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没资格继续留在立法会

七名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在5月8日扰乱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会议秩序,涉嫌触犯《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中的“藐视罪”和“干预立法会人员罪”,因而在早前被警方拘捕。然而,这又是否代表揽炒派因而有所收敛,甚至是因此而放弃他们意图瘫痪议会,藉此造成香港社会“揽炒”(“揽炒”意为玉石俱焚)的目标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课题。

从未放弃夺权图谋

诚然,随着香港国安法的实施,以及警方依法逮捕扰乱议会秩序的揽炒派议员,对方在行动上可能会变得更谨慎。然而,揽炒派作为境外势力的马前卒,意图替其主子夺取香港管治权,是他们的总目标,“揽炒”则是他们向政府展开所谓的“极限施压”,藉此迫使政府重启政改,从而打开他们夺权路径的手段,他们又怎可能轻言放弃?

与此同时,立法会因疫情而押后换届选举一年,大部分揽炒派议员因为丰厚的薪津决定留任。在此情况之下,揽炒派现届议员为了能够成功连任,便必须在未来一年内“有所表现”,才能摆脱他们“为五斗米而折腰”的形象,从而取得揽炒派支持者的选票,或至少能巩固现有的票源。

因此,揽炒派在未来一年虽极力避免自己违反法例和《议事规则》,但会改为大玩“擦边球”。

例如近日的立法会大会和事务委员会会议上,揽炒派就不断要求点算在席人数,数度造成流会;他们又不断在审议议案的过程中,接力发表跟议案无关的言论,最终立法会主席“剪布”,才能完成审议工作。

“爱国者治港”是底线

由是观之,揽炒派对宣称要“揽炒香港”的目标,并未因为香港国安法实施而彻底放弃。假如换届选举在来年如期举行,一旦出现选举主任把关不力的情况,揽炒派提出的“35+”夺权图谋及“揽炒香港”则仍有可能得逞。归根究底,问题的根源在于揽炒派为求一己之利,甘于沦为境外势力马前卒的本质属性,而部分港人对“港人治港”一直存在误解。

“一国两制”构想提出者邓小平曾解释何谓“港人治港”,他表示:“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什么叫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换言之,“港人治港”必须以爱国者为主体。那些曾经主张“港独”、“自决”的人,即使后来为了参选而改弦易辙,也不可能是真诚地拥护国家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自然不是爱国者;为其党派之利而提出“揽炒”,损害香港繁荣和稳定之人,亦不可能是爱国者;那些曾经跑到外国唱衰香港、乞求外国制定损害国家和香港利益政策的人,更不可能是爱国者。

在此情况之下,现在仍执意藉着“拉布”瘫痪议会,从而达至“揽炒”的揽炒派议员,既不可能是爱国者,亦违背了他们当日曾在就职誓言所作出的“尽忠职守”承诺。我们已可因而断定,他们在未来参选时,即使按法例规定而作出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的声明,决不可能出自真诚。届时,选举主任又能否正确地守住“港人治港”的界线和标准,依法取消这些人的参选资格呢?可以说,现在就拿起法律武器,果断出手,才能有效遏制“揽炒”恶行。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