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DQ揽炒派议员 | 四次会议三流会 玩老点80次

20201111042330751

揽炒派在立法会复会之后,疯狂点算人数,恶意拉布。署理行政长官张建宗昨日出席行政会议前指出,揽炒派纯粹用屡次点人数阻碍会议进程,情况相当严重。他呼吁揽炒派以理性态度处事,实事求是:“立法会应为民生、为香港向前发展、为市民谋福祉。”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昨日亦表示,在过去四次会议中,揽炒派议员共要求点算人数多达80次,导致三次流会。而四次会议都没有具争议的议案,香港市民对于有关议员的表现应该心中有数。他认为,香港面对新冠疫情、经济和民生问题,需要不同派别携手合力,呼吁揽炒派议员“回复初心,为社会做事”。《大公报》总结了揽炒派种种恶行,他们试图瘫痪议会、阻挠政府施政、破坏“一国两制”的真相是不容狡辩的。

叫嚣挑衅 捣乱委员会选主席

立法会延任后,须就各事务委员会的正、副主席进行选举。揽炒派议员莫乃光及邝俊宇在分别主持信息科技及广播事务委员会,以及福利事务委员会时,故意重复提名,一时接受“自己人”提名,一时又要求撤销;又要求增设“选举论坛”,浪费时间;期间更不断嘲讽和挑衅建制派议员,企图引发骂战。

此外,又有揽炒派议员以幼稚的方式“抗争”,如民主党议员许智峯冲到主席台前叫嚣;民主党议员黄碧云及尹兆坚在环境事务委员会主席选举时,将不属有关委员会的选票悄悄放入投票箱内,以制造混乱、浪费时间。

炒作12逃犯事件抹黑政府

今年八月,12名逃犯在内地管辖海域被广东海警截获,其后被深圳盐田人民检察院正式批准拘捕。12逃犯涉嫌干犯香港国安法,以及暴动、纵火、藏有爆炸品及枪械等罪名。不过,揽炒派却在立法会上公然抹黑特区政府以至内地的执法及司法部门。九月底,揽炒派议员一度拦截出席财务委员会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其间林卓廷、胡志伟、尹兆坚等又强行推开立法会休息室大门,要求与张建宗对话。公民党党魁杨岳桥、“议会阵线”议员毛孟静等则偏离议程要求张建宗回应有关12逃犯一事。公民党郭家麒又在10月23日于内会提出,动议休会辩论12名逃犯一事。

议案无争议性 仍制造流会

揽炒派百试不爽的一招,就是不断在会议期间要求点算法定人数,企图制造流会。10月延任至今四次会议叫点人数80次,耗时约14小时20分钟,延会后流会次数也达三次。“泛民会议”召集人胡志伟接受电台访问时竟公然声称,揽炒派的延任就是要尽力阻止政府的“恶法”。但近期根本没有任何有争议性的议案提交立法会。

“拉布怪”郭荣铿嘥750万公帑

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上半年,郭荣铿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滥用主持人身份,拉布阻挠选举正副主席的程序长达数月。据统计,郭荣铿拖延17次会议,白白浪费750万元公帑,至少14条法案无法成立法案委员会审议,93条附属法例未能成立小组委员会跟进。立法工作大受影响,市民福祉惨遭拖累,经济民生无从谈起。

而在2016年至2020年,郭荣铿是立法会大会出席率最低的揽炒派议员,缺席了多达15次会议;在关乎拨款的财务委员会,郭荣铿亦是揽炒派缺席第二多的议员,高达64次缺席,会计界梁继昌则以缺席65次“荣膺第一”。若计算大会、内会和财会共480次会议,郭荣铿总共缺席高达105次,是立法会揽炒派“缺席王”,梁继昌以缺席87次排第三。

包庇“港独”分子 煽动仇警

揽炒派在延任后继续抹黑警队,甚至公然包庇涉嫌触犯香港国安法的“港独”分子。前“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前成员陈谓贤及何忻诺涉触犯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于今年10月27日再度被捕。揽炒派19名立法会议员竟然发表声明,称被捕的年轻人“不可能有任何能力分裂国家”,属“以言入罪”。10月29日,有消息指警务处国家安全处拟设立报料热线后,民主党涂谨申竟称此举会令香港“不再自由”。11月6日,警司协会、香港警务督察协会、海外督察协会及警察队员佐级协会四个警察评议会职方协会,向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发公开信,要求对方就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曾发表对警方的失实指控言论作交代。公民党党魁杨岳桥竟称“要求别人交代自己的‘联想’。”

“癫峯”抢手机 议事堂掟臭弹

揽炒派议员在捣乱议会秩序、包庇暴徒的手法层出不穷,当中以民主党许智峯最离谱。去年暴乱期间,揽炒派不断煽暴及抹黑警察执法,其中许智峯更多番到暴乱现场,为暴徒保驾护航,阻挠警方执法。而他最臭名昭著的违法暴力劣行,莫过于2018年四月立法会审议“一地两检”草案期间,竟在走廊公然强抢保安局一名女行政主任持有的手机及文件,并匿藏在男厕查看。他最终被裁定普通袭击、妨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及不诚实地获益而取用电脑多项罪名成立,惟仅被判罚款及社会服务令,而他仍不知悔改、提出上诉。

另外,今年立法会审议国歌条例草案期间,许智峯竟在会议室泼洒恶臭液体,导致会议进程受阻。一连串议会违法暴力恶行,已令许智峯面对多宗刑事案件。

揽炒派黄丝又鬼打鬼

揽炒派再现鬼打鬼内讧,多名前立法会议员敦促留任者“总辞”。不少黄丝网民戏称留任者现时状态无异于“苟延残喘”。

早前“抢闸”离任的朱凯迪日前在社交媒体发文称,比起继续留任,揽炒派此时集体辞职“抗议”,有一定的“止蚀”作用,陈志全亦声称“乐见”揽炒派议员“总辞”。而前立法会议员黄毓民早前出席电台节目时,呼吁任期完结的议员要“拒绝委任”,他明言,不相信揽炒派议员有决心做到所谓“议会抗争”。

有黄丝网民留言嘲讽揽炒派留任者。“D.T.V”说:“早知如此,当初就应当果断离开,而家同苟延残喘有咩分别。”“Mark Tsang”称:“快D走人啦,嘴上喊打喊杀有鬼用咩!”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