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勾外力卖港 无资格做议员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近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再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事实上,本港揽炒派近年不断乞求外力支援、里应外合乱港,无论在近期的12逃犯、香港国安法,还是去年的修例风波等事件上,揽炒派都借题炒作,配合唱和。本港政界人士直斥揽炒派议员既违反“爱国者治港”的原则,也不符合立法会议员拥护基本法及效忠特区的誓言,根本无资格做议员。近日多个民间团体发出呼声:尽快把乱港败类踢出立法会。

揽炒派议员长期勾结外力,在各大议题上更“超有默契,合作无间”。今年八月,12名涉违反国安法、暴动等重罪的港人逃犯企图潜逃往台湾,在内地管辖海域被广东海警截获,12逃犯其后被深圳盐田人民检察院正式批准拘捕。外国势力立即大做文章,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在毫无证据下,竟声称12逃犯“并无犯罪”。

与反华外力里应外合

本港的揽炒派议员马上作出配合,公然在立法会会议上抹黑特区政府及内地的执法、司法部门,与美方唱和。9月25日,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到立法会出席财务委员会会议,当日的议程与12逃犯案无关,但公民党杨岳桥和“议会阵线”毛孟静竟要求张建宗对12逃犯事件作回应。10月23日,公民党议员郭家麒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上,动议在立法会大会上休会辩论12名逃犯事件,并狂言要有关官员到立法会解释。同月28日,郭家麒再在立法会大会上就此提出休会待续议案,并声称内地有关部门“剥夺被扣留港人的人权”,要求立法会跟进事件。

另外,今年5月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关于香港国安法的决定草案时,外国势力无理插手,美国更扬言要制裁香港。此时,本港揽炒派即疯狂抹黑香港国安法,乞求外部势力介入干预,又不断煽动“港独”和“暴力抗争”,公民党郭荣铿更口出狂言,称不排除对香港国安法提出司法覆核云云,与外力一唱一和。

不符拥护基本法誓言

事实上早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揽炒派议员已多次窜到外地乞求干预(详见表),豺狼野心暴露无遗。社会上多次要求踢走这些乱港败类。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表示,由爱国爱港人士管治香港特区,是“一国两制”和香港基本法订立的初衷,倘容许勾结外国势力者明目张胆进入议会捣乱,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这样也不符合议员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的誓言,不配担任议员。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表示,国际形势非常动荡,香港的外部势力和内部势力意图把香港变成对付中国的棋子,在香港夺取管治权,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因此香港更需要维护国家安全,确保“爱国者治港”。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法学教授傅健慈表示,反对派政棍的所作所为,理应被褫夺议员资格。他亦指出,瘫痪议会,或违反香香港国安法第22条第3款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当中列明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央及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可处无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揽炒派勾外力罪证

2019年3月

公民党郭荣铿联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专业议政莫乃光,到美国与副总统彭斯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面,讨论《逃犯条例》的影响。同年7月13日,公民党在fb呼吁大家签白宫联署,要求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2019年8月

郭荣铿与杨岳桥藉着到美国的公务访问,居然反映暴徒的所谓五大诉求,希望打压及损害香港人权的官员受到入境限制、资产冻结等。今年三月,公民党谭文豪亦有到访美国,跟进美国如何启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制裁机制。由此可见,几名现任议员在要求美国制裁香港方面是不遗余力。

2019年11月

谭文豪与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等赴澳洲首都堪培拉,声言要游说当地订立澳洲版的“香港人权法”。

2020年3月

揽炒派议员莫乃光、梁继昌及谭文豪到美国加州出席交流会。他们在记者会声称,此次赴美是了解美国实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制裁的界线,将尽快组织首张“制裁名单”给美方。谭文豪更乞求美方尽快启动制裁机制。

市民斥拉布议员知法犯法

立法会复会不足一个月已三度流会,昨日有两个民间团体及多位市民到立法会大楼前请愿,强烈谴责揽炒派恶意拉布,瘫痪议会运作、拖累民生,怒斥揽炒派浪费纳税公帑,促请取消早前被取消参选立法会选举资格的公民党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以及会计界梁继昌和其他揽炒派议员的延任资格,“佢哋无资格享受特权”。

昨日上午十一时,“监察DQ议员大联盟”一众成员手持“违法不能有特权”的标语,高呼口号。他们表示,疫下香港各行各业苦不堪言,亟待解困,而揽炒派议员不仅无心议政反而频频拉布,阻碍民生,令“议会正事办不上几件”,狠斥他们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行为令人厌恶,“何德何能继续留任?”市民代表林生批评“无关痛痒嘅条例都可以讲几个钟,留佢哋有乜意义?”他狠斥被DQ的四个议员死性不改,懒理市民疾苦无资格留任,“无心为民为港,就唔好赖死唔走。”

另一团体“监察DQ大联盟”则拉起横额,怒批违法议员瘫痪议会、浪费公帑的丑陋行径,认为他们频频上演为反对而反对的卑劣把戏,祸港害民。团体齐声高呼“民意不可侮,高贵的议员们,请不要争辩无意义及低智议题了。”

大公时评:确保爱国者治港 必须清退揽炒派

揽炒派无底线的“拉布”恶行引起社会巨大反弹,紫荆研究院委托香港社会科学民意调查中心进行的民调发现,近七成受访者不满延任揽炒派议员新会期的“拉布”行为,约六成受访者认同若不真诚拥护基本法,就不可能履行立法会议员职责。近七成受访者不满揽炒派的表现。民调结果说明,揽炒派所作所为已经引起公众强烈不满,主流民意强烈要求遏止揽炒议会的恶行。

本届立法会因疫情而延任一年,揽炒派若还有一些良知和操守,在香港水深火热之时,就应以广大市民利益为重,放弃揽炒议会的路线,为市民做点实事。但这些良好愿望,换来的是揽炒派的变本加厉,这些人为了向外国主子邀功,为了向“勇武派”卖乖讨好,在复会后将“拉布”不断升级,已到了不问原因、不问是非、不顾民生,一概“拉布”的地步。

揽炒派政客不但失职失责,更违背了“爱国者治港”的要求,让这些人窃据立法会,香港还算是“爱国者治港”吗?“爱国者治港”不单是香港从政人士的政治要求,更有法律及现实上的要求,既然揽炒派的所为与“爱国者治港”背道而驰,政府就必须果断拿起法律武器,净化议会生态。

实际上,效忠国家是所有从政者必须遵循的政治伦理。在香港,要求“爱国者治港”不是一个虚泛的政治概念,而是有实质的要求和根据。邓小平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强调,“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至于何谓“爱国者”?邓小平指出必须“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当中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是尊重自己民族、尊重自己的国家;二是拥护回归、拥护基本法和“一国两制”;三是不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这是香港所有从政人士必须遵循的政治要求。

“爱国者治港”在法律上是有明确规定的。例如根据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就规定,立法会议员就职时必须依法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中国香港特区;《宣誓及声明条例》还规定,议员就任时的誓词还须表明会“尽忠职守,遵守法律,廉洁奉公,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服务”;根据香港国安法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第二十二条(三),严重干扰、阻挠,中央及特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即属犯罪。这些正是从法律上确保从政人士、确保立法会议员必须是“爱国者”,不能违反基本法、对抗“一国两制”,更不能破坏、干扰立法机关的运作。

从现实考虑,确保“爱国者治港”也是不说自明,特区内的立法会议员,不爱国不爱港;不做事一味瘫痪议会,全世界哪个地方会容许这样的议员存在?哪里的议会会容许心怀异心者继续担任议员?重温邓小平有关“爱国者治港”的论述,提醒香港社会,也提醒揽炒派,不要忘了今日香港必须遵循的宪制秩序。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但不论多特别,都不可能丢掉“爱国者治港”的底线,中央亦一直强调,“一国两制”要想行稳致远,关键在于坚持“爱国者治港”,不仅特区政府官员要坚持这个标准,立法会作为特区管治架构的一环,也得坚持这个标准。

现在揽炒派的所作所为,何来一点“爱国者”的气味?“哭秦庭”乞求外国制裁香港;纵“黑暴”冲击香港法治秩序;滥“拉布”瘫痪议会损害香港。这些揽炒派根本与“爱国者治港”的要求相差十万八千里。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有责任确保“爱国者治港”,该出手时就出手,果断拿起法律武器严肃追究。唯有让“揽炒者”退场,方能保证“爱国者治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