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秉行公义 无枉无纵

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中国经过百年耻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1997年7月1日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并根据宪法第31条的规定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按照“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针,按具体情况,来实施符合国家及特区最佳利益的政策。

根据基本法的设计,香港的政治体制,以“行政主导”为依归,行政、立法互相配合,司法机构则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因此香港的政治体制并非所谓的“三权分立”或“立法主导”。

基本法第85条规定,香港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法院的功能是司法,社会纠纷其实也可通过法院去解决。因此,法院的主要功能包括缓解社会纠纷,解决矛盾。因此法院必须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政治或经济因素所干扰。“司法独立”不同于“司法独大”。

“司法独立”不等如司法机构无需向市民负责。司法人员必须无畏无惧,以事实为依归,以法律为准绳去断案。

“司法独立”不等于无须监督

司法人员在处理刑事案件时,必须秉持无枉无纵的精神去应用既定的法律原则。诚如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烈显伦所言,法院不应持续让公共利益屈从于个人权利的主张,间接导致过去一段时间香港街头陷入一片混乱。“无罪推定”不等如“宁纵莫枉”。

美国法理学家德沃金认为,每一个案件在判决前已经存在一个正确的答案。关键在于司法人员是否愿意回到该法律制度的传统作认真的探索?如果他们愿意这样做,他们必然能找到一个正确的答案,作出公正的判决,达至缓解社会的重大矛盾。就如陈同佳一案,有些人看来只关心加害者的福祉,而受害人家属寻求公义的权利却未有关心。

在西方社会里,人民普遍崇尚自由主义。西方社会数十年来信奉市场。若遇到市场失效时,他们大都同意政府的适当干预,以确保市场能有效运作。

若司法机构未能有效地运作,人民自然渴求合适的改革。如司法机构仍然以“司法独立”为借口,抗拒改革,根据我国的宪政秩序,中央行使合法权力的介入,也就成了最后的济助了!

来源:大公网 作者:刘世民 执业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