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初选”烂账未清 岂容公帑埋单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特区政府早前因疫情押后立法会选举,惟参选人仍须申报选举开支,包括揽炒派于“初选”期间的花费。特区政府虽已多次强调“初选”涉嫌违法,但迄今仍未表明会否发还与“初选”相关的开支。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翻查选举开支时发现,并非所有“初选”参选人都有申报相关开支,而有申报者每人须分担约2.8万元至5.5万元经费,累计涉款近100万元。有政界人士指出,“初选”旨在决定出战立法会选举的人选,过程含宣传成分,故涉事者必须申报,否则已涉嫌违法,选举事务处及廉政公署必须彻查。同时,政府亦应尽快表态,不会发还“初选”的开支,不能用公帑为涉嫌违法的“初选”“埋单”。 

国务院港澳办、香港特区政府及香港中联办于7月先后发表声明,谴责“初选”非法操控选举,亦无法律效力,更公然挑战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早前亦表明,《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已清楚列明候选人定义,正式成为候选人或在提名期结束前公开表示会参选的都属候选人,而选举开支有严格规管,倘超出总额上限即属违法,故“初选”所产生的开支已是正式选举开支,必须申报。

当“捐款” 有“报销” 疑试底线

不过,民主党的许智峯;公民党的谭文豪、郭家麒、李予信;“议会阵线”的毛孟静;“抗争派”的张崑阳、刘頴匡;东区区议员徐子见和湾仔区议员杨雪盈等参选人均未有申报“初选”开支,仅列明收受了负责“初选”的“民主动力”的捐赠,但部分属同一政党的参选人则有申报“初选”开支,疑似测试政府底线。

据有参与“初选”者的申报显示,“初选”总开支约318.9万元,包括给予香港民意研究所约162.3万元作统筹整个项目及提供专业服务,而“民主动力”按5个地方直选选区的“初选”票站数目,计算各区摊分整体开支的比例。

在“初选”队伍最多的新界东,每张名单仅须承担约2.8万元的“初选”开支,而新界西每张名单则须支付逾5.5万元。至于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每位“初选”参选人须承担29.5万元开支。4名参与衞生服务界“初选”的参选人则每人分担4,266元,而“民主动力”亦向全部“初选”参选人捐赠对应的花费。

政府早前表明,被选举主任裁定不符参选资格的12名参选人,将不会获发还选举开支,但至今仍无表明会否向无被DQ的参选人,发还其申报的“初选”开支。

曾参加“初选”的“加山传播”创办人冯达浚申报用了近63.3万元,但他最终并没报名参选立法会,若政府最终发还“初选”开支,即会帮冯达浚等人“全数埋单”。

政界促表明不发还开支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梁志祥指出,“初选”用作决定出战立法会选举的人选,也是选举宣传的一部分。为免对其他参选人构成不公,他们必须申报有关开支。由于“初选”无法律效力,有关开支不应该以公帑“埋单”,希望政府谨慎处理。

“选举公平关注组”副召集人、工联会前立法会议员王国兴则指,若“初选”参选人在申报限期后仍无申报,或涉嫌违法,故选举事务处及廉政公署必须彻查。他续说,政制及内地事务局自7月起已接获多宗投诉,指“初选”涉嫌干预、操弄选举,严重扰乱选举秩序并导致选举不公,故当局须责成选举事务处,尽快表明不会发还与“初选”相关的开支,以彰显选举公平。

“抗争派”豪聘助理 被质疑乱报大数

选举事务处陆续公布立法会换届选举参选人的选举开支,其中“抗争派”参选人的开支大部分用于聘请助理,但不少聘用协议均显示,即使选举取消,这些助理仍会领取原定协议的津贴,作为提早结束工作的“赔偿”。由于这些“抗争派”参选人几乎将逾半开支用作聘请助理,此条款等于向每张参选名单白白送出数十万元公帑。事实上,各区参选人均有特定的开支上限,若今年的选举按原定日期举行,这种条款会为“抗争派”参选人带来开支超额的风险,令人质疑“抗争派”参选人是在得悉选举取消,才故意“报大数”。

“爽聘爽赔” 乱开津贴

参选新界东的“独人”刘頴匡申报147.5万选举开支,其中聘请代理人及选举助理的开支最多,达73.9万元,其中领取最多津贴的为一名叫“Lee Chun Hei”的人,收据显示此人于5月1日至7月13日,及7月14日至10月13日期间,为刘頴匡名单担任选举代理人、司机及形象指导,分别收取5万元及7.5万元。虽然选举于 7月 31日取消,但收据却指“Lee ChunHei”仍会收取原定协议的津贴作赔偿。

刘頴匡另外聘请 7人担任设计师、摄影师、物流及选举助理,共花费 61.9万元,但收据指因选举取消,故他们于9月 10日“提早结束工作”,但仍收取原定协议的津贴作赔偿,等于“白送一个月人工”。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亦有类似情况,他以33.6万元聘请了7位选举助理及拉票人,各人的工作期限不一,但多为6月2日至9月30日。不少助理于8月初就被终止合约,并领取了一个月的代通知金。

其中一名与前“众志”主席林朗彦英文拼音相同的“Lam Long Yin”则收取最多津贴,在此期间领取了125,500元。

巧立名目 一日服务袋五千

由于各区参选人均设特定的开支上额,参选人为免开支超额,通常会以时薪聘请选举助理,亦只会聘请少数月薪助理,但“抗争派”参选人则明显不同,疑似“送公帑”。

“抗争派”聘请助理的价格亦非常“慷慨”,例如出选新界东、提倡“香港民族”意识的邹家成,总选举开支近49万元,他花33.2万元聘请了13名助理,其中一人是辩论训练顾问,提供一日服务便获酬5,000元。

张崑阳着草 54万“捐款”失踪

选举事务处近日陆续公开参选的开支申报,慑于香港国安法而潜逃海外的“独人”张崑阳却无申报任何开支,但文件显示他获私人公司“Chung Chi Limited”捐赠了54万元现金及价值3万多元的服务和货品,惟张崑阳至今仍无交代捐款去向,疑似挟带私逃。

“民间外交网络”前发言人张崑阳早前在九龙西“初选”以第二名出线,并报名参加同区选举,但自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却潜逃离港。

根据其开支申报,张崑阳获“Chung Chi Limited”捐赠了54万元现金、价值850元的传单,及价值33,013元的服务,包括租用办公室、大声公、宽带和车辆等,而主办“初选”的“民主动力”亦捐赠了33,114元的“服务”予张崑阳。

张崑阳在选举开支申报的最后签署日期为8月24日,文件并无列出选举代理人,但选举管理委员会于9月29日收到该开支申报。

“众志”残壳 收捐资“独”

根据查册资料,“Chung Chi Limited”的董事为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在“众志”因国安法解散后,该公司亦在运作,并向前“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前“众志”副主席袁嘉蔚,及人称“立场姐姐”的何桂蓝分别提供约45万至约60万元的选举捐赠,令人质疑“众志”一直暗地资助张崑阳逃亡,甚或在外国展暗“独”活动。

香港文汇报于8月17日揭发张崑阳潜逃海外,西九龙裁决法院亦于9月15日审理他涉嫌干犯“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及“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两罪时,表明被告已离港。张崑阳同日亦于facebook承认已离香港,但因“安全、策略等因素”未能提供现时身处的位置,又称自己早于香港国安法实施时已考虑离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