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暴祸理大一载 找数陆续有来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去年11月中,逾千黑暴分子占据理工大学红磡校园,负隅顽抗。警方出动1,800名警力实施包围,展开内外两条战线,外线反击“营救”被困暴徒的黑暴“援兵”,内线围堵从校内突围逃遁的暴徒,最后以人性手段令占据理大的逾千暴徒投降走出校园接受拘捕。警方此举成为止暴制乱经典一役,一举打残黑暴嚣张气燄。事隔近一年,理大暴徒伏法“找数”也踏入倒计时。截至今年10月15日,警方就理大事件共拘捕1,388人,其中347名黑暴“援兵”已被起诉,罪名包括“暴动”及“藏有攻击性武器”等,而其余曾占据理大的暴徒也将面临法律制裁,警方料会陆续提出检控。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梳理暴徒占据理大事件及警方严正执法的来龙去脉,令市民温故知新,不忘黑暴犯下的滔天暴行。

(一)远因:“三罢”延祸

2019年8月起,黑暴分子开始发起所谓的“三罢”(罢工、罢课、罢市),堵路破坏交通灯,阻止港铁开行。至10月起,暴力和武器升级,黑暴打砸烧店铺,将暴乱扩大至全港社区。11月中旬,暴徒的破坏规模再升级,发起全港堵路及破坏交通,强迫市民响应所谓的“大三罢”实行揽炒。极端黑暴分子在中文大学的同党接应下,占据中文大学校园及“中大二号桥”,用杂物堵塞和破坏东铁路轨及全线吐露港公路,切断南北交通大动脉,瘫痪新界北。警方采取驱散行动,却遭受暴徒弓箭和汽油弹疯狂攻击,最后黑暴于11月16日凌晨撤退,部分黑暴带同武器转移到理工大学,与其他黑暴联手占据校园作大本营,四出砸烧附近交通设施,瘫痪红磡海底隧道和附近主要道路。

(二)近因:清路障市民遇袭

11月15日开始有黑暴进占理大,加上翌日从中大转移过来的暴徒,共有逾千暴徒非法占据理大。17日早上,有市民在理大附近的道路,自发清理路障,但被从理大冲出的暴徒袭击。警方到场处理时,发现有相当多的暴徒占据校园,并拥有大量杀伤性武器。

警方情报显示有大批“勇武”派暴徒进占校园,评估他们有机会出校园外破坏,因此增援警力,但遭暴徒用弓箭、砖头和上千枚汽油弹攻击。至当天傍晚,警方对理大展开包围行动。

时任西九龙总区指挥官卓孝业近日对香港文汇报忆述,当时包围行动并非事先计划,而是因应当时的情况而作出的临场部署,暴徒占据校园外出堵路,会对市民影响很大,加上暴徒用砖头或汽油弹袭击市民警员,“点可能俾佢哋(暴徒)逃走?”

警方行动:

(一)警力:六应变大队1800人

于11月17日傍晚开始增援部署包围,休假的防暴警被紧急召回,当日当值的六个总区应变大队全被派到理大外围,警方再抽调港岛及东九龙冲锋队警员增援,最高峰时有1,800名警员,并于18日凌晨初步完成包围圈。其后的13天,单是担任每天24小时封锁任务的警员也有至少500人。

(二)战术:围点打援﹑双线出击

鉴于揽炒派和煽暴文宣煽动暴徒增援理大“救人”,数千暴徒由油尖旺方向涌向理工大学,企图对警方进行反包围,及掩护理大暴徒逃跑。警方采取“围点打援”及“双线出击”对策,一方面调动东九龙总区应变大队等警力堵截和驱散黑暴“援兵”,其中主战场集中在尖沙咀科学馆道、柯士甸道,油麻地弥敦道、加士居道以及红磡畅运道、漆咸道南;另一方面,对从理大以武力突围等方式逃遁的暴徒实施击退和围堵。

(三)策略:围而不攻、刚柔并济

因理大暴徒有大量汽油弹和大杀伤力武器,警方恐强攻会造成双方流血,同时也担心黑暴内讧演变成挟持人质等巨大风险,警方于是采取“围而不攻、刚柔并济”策略,希望暴徒主动投降接受拘捕,从而以和平、灵活弹性及人道方式处理事件,包括按“医疗先行”原则,不实时拘捕18岁以上、有健康需要的“留守者”,只会对他们进行登记及拍照,让他们其后乘坐救护车离开,之后有需要时再跟进。同时,警方安排谈判人员、消防及救护人员、防止自杀机构及监警会成员等进入校园,说服“留守者”和平、有序地离开校园。

◆结果:

逾千暴徒自动走出理大投降。其中,约有800多人接受警方拘捕,有324人为18岁以下者向警方登记后由家人接走,还有400多人因有医疗需要向警方登记后被送往医院。西九龙总区指挥官卓孝业事后表示:“可以让324名年轻人离开危险地方,可以安全返屋企,可能系最有意义、最值得做嘅事。”

◆影响:

警方不仅达到执法目的,同时以人性化手法和平解决事件,打破揽炒派制造的“人道危机”谎言,成为警方“踏浪者”行动中经典一役,其意义不仅是警方战术上的创新和成功,同时也令警队士气大振。此役更重创黑暴核心力量,有效打击黑暴嚣张气焰。之后,黑暴再也无法组织起大规模的暴力集结。

校园沦“兵工厂” 警检燃弹四千枚

去年11月中旬至月底,揽炒黑暴武力占据理工大学13天,将校园由知识交流的学术之地,变成危险的“兵工厂”。黑暴除在校内制造大量危险可致命的汽油弹外,更“就地取材”盗取实验室内强酸、强碱及可制烈性炸药的丙酮制造“化学武器”和爆炸品。

在警方实施包围下,逾千黑暴走出校园投降,事件以和平方式落幕。其后,警方、消防及其他部门共约400人进入理大搜证和移除危险品,检获大量汽油弹、爆炸品、化学品及各样武器逾6,500件,尚未计算黑暴占据理大期间投掷的逾千枚汽油弹,此外尚有大批危险化学品不知所终。

易燃物乱摆 危险品失窃

当日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西九龙总区重案组、商业罪案调查科、鉴证科和爆炸品处理课等约300人,连同消防处及其他部门约100人分批进入理大校园评估风险和搜证时,始首度曝光被黑暴占据破坏得满目疮痍的惨况,校内差不多每座楼宇、每层楼都受到不同程度破坏。黑暴亦将理大变成“兵工厂”及“武器库”,随处可见制造及堆放的危险品和武器,暴徒更撬毁校内数十辆私家车的油箱偷取电油制汽油弹,其间任由电油泄漏,以致现场充斥浓烈电油味,消防员需实时阻止泄漏及排走油气,以防止发生爆炸危险。

经连日搜查,调查人员在校园检获大量各式各样具杀伤力,甚至可致命的自制武器多达逾6,500件。当中包括近4,000枚汽油弹、近1,000樽小型压缩气罐,其中有逾100枚汽油弹已被綑绑小型压缩气罐以增加杀伤力;另有500多樽化学物品,包括强酸、强碱、己烷、醋酸乙酯,以及可制造烈性炸药TATP的主要原料丙酮;此外亦有近600件不同种类的武器,计有12把弓和自制的弩、200支箭、长气枪、4箱刺胎钉、12个用铁架等材料搭建的大型投弹器等。

另外,消防员经巡查校内平台、实验室、危险品仓和大部分大楼时,合共发现逾550公升属第五类危险品的易燃液体、20公升属第三类危险品的腐蚀性液体、80公升属第四类危险品的有毒物质及其他危险物品,同时也发现部分实验室被破坏和入侵,所幸校内27个危险仓全部上锁未受破坏。事后理工人员经检查,证实多个实验室内的危险化学品被偷走,部分更属非常危险,若被用作袭击或危害公众有可能造成严重伤亡,其后警方在全港多处地点寻回部分化学品。

潜逃五“屎桥”全断正

暴徒穷途末路,为求脱身,各怀鬼胎,想出五招企图逃出警方封锁圈,包括强行突围、剪破铁丝网翻墙、天桥游绳、爬屎渠、甚至假扮医护人员,惟最终均告失败,被警方当场拘捕。

黑暴诡计未能得逞,顿成瓮中之鳖,不少黑暴分子自知无路可逃,唯有乖乖听从校方及警方劝喻,分批步出校园投降自首。然而仍有一小撮所谓“勇武”暴徒冥顽不灵,更声言要与自首的“手足”割席,殊不知他们亦“死剩把口”,其实惶恐不安,担心若不能脱身,一但被捕须面对法律严厉制裁。于是,他们为求逃生,各怀鬼胎,出现内讧,各自组建小队商议“逃亡计划”。

游绳扮医护被识破

其间,有暴徒拟趁夜幕掩护,悄悄由理大D座和E座方向,企图爬墙或爬铁丝网逃出校外,再横跨康庄道向红磡火车站逃走,但同样无法越过警方封锁线而落网;有些暴徒则企图假扮医护人员,与进入校园照顾黑暴分子的自愿医护人员调换身份,企图脱身,但亦被警员截获拘捕。

在暴往被围困的第二日(去年11月18日),一班自称有攀石经验、共约30多人的暴徒小队,成功联络到“城外”暴徒支援进行“逃城计划”;被困暴徒在理大通往Z座的行人天桥上,利用两三条绳索从桥面游绳爬落6米至8米下的漆咸道北,再由地面十多辆电单车接应逃走。警方获得情报,迅即在附近搜捕,合共拘捕37人,其间有暴徒游绳落桥时失足由高处堕下受伤。

郑锦满爬屎渠被捕臭夹瘀

另外,当中相信“最臭”的逃亡计划,要属“热血公民”副主席郑锦满筹划的爬屎渠逃亡计划。他与在外暴徒“里应外合”摸清理大校园的地下污水渠路线图后,计划由理大M座停车场的污水渠沙井进入渠内,爬行约700多米到达红磡隧道口的两个渠口爬出地面,再由同党驾车接走。惟据悉,原定有17人同行,但有人中途顶唔顺渠内屎臭味而放弃折返,不过该计划亦早被警方获悉,并在其同党接应郑锦满的位置守候,结果当郑锦满一身臭味爬出渠口时,即被警员拘捕,连同其他同党6人一起被带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