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同类案不同判 港司法须改革

影响市民日常生活及人身安全的黑暴案件,有关判决陆续出炉,但也揭开了司法制度的种种问题。市民看到同一法官就同一类案件全然相反的判案取态;市民也看到不同法官在处理掷汽油弹、藏武等问题明显不一,个别法官更有偏帮被告之嫌,予人“辩方律师”之观感;市民更看到同类案件判决竟有“因地而异”的荒谬效果。种种情况都动摇公众对司法制度的信心,也让社会有愈来愈强大的呼声︰期望看到能对症下药的司法改革。

【例子一】同一官持双标 今昔裁决迥异

区域法院法官沈小民早前裁定7名于去年8月31日在湾仔参与暴动的被告全部罪名不成立,引起社会哗然,亦揭发原来同一法官对同一类情况的裁决持双重标准的问题。

沈小民裁定7名被告的暴动罪不成立,声称接纳辩方的部分看法,不排除众被告是希望到场“见证”这“难得的历史时刻”。针对他们身穿黑衣,沈官称“选择服饰颜色纯属个人喜好”,而带备“猪嘴”、口罩、眼罩或手套等用作“保护自己”也是“无可厚非”,更称众被告遇警即逃有可能是“应警方警告而离开”,甚或基于对警方的“恐惧”的“自然反应”云云。当时已有不少社会人士质疑沈官俨如被告的“辩护律师”。

翻查沈小民过往的判决,原来他曾于2017年3月17日裁定2016年“旺暴案”三名被告,包括23岁港大女生许嘉琪、20岁学生麦子晞及33岁厨师薛达荣暴动罪成,各判囚3年,成为香港回归后首宗因干犯暴动罪行入狱个案。

当时被告薛达荣自辩时称,自己当晚是到场“看热闹”,为安全起见,“人跑佢又跑”,但沈官当时反驳这说法站不住脚,指如果不想被误以为示威者,应该站在原位不动,而非跟示威者做相同的事,跟着人跑反而可能人踩人。有关看法与近日7名被告暴动罪不成立一案,明显所持标准不一。

【例子二】涂鸦警总判感化 涂鸦领馆竟“入册”

同类型案件,在香港现行司法制度下亦会有完全不同的判决。今年就出现有人涂鸦警察总部被判感化、有人涂鸦美国领事馆却被判囚4周的“同类案唔同命”情况。

明明都是涂鸦,但香港法庭的判决却出现“因地而异”的情况。今年6月,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何俊尧就判涂鸦警察总部的青年12个月感化令和赔偿1,200元了事。

该案被告为恒生大学学生王恺铭,他于去年6月21日晚暴徒包围警总时,用白色油漆在警总外墙喷上“Condom(安全套)、Con”,被控一项刑事毁坏罪,虽然其首份感化报告负面,但何俊尧认为其“毒瘾问题未解决”,遂再为被告索取感化报告,并称第二份报告“内容正面”,故“接纳报告建议”判他感化令。

值得注意的是,王恺铭今年10月27日又因涉嫌另一宗非法集结、管有危险药物案件需要上庭,但这名被法官判感化的20岁青年却连续两日缺席聆讯,被裁判官发出拘捕令。

相比之下,37岁内地男子秦镜钧在去年8月18日到驻港美国领事馆大闸涂鸦抗议,事隔两天案件就已迅速审结,秦镜钧虽然亦如同类案件的被告般以“一时冲动才犯案”来求情,不过,被告最终却被判实时监禁4周,判决明显比黑暴青年为重。

【例子三】成人掷油弹坐监 少年初判仅感化

不论掷汽油弹的重罪,或藏有武器这类对市民安全有潜在威胁的行为,过去一年都不难发现有各种判决,再次动摇市民对司法机构的信心。

在掷汽油弹方面,曾有21岁地盘工于旺角警署外掷汽油弹,虽然没有起火引致人命伤亡,但仍被判囚3年4个月;亦曾有23岁舞台设计男子因藏有汽油弹,被判囚4年。不过,当15岁少年今年初向马路投多枚汽油弹,裁判官水佳丽却只是判被告18个月感化令,后经律政司申请覆核刑期,才改判被告入劳教中心。

在藏有攻击性武器方面,过往都有多宗案例作出判囚一年的裁决,例如有文员去年8月31日在港铁太子站出现,被搜出弹弓、螺丝帽及激光笔等,被裁定在公众地方藏有攻击性武器罪成,判实时入狱一年;亦有保安员曾在游行示威中被搜出短剑、斧头、军刀及开山刀,同样被判入狱一年。

不过,有工程师在湾仔港铁站外被警员制伏及搜出电磨机、锤子和对讲机等工具,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何俊尧却认为警员证供“有出入”,裁定被告所有罪名均不成立,引起社会争议。

法界倡设“量刑会” 保港法治金招牌

黑暴相关案件判决陆续出炉,当中判决和量刑飘忽的情况引起社会关注。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若相同的罪行,却出现不同的量刑,除引起市民的质疑,也有损司法机构的公信力,建议当局应参考国际做法,尽快成立“司法量刑委员会”,对量刑订立客观准则,及成立“监察法官委员会”,加强社会监察,挽回市民信心。

龚静仪:可堵塞法律漏洞

执业大律师龚静仪表示,近期有多宗涉及黑暴案件,外界一致认为证据确凿,也被法官否定,又或类似的案件却有不同的裁决,以目前的制度下,只能依靠律政司提出上诉,为有关案件订出先例,不过,涉及司法程序与审理时间等,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她认为,设立“司法量刑委员会”,可以堵塞有关漏洞,为某些案件提出一个量刑准则的建议,更可以按照社会的实际需要,作出适切的指引,不存在干预司法的问题。

傅健慈:判刑飘忽难显公正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法学教授傅健慈表示,公正司法非常重要,而法官作为司法裁判者,是司法工作的重要参与人,从近期的案例显示,法官的判刑态度飘忽,时重时轻,偏离上诉庭案例的指导性、约束性,明显量刑标准不一致,未能彰显“公正司法”,单靠律政司把关作出上诉,是不切实际的。

他续指,有大量市民向司法机关投诉个别法官判案偏颇,对司法机关失去信心和表示失望,特区政府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必须积极考虑进行司法改革,尽快成立“司法量刑委员会”,彰显法治公义,挽回市民的信心和支持。

王吉显:速设委会监察法官

香港法律专业人员协会会长王吉显律师表示,明白到市民感觉法庭于处理部分黑暴案件,虽然性质类似,不过量刑标准不一,为维护司法的公平、公正性,同意当局应该成立“司法量刑委员会”,委员的组成部分可以效法其他专业的委员会,包括公众、法律及司法界人士,就某类型的案件,向法庭建议一个量刑准则。与此同时,为回应市民对某些法官在处理一些案件的手法,有大权独揽之感,建议当局应尽快成立“监察法官委员会”,同样由公民、法律及司法界组成,加强社会的监察。

黄国恩:“量刑会”无损司法独立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相同的罪行竟有不同的量刑,当然会引起市民质疑,也有损司法机构的公信力,故需要成立“司法量刑委员会”,就不同的罪行定出最低的量刑标准,法官必须依照这些客观订定的标准判刑,将可避免出现量刑差距太大的情况发生,法官将不可能再以个人喜好,个人主观感觉或偏见判刑,再不能以似是而非或荒诞的理由轻判罪犯,对维护司法公正及法庭的公信力绝对有正面的作用。

黄国恩指出,英美已有类似的委员会成立,效果亦相当不错,并无影响有关国家的司法独立,特区政府和司法机构不能再抱残守缺,对这些明显的司法不公或缺陷视而不见,要慎重考虑作出相应的改革以解市民的质疑,挽回司法机构的公信力,保住香港法治的金漆招牌。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