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区员狂吸金 懒理区务煽"独暴"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张得民、齐正之)在每次黑暴活动中,几乎都可见到揽炒派区议员身影。这班热衷于炒作政治议题、只会在所谓"抗争"现场曝光的政棍,一直懒理区内事务。香港文汇报记者日前接获元朗街坊投诉,指在立法会选举期间获得巨额捐款并"豪花"参选经费的揽炒派元朗区议员王百羽,上任虽已十个多月,其办事处却至今仍未开张。记者连日到仍在装修中的王百羽办事处外观察,发现他每周只摆一次街站,然后"打卡"上载到社交平台就当作已"服务社区"。区内其他一些揽炒派同党,包括"天水连线"几名区议员,则经常在区内搞政治活动,更涉嫌煽动市民参与黑暴。

微信图片_20201017095141

■王百羽(红圈)与一众揽炒派头目9月6日出现在黑暴活动现场。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多名天恒选区的街坊最近向香港文汇报反映,自今年以来,他们几乎从未见过新上任的区议员,甚至连其名字也不清楚,质疑该新议员有否进行地区工作。香港文汇报记者其后到天恒邨观察,发现位于恒丽楼地下的王百羽办事处仍在装修,而他每周只会在周五摆一次约两三小时的街站。

每周仅摆1日街站"打卡"

有街坊向香港文汇报记者指,只是在去年选举时见王百羽较多,但当选上任后一直不见其办事处开张。至于王所宣称的"流动办事处"也似乎只是用来"打卡"(拍照片宣传)之用,因此,许多街坊有事情时都一如以往去找陆颂雄议员帮忙。

昨日(16日)傍晚,是王百羽每周一次摆街站时间。街站时间由下午5时至下午8时,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观察,街站位置设在仍在装修中的办事处外,虽然每周只摆一次,但王百羽竟也迟到,只见他与两名助理分别到场才施施然至5时30分开档。

正式开站后,一名疑似助理的白衫青年一直坐在王百羽对面闲聊或低头看手机,似乎完全没有服务街坊的意思。即使有街坊靠近,也以为王百羽正在与街坊见面而不想打扰。记者所见,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内,只有二三个街坊路过时向王打招呼或停步聊了几句,服务人数几乎为零。

微信图片_20201017095145

■王百羽摆街站期间,貌似街坊咨询问题的白衣男,疑是其助理假扮。fb截图

记者查看王百羽的fb,发现他在5时许就上载一张街站相,相中一名疑似助理的白衣男坐在他对面。有街坊看后直言,"可能根本冇街坊搵佢,唯有用助理扮街坊囉。"王则在fb留言称,电力公司在月底才来办事处驳电,暗示办事处在本月还不能开张。

微信图片_20201017095148

街站时间结束后,全程跟王百羽聊天的白衣男(左)帮忙收站,明显不是求助街坊。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香港文汇报记者事后访问数名区内街坊,他们均表示完全不知道有所谓的流动街站,并指王百羽的街站位置偏僻,"好少人会经过该位置,摆明无心做事,只挂住打卡。"有街坊更批评王只在fb宣传,完全无视年长街坊不会上网的情况,"无心做社区就畀返个位人啦。"

据王百羽派发的工作报告,大部分内容都与"揽炒"活动有关,包括支持"国际联署"及抹黑警察等,丝毫没有服务街坊或参与居民大会的内容。资料显示,近月几次在港九等区发生黑暴活动时,王百羽都有在现场出现,包括5月24日及9月6日与多名"揽炒派"分子以黑衣打扮出现。

每有黑暴骚乱多在现场

自称"坦克车"的王百羽是前"本民青"骨干成员,与"港独"分子梁天琦及梁颂恒熟络。"双梁"没落后,王百羽转为与"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头目锺翰林合作,经常在各区摆"港独"街站。在去年修例风波后,他加入戴耀廷的"风云计划",参选天恒选区。

与王百羽同属"揽炒派"、活跃在元朗的"天水连线"区议员林进及伍健伟等,则把社区及办事处当成"揽炒"大本营,经常在区内煽动市民参与黑暴,更举办"特训班"招揽区内学生加入"小队",甚至在区内播"独"歌,散播"港独"思想。

政棍"掠水"钱款去向成疑

(记者 张得民)揽炒派去年取得多个区议会议席后,非但未有尽心尽力为当区街坊服务,疏于社区民生事务,更利用议员身份进行各种众筹支持黑暴活动,从不同途径捞取政治红利。最近,有揽炒派议员在申报选举开支时,被发现报销的金额奇高,怀疑是借选举而筹款"掠水"。同时,不少揽炒派议员刻意炒作政治议题搞众筹,但筹得的款项事后都未有公布使用细节,款项去向成疑。

微信图片_20201017095151

王报名选超区开支489万

早前,立法会换届选举因疫情而延期一年。根据选举事务处近日公布各参选人的参选开支,报名参选"超级区议会"(区议会二)的王百羽申报的"总开支"竟高达489万元,为所有参选人中最高,其中形象连化妆等就已经花费85万,撰稿和影片制作等亦花费100万元,而开支中的450万元报称为"捐献",令外界怀疑有关"开支"有私相授受、"益自己友"。

其实,揽炒派中涉嫌以参选人身份"掠水"亦不只王百羽一人,参选九龙东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虽然被选举事务处裁定提名无效,但根据其申报的开支,仅聘请前"众志"主席林朗彦为"助理"就已经花费12万元。其他的揽炒派参选人亦被发现有不少相似情况。

炒作政治搞众筹罔顾民生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揽炒派借选举敛财事件其实只属冰山一角,这些借政治抄作掠水的例子实屡见不鲜。在去年区议会选举后,不少揽炒派议员更懒理民生只顾"搵钱",疏于社区民生事务,热衷政治炒作来发起"众筹"。譬如,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前立法会议员陈志全及东区区议员仇栩欣等人近期分别以私人检控为名众筹,宣称会用作法律费用,但筹款到手后却一直不公开账目细则。

据不完全统计,许智峯、陈志全、仇栩欣至少筹得逾520万元,而许智峯在"私人检控"被撤销后亦未有交代所筹得的350万元中有多少已用于"法律费用",及其他所剩余的款项将如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