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选举开支斗豪? 揽炒派疑“报大数”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特区政府早前因疫情押后立法会换届选举,已报名参选人可获发还全数选举开支,不像过往设有资助上限。虽然政府在提名期(7月31日)完结前已宣布押后选举,但有部分揽炒派参选人的开支,已达其开支上限的87%,若换届选举按原定日期(9月6日)举行,涉事人随时“爆煲”,令人质疑他们是得悉选举取消才故意“报大数”;亦有选举助理在服务9天后,便获近两万元津贴,可见揽炒派参选人运用公帑时非常“慷慨”。

根据政府今年2月修订的立法会选举开支限额,除了乡议局、渔农界、保险界及航运交通界4个功能界别的开支限额为13.3万元,及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的开支限额为760.2万元,其余功能界别的开支限额以登记选民人数划分:有5,000名选民的开支上限为21.3万元、5,001至10,000名选民的开支上限为42.5万元、逾10,000名选民的开支上限为63.9万元。

关兆伦已达上限87%

根据参选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的关兆伦的申报,虽然该界别的选举开支上限为42.5万元,但他在7月31日前已花费371,635元,达其开支上限的87.4%,若选举并无押后,他在一个多月的选举期只剩约5万元限额,面对随时“爆煲”及承担法律责任的风险。

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关兆伦的开支时发现,其开支最大单项为聘用选举代理人及选举助理,开支达15.6万元,其次是花费逾11万元的广告项目。

张秀贤花近22万请人

参选批发及零售界的元朗区议员张秀贤亦有类似情况,该界别选举开支上限亦为42.5万元,但他已花了33.7万元,其中最大单项也是聘用选举代理人及选举助理,开支近22万元。

李家健助理获两万津贴

至于参选区议会(第一)的屯门区议员李家健则非常“慷慨”,他与4名助理签订的僱佣合约显示,合约开始期为7月29日,但因终止聘用须赔偿一个月代通知金,故他们每人只工作至8月7日,已领近2万元津贴。

参选会计界的黄大仙区议员谭香文,亦花近24.5万聘请选举助理,占其总开支的67.5%;参选劳工界的“香港调酒师工会”主席侯翠珊及“香港酒店工会”主席徐考澧,其开支申报分别为48,420元及47,900元,二人分别以4万元聘请了一位相同的选举代理人,但收据无列明该人的工作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