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司法机构不能成揽炒派保护伞

奥地利法学家欧伊根.埃利希曾谓:“法制的进步不在立法或法学,而在于社会本身。”观照今日的香港,即使有人坚持香港司法制度仍十分健全,但事实是制度的缺陷已在“修例风波”显露无遗,社会上亦逐渐形成司法改革的呼声。惟司法改革至今仍难以成事,原因恐怕不只司法机构的固执,还有部分人为私利而从旁阻挠。

“烈显伦之问”指出要害

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烈显伦日前在报章撰文,指现在的裁判官常常花无谓的时间,与大律师进行无争议焦点的游戏。其以早前驾驶插有“光时”旗帜电单车冲向警方防线,及后被控触犯香港国安法的疑犯唐英杰为例,辩方大律师提出冗长乏味的论点,称国安法部分条文“违宪”,甚至以“不懂中文”为理由,认为全国人大未释出官方译文前,国安法在香港没有效力。

面对此近乎强词夺理的闹剧,高等法院裁判官的决定竟然是花大量时间,逐一驳斥辩方的论点。烈显伦毫不留情地指出:“香港向全世界展示的普通法制度面貌:一场无争议焦点的文字游戏,只不过是对一套全国性法律进行的法庭闹剧。”而“法院为大律师画出了一个新的游戏场地”,却非“将恶作剧消除在萌芽状态”。

这件事显示了两点,一是面对一些毫无道理的“意见”,法庭不单没有立即制止,反而为部分无理取闹的律师搭台,一起演这齣无聊的闹剧,浪费宝贵的审讯时间之余,也浪费纳税人的金钱。二是一些律师,包括资深大律师,不视法庭为决定黑白是非、彰显公正的地方,而是视之作他们的表演场地,他们的“观众”甚至不是被告或法官,而是法庭外的某些人。可想而知,如果当局认真推动司法改革,他们就没办法再在法庭内随心所欲地表演,遑论能藉此捞到什么油水了。

举例而言,如今已然高升的暂委副司法常务官何俊尧,多次被质疑偏袒“修例风波”案件的被告,屡屡作出轻判或轻易批准保释,又不断质疑警方证人。日前司法机构公开其中6宗投诉的结果,全部不成立。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对此表示欢迎,反指公众的质疑是“文革式批斗”,至于司法机构有“官官相卫”之嫌,郭荣铿又搬出所谓的“三权分立”,说司法机关有权选择如何处理投诉云云。

向来对投诉警察课和监警会有诸多意见的揽炒派,竟然不觉得司法机构“自己人查自己人”,反而是司法独立的表现,双重标准莫过于此,也亏郭荣铿能耳不红面不赤说出此话。可以说,除了司法机构内部的阻力外,一些法律界人士也离地甚久,觉得法律就是理应在象牙塔里自说自话,同时用司法独立筑成一道光鲜的外墙,容不得外人对内一窥究竟。司法独立可以用作包庇暴徒、重案疑犯的借口,有谁敢说改革,就会被扣上“损害司法独立”的帽子。

至于“三权分立”的问题,“两办”和特区政府已多次重申香港的政治体制是“行政主导,三权分置”,从不存在所谓的“三权分立”,司治权更不是高于另外两权。

烈显伦日前接受“香港律师同行”访问,直言合理的管治要求三权合作,若把“三权分立”理解为三权完全分离,则具有误导成分。他又批评大律师公会“离地”,被“三权分立”的标签所限,未能理解行政长官的观点。

司法不改革没有出路

大律师公会之所以如此执著于“三权分立”,或郭荣铿等人有事没事都扯上司法独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自回归以来,法律界都是揽炒派的一大阵地,而改革法律界、司法制度的建议,也就被揽炒派视为缩少其阵地的威胁;同时,一些司法界人士仍死守港英时代遗留下来的传统,在揽炒派从旁唱和呼应下,也就觉得改革没有必要,变相成为了揽炒派的保护伞,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香港司法要推动改革,除了司法机构内部必须打破旧规条外,亦要扫除揽炒派在外部的干扰,否则,香港法治终日只有原地踏步,烈显伦所说的法庭闹剧,也将不断重复上演。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