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霍启刚出战立会仅花万七元 可谓知悭识俭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特区政府早前因疫情押后立法会选举,但参选人仍可申报选举开支,且不像过往设有资助上限。据选举事务处的开支申报文件显示,全国政协委员、港协暨奥委会副会长霍启刚参选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的申报开支,总共只花了17,872.1元,比绝大部分参选人的选举开支要少得多。与同样参选体演文出界的揽炒派参选人周小龙相比,霍启刚只花了其八分一的开支。

翻查选举事务处的开支申报文件,霍启刚只花了3,000元举办唯一的一场记者会,宣布参选。而在不少参选人的“大项”——选举助理方面,霍启刚也只招聘了三名选举助理,每人支付1,500元,合共只花了4,500元。

而大部分揽炒派则几乎将逾半开支用作聘请助理。霍启刚的对手周小龙,在选举助理方面花了10万元,分别用3万元聘用选举代理人,再以4万元、2万元及1万元聘用3名选举助理。另外,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亦有类似情况,他以33.6万元聘请了7位选举助理及拉票人。这一明显对比,可见揽炒派参选人运用公帑时非常“慷慨”。

另一花费相对多的办公室租金项目,霍启刚只花了4,000元租用尖东么地道一个铺位作办公室。在印刷品方面,他亦不像其他地方直选参选人一样印刷大量文宣,只是用了1,950元为5个人印制卡片,其余电话卡、核数师费用等同样花费甚少,只分别用了170元及2,000元,可谓是相当知悭识俭。

而周小龙另一大项为选举广告开支,一共拍摄了8条片段,当中两条属捐赠,其他6条花费了5,000元至1,000元不等,加上其他选举广告,一共用了31,145元。

事实上,各区参选人均有特定的开支上限,若今年的选举按原定日期举行,这种条款会为揽炒派参选人带来开支超额的风险,而揽炒派参选人如此庞大的开支,令人质疑是在得悉选举取消才故意“报大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