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断指警:未用手指施压 被告咬实唔放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葛婷)防暴警员去年7月14日进入沙田新城市广场驱散暴徒时遭到围攻,一名侦缉警长在制服一名连环袭击两名警务人员的港大毕业生时,惨遭咬甩一截手指,被告否认袭警、蓄意伤人、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及对他人身体加以严重伤害共四罪,案件昨日在区域法院续审。被咬甩手指的警长梁启业继续作供,指当日尝试制服被告时,被告不断挣扎及头部不停移动,以致无法施以标准"压点控制",甚至不知自己手指按到哪个位置,又指被告的腰及脚用力想站起来,明显是想逃走。

根据新闻片段可见,警长梁启业曾将右手食指放在被告杜启华的眼眶近鼻梁位置,无名指则在被告的口部。梁解释,由于被告当时不断挣扎及头部不停移动,令他无法施行标准的"压点控制",甚至连"(手部)按到边个位置,我都未完全清楚",并强调自己当时亦没打算施力。

剧痛前以正常力度控制头部

法官陈仲衡表示,相信他的手当时理应没放松,亦不会如"情侣摸脸"般温柔地触碰被告的脸颊。梁启业回应指,自己当时以正常力度控制被告的头部,并同意有关力度与受训的标准按压力度差不多,若能成功按压被告鼻位,轻力便可令对方感到痛楚。他续说,当感到手指剧痛后,已没施力控制被告的头部,亦"分唔到系咬定扯(手指)"。

就梁启业前日供称自己遭被告咬住右手无名指时,曾向对方要求"放开,咬住我手指",但被告未有松口,他缩手后已发现手指被咬甩。辩方大状石书铭要求梁即场复述上述句子,更即场为他计时,声称梁的说话速度共0.83秒,惟案发过程由梁感到痛楚至他成功挣脱,只有0.66秒,质疑梁是否有足够时间叫被告放口。梁启业回应指,"当时非常紧急,唔肯定会唔会讲得快啲。"

辩方又称,片段显示高级警司梁子健制服被告时,曾将警棍架在被告颈上。梁启业表示不同意,指"根据我嘅观察,我觉得系放喺心口度",又解释即使当时被告已遭3名警员按住以及向后拖行时,但他的身体仍"向前冲"、"有腰力,只脚想郁"明显是用力想站起来逃走。

港大毕业、现年24岁报称任职法律行政人员的被告杜启华,被控当晚在新城市广场一期袭击警员叶卓轩、意图使高级警司梁子健身体受严重伤害、非法及恶意使警长梁启业身体受严重伤害,以及作出扰乱秩序的行为,意图激使他人破坏社会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