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内地与港澳一同谱写深圳奇迹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结了经济特区40年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的十条宝贵经验,其中之一就是“必须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基本方针,促进内地与香港、澳门融合发展、相互促进”。风雨40年,弹指一挥间,内地与港澳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始终保持着唇齿相依、骨肉相连的紧密关系。

一、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阶段循序渐进

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改革开放序幕,广东、福建率先试行经济特区政策,迈出历史性步伐。内地廉价劳动力、丰富土地储备、优惠税收政策和庞大消费市场,对港澳产生显著虹吸效应。随着经济结构升级,港澳部分产业工序逐渐北移。此间,内地与港澳合作模式主要是“加工→转口→贸易”,社会民营资本力量活跃,自发推动市场力量奠定珠三角“世界工厂”地位。由于内地改革开放尚处于摸着石头过河阶段,市场规则、劳工法例、安全要求与环保标准等尚不健全,资本、制度、关税与行政等壁垒较多,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受到不少限制,内地与港澳之间属于较浅的融合发展阶段。

港澳回归祖国后,北京与广东率先从官方层面打开与港澳交流合作通道。2003年是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的重要时间节点,中央与特区政府签订CEPA。CEPA是基于“一国两制”方针与符合WTO规则的制度性合作的新路径,签订这种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意味着内地与港澳合作进入新阶段,此后多个CEPA补充协议由表及里、层层推进,逐步减少和消除三地经贸交流中的制度性障碍,促进了内地与港澳之间经济要素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2017年是内地与港澳迈向深度融合发展的标志性时间视窗,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被提升到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层面,粤港澳交流合作进入新一轮黄金时代。

二、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空间从点到面

40年来,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主要围绕央地两个层面展开。从中央层面看,港澳特区政府与国家部委签署多个官方协定框架,奠定交流合作方向与融合发展领域。从地方层面看,在中央对港澳方针指引下,港澳与内地省份根据各自发展定位,商榷针对性更强的合作协定与工作机制。

由于内地省市经济发展条件和水平各有差异,沿海与内陆地区、东西中部区域发展不平衡,气候、地理、人口、文化要素亦千差万别。因而,港澳在与内地省市进行交流合作时,往往综合考虑交通位置、产业结构、资源禀赋、政策力度等方面,因地制宜,实现融合发展的价值目标。对地理位置、社会人文相近地方,粤港澳合作开展得最早、最全面,先后举办“粤港(澳)合作联席会议”以及签订《粤港(澳)合作框架协议》,充分舒展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对于经济发展水平高、市场机制完善、营商环境好的地方(京、苏、闽等),香港重点在金融、技术、教育、会计等领域与之互动频繁,澳门则重点在产业园区、旅游会展、中医药、中小企业等领域进行推广合作。

对于产业比较优势突出的地方,港澳倾向与之优势互补或强强联合。例如,沪港签订金融合作备忘录,促进互惠共赢,增强彼此国际竞争力;而澳门与上海签署金融合作协定,侧重借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经验,推动经济适度多元,同时,澳门也助力上海开拓葡语国家金融、商贸与旅游市场。

对于旅游资源丰富地方(晋、甘、青等),港澳则与之签署旅游合作协定,联合开发特色旅游产品,实现休闲产业错位发展。对于自然资源丰富、重工业密集、受惠区域发展战略的地区(内蒙古、东北三省等),政策洼地与税收优惠多,港澳更多地对当地进行产业投资与资本输入。

对于扶贫攻坚主战场(贵、新等),港澳也积极帮扶当地经济转型、扩大消费、拉动就业。

三、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领域由浅入深

40年来,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领域围绕经贸主线不断聚焦、发散、深化,从最初的加工代工、贸易转口、航运物流逐渐向金融合作、专业服务、生物医药、高端会展等领域拓展,即从制造业合作延伸至服务业体验。

内地对港澳开放空间、程度与层次也随之不断提升,最初内地对港澳开放领域集中于“引进来”,即出口商品、吸引外资等赚取外汇活动,后来内地加入WTO后,逐渐开放进口商品、对外投资、境外旅游等使用外汇活动,即“引进去”与“走出去”有机结合。

随着改革开放水平逐步提高,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的领域已覆盖消费市场、生产要素市场与服务市场等领域,贯穿于经贸合作、产业园区、电子资讯、文化科技与城市治理等方面,内地与港澳居民的跨境交往活动基本实现双向流动恒常化。在社会分工与发展方式转型升级过程中,内地与港澳的融合关系呈现较为显著的结构性差异,不仅仅是相辅相成的纵向合作模式,还有相互竞争的横向合作模式。

新的融合发展格局出现,更有助于内地与港澳发挥各自优势,配合国家整体发展战略,应对全球化机遇与挑战。尽管港澳经济体量在国家经济总量中占比逐渐减少,但港澳在国家对外经济战略中的角色以及其在金融、专业服务、教育、会展、高端旅游等领域的国际地位,短期内是内地城市无法替代的。毕竟港澳已经是成熟、发达的经济体,而内地还属于新兴、正在走向成熟的经济体。正因如此,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还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与发展潜力。

来源:大公网 作者:冯庆想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博士后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结了经济特区40年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的十条宝贵经验,其中之一就是“必须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基本方针,促进内地与香港、澳门融合发展、相互促进”。风雨40年,弹指一挥间,内地与港澳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始终保持着唇齿相依、骨肉相连的紧密关系。

一、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阶段循序渐进

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改革开放序幕,广东、福建率先试行经济特区政策,迈出历史性步伐。内地廉价劳动力、丰富土地储备、优惠税收政策和庞大消费市场,对港澳产生显著虹吸效应。随着经济结构升级,港澳部分产业工序逐渐北移。此间,内地与港澳合作模式主要是“加工→转口→贸易”,社会民营资本力量活跃,自发推动市场力量奠定珠三角“世界工厂”地位。由于内地改革开放尚处于摸着石头过河阶段,市场规则、劳工法例、安全要求与环保标准等尚不健全,资本、制度、关税与行政等壁垒较多,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受到不少限制,内地与港澳之间属于较浅的融合发展阶段。

港澳回归祖国后,北京与广东率先从官方层面打开与港澳交流合作通道。2003年是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的重要时间节点,中央与特区政府签订CEPA。CEPA是基于“一国两制”方针与符合WTO规则的制度性合作的新路径,签订这种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意味着内地与港澳合作进入新阶段,此后多个CEPA补充协议由表及里、层层推进,逐步减少和消除三地经贸交流中的制度性障碍,促进了内地与港澳之间经济要素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2017年是内地与港澳迈向深度融合发展的标志性时间视窗,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被提升到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层面,粤港澳交流合作进入新一轮黄金时代。

二、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空间从点到面

40年来,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主要围绕央地两个层面展开。从中央层面看,港澳特区政府与国家部委签署多个官方协定框架,奠定交流合作方向与融合发展领域。从地方层面看,在中央对港澳方针指引下,港澳与内地省份根据各自发展定位,商榷针对性更强的合作协定与工作机制。

由于内地省市经济发展条件和水平各有差异,沿海与内陆地区、东西中部区域发展不平衡,气候、地理、人口、文化要素亦千差万别。因而,港澳在与内地省市进行交流合作时,往往综合考虑交通位置、产业结构、资源禀赋、政策力度等方面,因地制宜,实现融合发展的价值目标。对地理位置、社会人文相近地方,粤港澳合作开展得最早、最全面,先后举办“粤港(澳)合作联席会议”以及签订《粤港(澳)合作框架协议》,充分舒展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对于经济发展水平高、市场机制完善、营商环境好的地方(京、苏、闽等),香港重点在金融、技术、教育、会计等领域与之互动频繁,澳门则重点在产业园区、旅游会展、中医药、中小企业等领域进行推广合作。

对于产业比较优势突出的地方,港澳倾向与之优势互补或强强联合。例如,沪港签订金融合作备忘录,促进互惠共赢,增强彼此国际竞争力;而澳门与上海签署金融合作协定,侧重借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经验,推动经济适度多元,同时,澳门也助力上海开拓葡语国家金融、商贸与旅游市场。

对于旅游资源丰富地方(晋、甘、青等),港澳则与之签署旅游合作协定,联合开发特色旅游产品,实现休闲产业错位发展。对于自然资源丰富、重工业密集、受惠区域发展战略的地区(内蒙古、东北三省等),政策洼地与税收优惠多,港澳更多地对当地进行产业投资与资本输入。

对于扶贫攻坚主战场(贵、新等),港澳也积极帮扶当地经济转型、扩大消费、拉动就业。

三、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领域由浅入深

40年来,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领域围绕经贸主线不断聚焦、发散、深化,从最初的加工代工、贸易转口、航运物流逐渐向金融合作、专业服务、生物医药、高端会展等领域拓展,即从制造业合作延伸至服务业体验。

内地对港澳开放空间、程度与层次也随之不断提升,最初内地对港澳开放领域集中于“引进来”,即出口商品、吸引外资等赚取外汇活动,后来内地加入WTO后,逐渐开放进口商品、对外投资、境外旅游等使用外汇活动,即“引进去”与“走出去”有机结合。

随着改革开放水平逐步提高,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的领域已覆盖消费市场、生产要素市场与服务市场等领域,贯穿于经贸合作、产业园区、电子资讯、文化科技与城市治理等方面,内地与港澳居民的跨境交往活动基本实现双向流动恒常化。在社会分工与发展方式转型升级过程中,内地与港澳的融合关系呈现较为显著的结构性差异,不仅仅是相辅相成的纵向合作模式,还有相互竞争的横向合作模式。

新的融合发展格局出现,更有助于内地与港澳发挥各自优势,配合国家整体发展战略,应对全球化机遇与挑战。尽管港澳经济体量在国家经济总量中占比逐渐减少,但港澳在国家对外经济战略中的角色以及其在金融、专业服务、教育、会展、高端旅游等领域的国际地位,短期内是内地城市无法替代的。毕竟港澳已经是成熟、发达的经济体,而内地还属于新兴、正在走向成熟的经济体。正因如此,内地与港澳融合发展还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与发展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