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恶习不改 一复会谋流会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早前通过香港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职的决定。延任后的立法会昨日复会,由于特首林郑月娥押后原定昨日宣读的施政报告,故昨日议程改为上年度未及审议的4项法案。虽然有关议案并无太大争议,且与民生息息相关,惟揽炒派议员一日内先后十多次提出点算会议法定人数,企图制造流会。虽然建制派议员一直留守并反击揽炒派的无理取闹,但至休会前仍未通过任何一项法案。

会议昨日审议的《2019年成文法(杂项规定)条例草案》,涵盖多项不同条例的杂项修订,包括修订《高等法院条例》,扩大由两名法官组成的上诉庭管豁权,司法机构可更灵活地调配人手,处理积压的民事案件,特别是近年大量积压的免遣返声请案件。

法案委员会主席张国钧表示,法案旨在提出轻微、技术性且无争议的杂项修订,委员会原则上并不反对。他指出,近年免遣反声请的案件大幅增加,修订法例可以加快处理案件,减轻司法机构的工作量,亦可避免有人利用法院的冗长机制,长时间在本港逗留。

张超雄称“违法”又开会

张超雄声称,昨日会议有三个“不该”,第一个是自己不应仍在议会发言,因今届立法会早已“完结”,昨日的会议是“违法违宪”、“企喺呢度系逼不得已”;第二是特首昨日应发表施政报告,而不是讨论其他法案;第三是议会目前应讨论疫情相关事项,论优次不应审议《成文法》。

梁君彦:张可离开毋须拗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随即反驳指,张超雄若认为议会不合法就应离开,毋须继续辩论,又指自己已发通告解释押后施政报告的原因,并质问张超雄若记得议员有宪制责任聆听施政报告,为何揽炒派去年仍要阻碍报告发表。张超雄其后“自爆”称,自己去年因椎间盘突出而留医,故他无阻碍会议,引起在场议员哗然。

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议员谢伟铨则指,若非揽炒派去年无理拖延内会的选主席程序,就不会令议会瘫痪逾7个月,令大量无争议的经济、民生法案无法通过。

商界(第二)议员廖长江表示,由两个法官组成上诉庭审议案件并非新鲜事,今次修例旨在减轻司法机构的压力,并更妥善运用资源。

民建联议员、律师周浩鼎亦表示,很多免遣反声请的案件都属滥用司法程序,且今次修例已明确指出,若两名法官无法审议相关案件时,该案将改回3名法官处理,今次修订仅是令法庭能更灵活地调动人手,处理积压案件。

经民联议员梁美芬亦认为,法治是香港的金漆招牌,若案件进度经常拖延将会影响本港声誉。

秘书处:点人数耗两小时

昨日会议由早上11时开始,但因揽炒派议员多次提出点算法定人数,至晚上约7时休会时,仍未通过《成文法》的修订。立法会秘书处回覆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昨日会议共点算法定人数13次,其中一次由梁君彦提出,共耗用约两小时。

立法会大会将于下周三复会,继续审议《2019年成文法(杂项规定)条例草案》、《2019年渔业保护(修订)条例草案》、《2019年广播及电讯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及《2019年运货货柜(安全)(修订)条例草案》4项上年度仍未完成审议的法案。

市民促揽炒派停拉布顾民生

多个市民团体昨日自发到立法会外请愿,促请立法会议员尤其是揽炒派中人做好个人职责,以理性务实的原则办事,停止一切拉布言行,并优先关注民生议题。

“关注联盟”:畀条生路港人

“港人关注联盟”发言人邓先生批评揽炒派一直以政治行先,对民生议题置之不理,如去年揽炒派阻碍内会选主席,导致大量惠民措施被一拖再拖,损害市民的根本利益。若立法会长此下去不能正常运作,香港只会走向下坡,促请揽炒派议员手下留情,“畀条生路香港人行”,还市民昔日安居乐业的生活。

“保港运动”:让市民有工开

“保卫香港运动”发言人傅振中则指,受黑暴及疫情双重打击,香港经济步入衰退,当前急需特区政府带领香港走出困境,但前提是揽炒派议员必须抛开过往的政治立场,与政府衷诚合作,确保纾困救民的议案和拨款能尽快通过,让市民有工开有饭食。

他同时呼吁揽炒派议员停止抹黑国家和健康码,支持两地关口重开,让人流、物流、资金流畅通无阻,协助香港搭上国家双循环高速发展列车,这才是当立法会议员的应有之义。

“屯门民生关注组”亦到政府总部东翼闸口外请愿。他们表示,从新闻报道中得悉揽炒派多次要求点算人数,正反映了揽炒派无心坐于立法会理性讨论社会政策。现时讨论的议案都不是具争议性的议案,但揽炒派议员仍加以阻挠,故担心日后的民生议案,揽炒派议员会否作出有建设性的建议,或仍然继续用尽办法拖延,意图阻碍香港运转。

“屯门关注组”忧续阻发展

他们指出,香港自去年起受黑暴和疫情夹击,本港经济下行情况明显,失业率亦屡见新高,希望揽炒派议员不要再借议事规则的程序或规矩,企图阻挠政府议案讨论,而是履行其职责,要聚焦民生、经济工作,认真审议一系列有关抗疫和民生的措施,恢复理性论政的环境,才能让香港经济尽快恢复,重新出发。

周浩鼎:“初选”易误导 政府应规管

选举管理委员会日前发表“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报告书”,提到政府应研究管制“初选”活动,以免误导选民以为是公共选举的一部分。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昨日接受电台访问时表示,揽炒派举办所谓“初选”,容易误导选民,且某程度上也已构成选举工程一部分,政府有责任作出措施或修改法律规管“初选”。

周浩鼎在节目上表示,揽炒派举办所谓“初选”,容易误导选民以为是公共选举的一部分,而某程度上也已构成选举工程一部分,包括借用区议员的办事处做所谓的票站,“如此大的规模却称不是选举工程的一部分是说不过去的。”

区员钻漏洞 议办当票站

他并对政府容许揽炒派将区议员办事处当成“初选”票站感到奇怪,“就是因为以前的规矩没有划清楚,才会让他们钻了漏洞,特别是区议员办事处亦是,会让人误以为政府是否给了合法证予‘初选’。”

不管等于纵容“打茅波”

周浩鼎直言,目前法例上暂时没有特别应对“初选”的规管,令揽炒派可以肆无忌惮地举行“初选”,政府如果不规管,某程度上等于纵容“打茅波”,故政府有责任做出措施或修改法律有系统地规管“初选”,如要列明须计算选举开支,以至不容许所谓的“初选”举行,但如何划线可留待选管会未来进一步交代。

针对选管会报告中提到境外投票涉及重大选举政策考虑,特区政府应研究政策层面及相关法律运作,周浩鼎认为容许境外港人投票是应该的。事实上,过去对于选民登记“通常在香港居住”上条例没有清晰定义,但有法庭案例显示在处理上是相对宽松的,即使有某些时间离开香港到其他地方居住,只要是有特定目的,也能被视为通常居港,而一个人也可有两个“通常居住”地点,因此认为应给予所有香港永久性居民投票的权利。

同意派员北上处理内地投票

对港人在内地投票的具体操作问题,他认为香港有驻内地经贸办,可研究借用,或通过另设票站、邮寄方式等投票。

被问及有报道指政府初步计划委派香港人员往内地站票工作,有关票站秩序考虑交由内地执法机关负责。周浩鼎表示,整体而言,他同意特区政府特派人员到内地处理投票,但不认同由内地执法人员维持秩序会影响选举的公信力的说法,并强调不应对内地人员加上负面标签,最重要的是到时清晰告诉选民该怎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