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象征式拉布”说明了什么?

立法会上周五进行内会及财委会的正副主席选举。反对派在借钟庭耀“人为民调”成功留任之后,扬言要进行“议会战线”,胡志伟、林卓廷更指会采取激烈抗争,不排除有肢体冲突云云。最终反对派虽然也有搞事,故意提名不同党派议员,滥用程序变相拉布超过一个小时,但之后反对派再没有其他行动,甚至连离场抗议也没有,在反对派“象征式拉布”下,李慧琼在一次会议就成功当选内会主席。

回想起去年,公民党郭荣铿利用主持身份在内会主席选举上监守自盗,与反对派议员一唱一和,在内会疯狂拉布、瘫痪议会。与去年相比,反对派这次内会拉布无疑是雷声大雨点小,事后也遭到“勇武派”狠批。反对派之前还摩拳擦掌表示要在内会选举大干一场,但最终却是象征式做个样子,当中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国安法的震慑力不单令“黑暴”不敢造次,更令到反对派不敢在立法会造次。国安法中的颠覆政权罪提到:“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攻击、破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履职场所及其设施,致使其无法正常履行职能”即属违法。这两条针对的正是反对派的恶意拉布、瘫痪议会的行为。

反对派虽然强辩拉布非瘫痪,但是否瘫痪其实不难分辨,一方面可以看有关行为的时间及程度,是偶一为之还是持续一段长时间,另一方面可以看搞手的动机是讨论政策还是瘫痪议会。就如去年郭荣铿以拉倒《国歌法》为由在内会发动拉布,导致内会迟迟未能选出主席,立法机关不能运作,这当然触犯国安法。再如反对派以往冲击主席台的行动,也明显触犯国安法中“攻击、破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履职场所及其设施”。即是反对派如果要继续去年的拉布,百分之一百会依据国安法检控,这样反对派还敢造次吗?

二是虽然大部分反对派议员留任,但还有3人坚持离开,导致现时反对派只剩下21人。现时许智峯等多名反对派议员正面临谴责议案,按道理涉案者必须避席,如果立法会主席再投下赞成票,有关谴责议案将够票通过,反对派多名议员随时被DQ,而当中的差距可能只是一票之差。这一方面反映陈淑庄、朱凯廸、陈志全3人为了自己利益罔顾盟友安危,另一方面也表明反对派这时不能有丝毫出错,如果再搞出大风波被DQ,这样DQ的就不只是一两个,而是多名反对派议员都可能被扫地出门。这样之前为留任搞这么多工作岂非白费功夫?所以,反对派自然不会轻易冒险。

三是反对派经过“总辞”风波、经过“勇武派”近期不断在地区上另起炉灶,搭建平台,企图蚕食地区网络,这些都让反对派明白,与“勇武派”合作只是与虎谋皮,“勇武派”要的不是“齐上齐落”,而是“我上你落”取而代之,连陈志全这样激进的政客,在之前戴耀廷的初选中尚且铩羽而归,民主党、公民党凭什么会认为“勇武派”真的视他们为“同路人”?

在当前的政治形势下,不论反对派如何走激、如何勇武、如何打“议会战线”,都不会令“勇武派”满意,你拉布他们说为什么不冲击;你冲击他们说为什么不暴力瘫痪议会;你卖力发难他们又会指责你为什么要留任。不论反对派人如何表现,“勇武派”都会攻击如仪,这是立场和利益使然,但反对派可以满足他们贪得无厌的要求吗?在国安法下反对派不断升级抗争将跌入法网,不升级又会被“勇武派”攻击,这样不如走自己的路。“象征式拉布”又如何,议员薪津还不是每月照出?这样想通了,自然豁然开朗。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