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公务员宣誓效忠理所当然

日前,公务员事务局向各部门发出通告称,所有于本年7月1日或之后聘任的公务员,将要宣誓或作出声明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和对香港特区政府负责;大部分准受聘者须在接受聘任时同时签署声明,直接受聘高级职位如部门首长则须宣誓,而现职公务员的安排,则是有待敲定。至于违反誓言的问题,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表示,如公务员违反声明至违法程度,会由法律处理,包括香港国安法;若公务员的言行有违《公务员守则》,会按现有机制处理,最严重可革职。

消息传出之后,公务员工会联合会总干事梁筹庭表示,政府此举吓得“‘有料’都不想加入政府”,又担心日后政府若推出会使公务员权益受损的政策时,有同事表达意见是否会以言入罪、“甚至可能要坐监”云云。

另一方面,港大法律学院讲座教授陈文敏则表示,聂德权提到公务员违反誓言,即是指不支持“一国两制”,或者有推翻政府的意图,当中的“推翻”是以武力手段推翻政权,但违反誓言则有很多原因,两者在逻辑上不连接,形容聂的说法是“非友即敌”云云。

不讳言的说,梁筹庭作为工会代表,有此想法虽可理解,但是有点过虑。首先,聂德权谈及违反誓言的后果时已指出,只有违反誓言达至违法程度,才会按法律处理,如公务员违反《官方机密条例》、《刑事罪行条例》的“煽惑离叛罪”,亦可包括触犯香港国安法。任何人违法,不论是否公务员,本来便须接受法律制裁,这点自然不用多说。

公务员绝非凌驾于法律

其次,香港国安法的条文规定也十分详细清晰,任何人不管是否公务员,只要行动上从事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勾结境外势力或恐怖主义的活动,就需要接受法律制裁,这点本来便不会因规定公务员宣誓而改变。

工业行动方面,若行动是和平合法,其目的纯粹是为了争取或保住同事的权益,自然没有问题。倘若工业行动是以声援黑暴为目的,便有可能因此而受处分。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公务员对于薪酬或待遇的不满,或者工会要求改善待遇,基本上也难以算作违反国安法,自然不会牵涉梁筹庭所担心的坐监问题。

至于陈文敏宣称违反誓言的原因可以很多,但聂德权的原话其实是疑问句,其意思亦不是公务员不支持“一国两制”或意图推翻政府才算是违反誓言,这又算什么“逻辑上不连接”?此外,效忠香港特区本来就没有任何灰色地带,试问又有什么问题?

歪曲法律定义撑揽炒派

更重要的是,根据国安法第22条的规定:任何人组织、策划、实施或者参与实施旨在(一)推翻、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确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制度,或(二)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或(三)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或(四)攻击、破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履职场所及其设施,致使其无法正常履行职能的行为,均属触犯颠覆国家政权罪。

国安法第23条则规定:任何人煽动、协助、教唆、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资助他人实施上述第22条规定的犯罪行为,亦属犯罪。须要注意的是,条文早已明文规定,所提及的推翻特区政府,其“推翻”的定义可不只包括武力手段,还包括“威胁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换言之,即使是未经批准集结或非法集结,只要其意图是旨在推翻中央或特区政府,或煽动他人参与这些集结,都有机会触犯国安法。

由此可见,陈文敏的所谓批评,不但是扭曲聂德权的说话原意,更是自行歪曲“推翻特区政府”在香港国安法的定义。让人感到恼怒的是,陈文敏立场上虽是一直支持揽炒派,但是好歹是个法律学者,他又怎会不知道“推翻”在国安法的法律定义,并非只含武力手段?既是知情,他还要这样说,除了是蓄意误导市民之外,又算不算是学术失德呢?这个问题,还请聘请陈文敏的香港大学,能够给予足够正视,以免对方打着港大教授的衔头,继续哄骗公众,以及误人子弟。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