁支持者众筹,为被“钉牌”的教师打气云云,但能从众筹中得到好处的,不论怎么看都是“教协”自身。根据以往惯例,众筹完后会分给“手足”多少钱,从来都是“大台”话事,不论给一百还是一万都是“协助”,反正事后也不会有人质疑这些捐款的去向。

说到这里,相信大家就不会奇怪,为何“教协”过往一直包庇“黄师”、“独师”。在“教协”的角度而言,平时说点漂亮话,纵容“黄”教师荼毒学生,令他们觉得自己有“大台”做靠山。一旦出事后,“教协”就可以拿这些被惩处的老师当人血馒头,一方面宣传自己的政治立场,一方面则以“援助”为借口,要求支持者泵水,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至于那些被严惩的老师,早就被当成弃子了。你看今次“教协”除了众筹外,还做了什么吗?连惯常动作罢工罢课也懒得发起,他人丢了教席是他人的事,最重要是自己先赚个盘满钵满。

“教协”在各种意义上,都已经成为了香港教育界的毒瘤,不只影响万千学子,也令教师们的名誉受损。“教协”在声明中指,教育局是为了推卸政府管治失误的责任,才作出“钉牌”决定,但实情正好相反,这是政府重新肩负起管治责任的表现,而且还只是第一步。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