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狂报选举开支 涉益自己友

图:揽炒派惊人选举开支(部分)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2020年立法会选举虽然因疫情押后,但各个参选人仍须申报选举开支。翻查多名揽炒派的选举开支,可见他们涉益自己友,以高价聘请“手足”,例如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用33.6万元聘请七名代理人及选举助理,而南区区议员袁嘉蔚亦花费42.1万元聘请26名手足,张崑阳更“净袋”54万元弃保潜逃。

年轻揽炒派在选举助理的开支上十分明显,甚至比其他人多出几倍。根据相关申报,参选港岛区的揽炒派议员、民主党许智峯,在选举代理人及选举助理的开支为5.2万元,即使是出战选区较大的新界西,朱凯廸只用了6.8万元。

黄之锋豪花六万元请司机

然而,参选九龙东的黄之锋,今次选举开支达50.4万元,超过33万元花费在七位选举助理及代理人,当中前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的薪金高达12万元。此外,黄之锋获得“Chung Chi Limited”捐赠45万元。他亦花费了6万元用作聘请司机及油钱。民主动力向黄之锋捐赠5万元“服务费”。

身为黄之锋的Plan B梁凯晴,其选举开支约16.2万元,同时收到“Chung Chi Limited”约16.2万元的捐赠。

出选港岛区的袁嘉蔚,选举开支为60.5万元,当中42.1万元用于26名选举助理及代理人,而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收取4.8万元的薪金。“Chung Chi Limited”捐赠了55.3万元,而民主动力亦捐赠了3.8万元的服务。

至于何桂蓝的选举开支约64万元,超过40万元花在了14名选举助理及拉票人身上,而“Chung Chi Limited”向何捐赠超过61万元。民主动力亦有捐赠2.9万元的服务。

多获“捐赠” 实际支出低

至于出选九龙西、现时弃保潜逃的张崑阳,没有申报实际开支,但就获得“Chung Chi Limited”一笔54万元的捐赠,同时有一间公司向他提供2500元的影片制作服务。民主动力提供3万元的服务捐赠。

换言之,他们五人实际要支付的金额相当低,黄之锋、梁凯晴、何桂蓝的实际支出分别约700、300以及500元,而袁嘉蔚只需付出1.4万元,张崑阳更加是“净袋”54万元。

网民怒斥左手交右手

根据公司注册处的资料显示,“Chung Chi Limited”(冲刺有限公司)唯一董事是前众志副主席郑家朗,公司秘书是前众志常委廖伟濂。黄之锋早前声称,冲刺有限公司的户口是香港众志日常运作。2018年的立法会补选,区诺轩收到约156万元选举捐赠,其中137万元来自一间由香港众志成员任董事的“Chung Chi Limited”。区诺轩当时声称,众所周知是“应该”由周庭出选,资源本应由周庭所用,但后来情况有变,所以开支才会转移至他身上云云。

大批市民在网上留言批评黄之锋等人左手交右手,网民“徐庶”语带嘲讽说:“唔好谂咁多啦,手足要民主,就要捐钱。如果唔系一世都无民主。仲望,拿拿林捐钱比之锋哥请司机保镖啦。”网民“人之初大大”表示:“啲钱用嚟去五星酒店开房可有排玩。”而“MeoMeo88”认为:“啲傻人系咁捐钱畀呢啲人。真系低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