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香港外籍法官必须做的抉择

10月5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接纳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建议,在取得立法会同意后任命英国最高法院副院长贺知义(Lord Patrick Hodge)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10月9日,英国32名跨党派国会议员联名致函英国大法官兼司法大臣巴克兰(Robert Buckland),反对贺知义接受任命,称:贺知义如果接受任命,会令英国法官参与香港特区政府侵犯人权的所为,也如认同香港国安法有缺陷的原则与程序,这种联系或会令英国的独立司法系统声誉受损,云云。香港媒体在报道时提及,贺知义在2018年讨论司法独立时,批评中国无司法独立。

上述相关信息,提出来两个相关联的问题──英方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持什么立场?香港任命其他实行普通法的国家法官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应当遵循什么原则?

须摆脱英国政府的干预

英国政府对中国政府履行宪制权责制订香港国安法是恼羞成怒。英国攻击香港国安法违背中英联合声明。但中英联合声明第一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收回香港地区(包括香港岛、九龙和“新界”,以下称香港)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决定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制定并执行香港国安法,正是中国政府行使对香港主权的应有之义。英方对香港国安法表现得气急败坏,证明其对香港回归中国心有不甘。

就在香港国安法生效第三天,7月2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公开表示,他要在华为是否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上谨慎行事,因为不希望重要的基础受制于“潜在敌对国家供应商”。很快,英国政府改变之前态度,宣布华为被排除于英国5G网络建设。

视中国为潜在敌国的观点和情绪瀰漫伦敦。据《卫报》当地时间10月8日报道,英国第一海务大臣、海军上将托尼.拉达金(Tony Radakin)当天在朴茨茅斯暗示,中国海军有能力“通过北部海域航道直接到达北大西洋”。报道认为,他此言意在暗示“中国对英国构成战略威胁”。

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必须重视,相比较美国,英国在香港的势力和影响尤甚。美国在香港的势力和影响,表现在美资和受美国扶持的团体、人员上,也包括美式文化。英国在香港的势力和影响,则有五方面,一是经济实力和影响,主要由英商来体现;二是文化实力和影响,既由马会作为机构来代表,也由传统核心价值作为无所不在的渗透来体现;三是在特区政府,得益于传统公务员体制和资深政务官队伍平稳过渡;四是司法机构,执行英国培植的普通法制度,接受西方法律熏陶,尤其终审法院拥有外籍法官;五是在媒体、教育、法律及其他专业界的实力和影响,得之于西方教化。

为了香港繁荣稳定,中央政府允许香港司法独立,设立终审法院,聘请其他实行普通法的国家法官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香港终审法院及其他法院有外籍法官。这样的制度安排,需要两个条件,一是特区法官整体上完成从九七前效忠英国到九七后效忠中国转变,二是特区法官整体上保持对两大政治对抗阵营的政治中立。至今,这两个条件都没有具备。

法官效忠国家天经地义

法官的国籍,在有关国家与中国关系友好时,不成问题。问题是,美英以及“五眼联盟”开始与中国对抗。香港法院有这些国籍的法官,也就自然产生他(们)效忠谁的考验。尤其,在涉及香港国安法案件时,英国及“五眼联盟”其他国家的法官是维护中国国家安全抑或回避?的确,会令他(们)颇费思量。行政长官不能低估“五眼联盟”与中国关系进一步演变会对有关国籍的法官所产生的压力。

我不主张目前考虑减少或取消香港各级法院的外国籍法官。但是,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必须重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快演变,香港的外国籍法官难免要做留或走的抉择。特区法院如果继续保留外国籍法官,必须考虑他(们)本人对待中国和中国司法制度的立场。司法机关是政权机关。要求香港司法机关效忠国家是天经地义。要求香港法官效忠中国,要求香港外国籍法官在他(们)祖国与中国对抗中做抉择,不应被视为不合理地把香港司法机关政治化。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