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法官调职真的是惩戒?

传媒报道,裁判官林子勤下月将“平调”至淫审处担任审裁官,意味其短期内不会审理刑事案件。这次法官调职之所以引起公众关注,最大原因在于林官处理“修例风波”相关案件的往绩。

比如去年7月,“占旺女村长”毕慧芬要求医院发出绝食证明遭拒绝后,涉嫌打伤女保安,并拒绝向警员出示身份证,被控普通袭击和阻差办公。然而,林官却指事件发生于电光火石间,判断两名证人口供不可信,又以毕慧芬有轻度智障等病症为由,认为其未必有意妨碍警员执行职务,裁定两罪不成立。

去年9月,一名侍应在葵芳被警方截查时,被搜出士巴拿和行山杖,被控在公众地方管有攻击性武器。惟林官指相关物品一直藏在背包,没有伤人,甚至接纳被告所谓“用以抵挡白衣刀手袭击”的理由,判其无罪释放。

再到今年元旦,一名便衣警员在旺角暴乱现场拍摄,遭多名暴徒围殴至昏迷,甚至造成颅内出血,损及记忆力。但林官却反以警员记忆受损为由,指其忘记关键证供,又称增援的警员作供夸大其词,遂认为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判处两名被告袭警罪不成立,而其中一人更是当场被捕。

诸如此类的判决不一而足,自然也惹来公众质疑林子勤裁判官审理案件时,是否牵涉了个人政治立场或感情。

虽说裁判官的职务平日也会作定期调动,但根据郭伟健法官一例,可见也有因“表现欠佳”而调职的情况出现,而且目前“修例风波”待审理的案件仍积案如山,人手理应十吃紧,实在很难想象一名刑事案裁判官会无缘无故被调往工作量聊胜于无的淫亵物品审裁处。今次林官名义上是“平调”,但暗里是否因其审案的表现而“发配边疆”,则颇耐人寻味。

如果这次“平调”确实是因司法机构认为林官判案时,存在偏颇或掺杂个人立场,那是否证明过往其他被公众质疑和投诉的法官,非如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所言,为“偏颇或违反基本原则的严重指称”?而是在一定程度上,“有理可据,也有适当的基础及理由支持”?

若然司法机构有决心作出改革,那确实是值得欢迎之事。但“平调”终究难言是有效的赏罚机制,总不能所有有问题的法官,最后都以调职处理吧?更何况,裁判官转职本身就属稀松平常之事,也许“平调”过后一段时间,待公众移开目光后,有关法官又可以回复到原来职务。

其中一个例子是裁判官何俊尧遭到投诉后,司法机构将他调任高等法院副司法常务官,何官不单没有受到惩戒,反而升职加薪。

司法机构一日未肯公开透明处理投诉机制,就一日未能令公众重拾对香港司法制度的信心,尤其是当公众的质疑并非无的放矢,司法机构更应予公众一个清晰的交代。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