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阻杀人犯自首 民进党为“台独”弃法治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香港青年陈同佳在台湾杀人案本是黑白分明的事件:杀人犯愿意投案自首,执法者应绳之于法,就这么简单。不过,台湾民进党当局却为谋取政治私利煽动“台独”,玩政治手段阻碍陈同佳赴台自首,罔顾公义。案中死者潘晓颖怀有身孕,最终一尸两命,至今沉冤未雪,其母终日以泪洗面。这两年来围绕这宗命案,民进党当局让全世界见识到比杀人犯更恶毒的丑陋面目。自吹自擂标榜“民主”、“人权”、“自由”的民进党,原来是“视人命如草芥”的政棍集团。

1.乱港黑手 揽炒派勾“台独”反修例

2018年2月,一对香港小情侣赴台湾旅行,其间在酒店房内争执。男方陈同佳杀害女方潘晓颖后弃尸草丛,再潜逃返港。香港警方其后以陈回港后盗用潘晓颖信用卡的罪名将他拘捕,但对其杀人罪行,港方并无司法管辖权。一个尘封多年的法律漏洞,在当时再度引起关注:原来出于所谓“政治制度不同”的理由,香港一直没有建立具法律基础的制度,与包括内地、台湾、澳门在内的中国其他地方移交逃犯。

2019年初,香港特区政府经研究后,决定藉此案修订逃犯条例,一次过填补真空多年的法律漏洞。不过,原本单纯追求司法公义之事,却在波谲云诡的国际大气候下变得复杂棘手。外部反华势力推波助澜、本地反对派里应外合,修例演变成旷日持久的反政府暴乱。当中台湾民进党的角色,不能不提。

提出修例之初,香港揽炒派已赴台游说民进党当局,并与“台独”组织时代力量等会面,为此后连串勾结境外反华势力的乱港行动揭开序幕。当时,他们的焦点已非把罪犯绳之于法,而是主打所谓“台湾主权”问题,即不接受修例把台湾视为中国一部分、台港双方可在撇除中国的情况下订立引渡协议。

2.利用暴乱 民进党谋挽选战颓势

香港特区作为直辖于中国中央政府的高度自治地方行政区,特区政府素来反对“台独”、视台湾同为中国一部分。修例对此的立场,其实并无任何改变。民进党为何偏偏此时兴风作浪、疯狂反扑?这不得不提到修例前夕,港台两地前后脚举行的两场选举。

2018年11月24日的台湾九合一选举,掌握执政权的民进党惨败,主打经济牌的国民党韩国瑜,更历史性地在民进党盘踞多年的老巢高雄,胜出市长选举。翌日,香港反对派一年内第二次在实行单议席单票制的地方选区败北,胜出的是同样主打建设牌的建制派。

民进党苦心经营多年的所谓“民主”、“人权”、“自由”口号,一夜间化为泡影。怎么办?那就人为制造一场事变,让人们见识一下所谓“民主岌岌可危”。回归祖国20多年仍未能完成国安立法的香港,最终沦为战场。“台独”组织不断秘密向香港输送暴乱物资、提供文宣与情报支持;蔡英文则高举“民主”大旗,硬生生把经济民生挤出议事日程,所谓“台湾主权”趁势而起。

吃着“香港手足”的“人血馒头”,民进党满血复活;而当初答应“手足”们的“难民法”等噱头,如今当然是用完即弃。

3.玩弄政治 无视死者母亲伤痛

2019年10月,陈同佳因盗用潘晓颖信用卡而触犯洗黑钱罪的刑期届满,在香港获释。民进党当局藉命案打政治牌、煽动“台独”的野心,更加昭然若揭。

陈同佳出狱前夕,协助他的香港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已主动赴台寻求安排陈投案方式。但民进党当局却提出“宗教领袖只应谈宗教”、“管浩鸣有北京政协身份不会再安排会见”等论调,为自首一事设下诸多似是而非的障碍。同时,民进党抛出所谓“单一联系窗口”,点名要求特区政府与其以“政府对政府”的方式直接联络协商,并且不忘藉机对正受暴乱困扰的特区政府踩多几脚、称“不能让港府为所欲为”。

特区政府则多次澄清:由于已撤回修例,并无法律基础与台方移交逃犯及开展司法互助,更不可能让台方人员“跨境”到香港执法、带走陈同佳,希望台方不要再对陈同佳自首一事添堵,否则是违背法治与公义。

民进党当局这番操作背后的潜台词是:如果特区政府配合,就证明当初修例无理,民进党援助香港揽炒派有理,民进党当局更可“成功争取”所谓“台湾主权”;如果特区政府不配合,就利用香港揽炒派的声势对其继续穷追猛打、置之死地。

民进党玩弄政治,只可怜了永远失去女儿的潘晓颖妈妈,不幸遇上机关算尽的民进党,至今讨不回一个公道。在民进党的价值信条当中,人命、公义不过是过眼云烟,政治利益才大过天。

4.言行双标 阻陈投案却收留港逃犯

如今陈同佳在港出狱已近一年,但赴台自首仍遥遥无期。民进党当局设下重重阻拦,除了“台独”之心不死,亦美其名曰“不能让罪犯随便走”、“要有规有矩”;不过讽刺的是,民进党却完全言行不一。

为了支援香港黑暴,民进党当局一直暗中接收从香港逃亡到台湾的反中乱港之徒,其中不乏触犯严重刑事罪的极端暴力分子。今年七月,至少两批反中乱港分子坐船偷渡到台湾,其中五人因船只无油漂流到台湾管辖的东沙岛,再被送至高雄,当中包括涉及暴动、袭警及藏毒等严重罪案的疑犯。而据台媒报道,民进党当局现在对此类事件感到相当棘手,与其昔日大呼“撑香港手足”的态度大不相同。

为何感到棘手?因为读法律出身的蔡英文深知,包庇罪犯者与罪犯同罪,所谓“香港手足”犯下的,归根究底是严重违法暴力案件,即使台湾社会也不会接受。更何况,对民进党当局而言,香港牌已是过去式,现在的战场在国际层面,“台独”要成事,少不了“外交”认同。因此民进党要适时从香港战场抽身,金盆洗手、自我漂白,以便在国际上混个好名声。

然而,当一个政权只顾为一己政治私利行事,而不以人民的福祉为依归,甚至视人命如草芥,这样的政权迟早会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