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逃犯“三窟”曝光 化整为零过夜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9名助逃黑手中的3名妇人,负责为12名逃犯提供住宿等候“屈蛇”上船,香港文汇报记者昨日查访三个“秘窦”,发现由梁国雄前女助理唐婉清提供的地点是大角咀一幢“三无”唐楼单位,而荃湾象山邨“蛇窦”则是一个单人细单位,邻居表示没有察觉8月23日前有年轻人出入,相信他们一出一入都在夜深人静时,并且分开进入单位,离开时也先后下楼登车,估计12名逃犯在出逃前,每4人一组藏身各处,至8月23日清晨才鬼祟到楼下登车,再到西贡布袋澳码头会合。

据了解,12名逃犯为方便秘密潜逃,早一晚各自化整为零,分别潜入三处地点过夜,翌日拂晓才分三路乘车到布袋澳集合。其中一个“窦”是大角咀嘉善街11号一幢唐楼单位,涉及社民连梁国雄的前女助理唐婉清。该大厦属无防盗铁闸、无保安员及无闭路电视的“三无”唐楼。

唐婉清供“三无”唐楼

现场所见,该唐楼一梯四伙,同层有单位被间成多个劏房出租。香港文汇报记者尝试向涉事单位拍门采访,但无人回应。街坊指,同层单位有很多劏房,有不少南亚裔住客,而涉事单位住户已居住多年,单位内一直都很安静,8月份未有察觉有陌生年轻人出入,对单位曾经窝藏逃犯毫不知情。

邻居诧异象山邨藏秘窦

另一个“蛇窦”为荃湾象山邨秀山楼一个中层单位,屋主为被捕的56岁姓李妇人。记者到场时单位内无人,从气窗望入屋内估计面积约200呎,用木板间有睡房,可看到屋内有衣柜及枱椅等家具,环境挤迫。

据邻居表示,单位住有一家三口,包括父母及10多岁患有兔唇的女儿,已搬入四五年,平时出入与街坊碰面也有打招呼,但不熟络,也不知道男户主做什么职业;早前8月未有看见有陌生年轻人出入单位,户主的女儿亦不似“黄丝”,对单位涉窝藏逃犯感到诧异。

女厨工作工厦窝藏犯人

此外,一名本身住马鞍山公屋、任厨师的女子,将其工作的葵涌葵丰街41号安福工业大厦一单位,提供给其中一组逃犯藏身。记者到场所见,同层共有8个单位,涉事单位疑似从事教绘画的工作室,当时有学生在上堂。男职员称不知道上址是否曾经窝藏罪犯及有人被捕,又指记者找错地方。

据悉,其中一名负责安排助逃的陈姓律师助理,家住大埔林村,为活跃区内的环保人士,经常获邀出席区议会为环保及交通运输事宜提供意见,陈母对儿子被捕一事全不知情。她向记者坦言,自己与儿子已有数个月无见面,其间只是透过电话联络,惟每次儿子都表示很忙,谈不上几句便匆匆挂电话,不清楚儿子在外边做过什么事。

早前曾到警总示威要求释放12逃犯的长毛梁国雄,昨晚则与古思尧到旺角警署声援“战友”唐婉清,面对警方捣破协助逃犯的集团,长毛仍死撑是“滥捕异己”。他称只认识被捕者中的唐婉清,而据他所知,唐昨晨6时许在睡梦中被警员入屋搜查及拘捕,检走她三部电话、一部计算机和提款卡等物件。她涉嫌“协助罪犯”罪名被捕,已安排律师陪同录取口供。

协助罪犯最重囚10年

香港警方拘捕9男女涉嫌“协助罪犯”,包括为12逃犯提供匿藏、车辆接载及购船出海等。大律师陆伟雄接受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在香港“协助罪犯”属严重罪行,一经定罪,最高可判处监禁10年。

根据香港法例第二百二十一章《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九十条“协助罪犯”,如某人犯可逮捕的罪行,而任何其他人知悉或相信该人就该罪行或另一可逮捕罪行有罪,并在无合法权力依据或合理辩解的情况下,作出任何作为而意图妨碍拘捕或检控该人,即属有罪。若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10年。

按严重性罪犯数等因素判刑

针对刑期轻重的问题,陆伟雄表示,法官会考虑一篮子因素作决定,包括被告所协助的罪犯所牵涉案件严重性、案中收受多少利益及协助罪犯人数等,假设被告协助的罪犯只是欠交罚款被通缉或是杀人案逃犯、案中收受3万元或收受30万元,是协助一名罪犯或协助十名罪犯等,相信判刑轻重也会有明显分别。

他解释,一名疑犯由被捕至定罪需要经过三个程序,第一阶段是警方有合理怀疑下拘捕疑犯调查;第二阶段是警方经调查后,取得足够表面证据向疑犯作出检控;第三阶段是疑犯经过审讯,法庭在有足够基础及毫无合理疑点下,信纳控方证据及证供,才会判疑犯罪名成立。

就目前警方所公开的案件资料,包括搜获50多万元现金、手机、计算机、船只交易单据等证物,陆伟雄认为,有关单据、手机及计算机资料等只属证据,与是否足够将被捕人定罪是“两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