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陈克勤:疯狂拉布“揽炒”香港终有报

反对派议员多次“制造”民调来达到延任的目的,整个反对派阵营可谓“里外不是人”。他们一早把话说得太满,指称延任议会是“非法”的,令很多他们的支持者相信这一套,后来却“为五斗米折腰”,反过来向他们的支持者“解说”为何延任,而所提供的理由极为牵强,甚至“抽水”声称要留在议会帮助弃保潜逃的“十二瞒逃”。当议席和薪津“袋袋平安”后,一班反对派的所谓“帮助”,不外乎在议会上高声喊几句“释放十二港人”、包围一下保安局局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无论反对派议员延任也好、不延任也好,在目前的新形势下,搞抗争注定没有出路。立法会踏入新一个年度已一个月,反对派重施故伎拉布。就以选举委员会主席为例,反对派不断提名不同的议员,又发表诸多所谓规程问题,窒碍会议正常进行,这些行为毫无意义。

立法会议员的工作不是恶意玩弄会议程序,而是议事论事。不论是任何党派或政治立场的议员,只要发表意见的出发点是改善施政,多花一点时间辩论和质询绝对欢迎;反之,如果出发点纯粹是为阻挠施政,浪费会议时间、捣乱议会,根本不是履行议员的工作,应该要有适当的机制处理、禁止有关行为。

捣乱议会是议员渎职

在拉布行为中,最常被滥用的就是点算法定人数。每一个会议,开会时都必须有足够的法定人数,即该会的半数议员或委员在席。但于会议进行时,议员可以按个人的需要进出会议室,当有议员提出点算法定人数时,才会召回议员。

议会有两套规矩,一套是成文的,一套是不成文的。由于立法会的开会时间很长,中间不设休息时间,例如,星期三的大会由早上11时至晚上8时,议员间中离开会议厅在所难免。过去的不成文规矩,是如非必要,绝不会于会议进行期间点算法定人数。可是,反对派破坏此传统,滥用打钟点人数,作为拉布手段,不断炮制流会,严重影响议会正常运作。由于被滥用,点算法定人数的程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10月复会后,反对派拉布有多严重?10月打钟75次,单是11月4日和5日,两天之内就打钟18次。这些打钟召回议员的“干等”时间,加起来近18小时,即相当于两天的会议时间。须知立法会大会每星期只开会两天,其余工作天都是开委员会,浪费两天的会议时间,相当于浪费一个星期。

立法会要处理的议程项目相当多,香港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在疫情的煎熬下,民生已经大受打击,立法会应该回归务实,多为民生,少搞政治。

须依法制止“揽炒”

任何规矩被破坏,都要拨乱反正。如同去年反修例黑暴严重冲击香港法治,必须以香港国安法作为“定海神针”,恢复法治稳定。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曾表示,(国安法)那是反对派逼出来的。这是事实。

笔者过去曾经提出修改《议事规则》,就是为了应对反对派三番四次炮制流会。当时其中一个主要修改,就是万一流会,立法会主席有权决定是否于同一天内再次召开会议。未修改前,假如因为法定人数不足而流会,必须等到下一个星期三才可以再开会。这种旧方式已不适合复杂多变的新时代,故当时作出修改,把流会所造成的损失减到最少。

墨子说:“太上无败,其次败而有以成。”最好当然是没有破坏,退而求其次,就是破坏后有办法修复。虽然香港和立法会不幸被反对派“揽炒”破坏,但只要有国家作为坚强后盾,必定能够复元。

作者:陈克勤 立法会议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