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司法改革| 遴选法官欠透明 损市民信心

近年法官在审理严重违法暴力案件时频频作出轻判,例如以感化、社会服务令“放生”在暴乱期间公然纵火的暴徒,并在判词中将其美化成“优秀细路”、“满腔热诚热爱香港”、“事件中唯一受伤的可能是被告被(警察)制服的时候”等。而针对警方在暴乱现场当场拘捕的暴徒,法官亦屡次轻易准许保释,最终多名暴徒因而得以潜逃境外,令公义无法伸张。法律界建议提高法官遴选制度的透明度,法官必须爱国爱港,要对法官背景作严格的审查,同时设量刑委员会监察法官裁决,挽回市民对司法机构的信心。

去年暴乱,境外反华势力不断煽风点火,香港街头亦屡次出现“港独”标语及口号。政界中人直言,司法机构对这类案件的裁决是否恰当,关乎香港能否维护法治、社会秩序、繁荣稳定及“一国两制”。

仿效外国 设量刑委员会

对于法官多次判决失当,甚至在判词中公然表达极偏颇的个人立场,社会不禁关注司法机构对法官背景的审查及遴选制度的透明度。不过,《大公报》早前向司法机构询问法官的利益申报资料时,却发现传媒和公众均无权查阅这些资料,而且这些利益申报资料仅限于“在香港的投资”。相比起行政、立法机关公开、透明的利益申报制度,司法机构的法官可谓享有特权。

而在查询过程中,司法机构一度闪闪缩缩、以口头回覆称“无补充”,直到记者多番追问才承认法官利益申报资料不予公开。司法机构回覆《大公报》查询时,原文抄录了一段2005年回应议员有关法官利益申报质询的文字,提及“一个明理、不存偏见、熟知情况的旁观者会作出结论,认为该位法官有偏颇的实在可能时,则他的聆讯资格便被取消”;但司法机构未有进一步解释,当“旁观者”不掌握法官利益申报等资料时,如何“作出结论”。

此外,在国安法实施后,对于法官能否依法有效履职,有立法会议员询问法官持有外国公民身份的数量;但司法机构竟回覆称,没有备存有关统计,亦无意改变目前的利益申报安排。事实上,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贺辅明1999年在英国处理一宗引渡案时,就曾因没有披露与案件有关的利益关系,引起舆论哗然;事后该案须发还重审,贺辅明亦被英国司法机构公开谴责。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律师周浩鼎建议,委任部分法官时可参考外国国会听证会的安排,让获委任的法官接受议员质询,议会通过后才生效;同时参考英国2010年的Sentencing Council成立量刑委员会,让量刑标准更一致,挽回公众对司法机构的信心。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大律师梁美芬表示,因应部分法官在争议案件中的表现常被市民质疑,建议在委任法官时有更清晰的准则,并进行背景调查,重拾市民对司法机构的信心。

应审查背景 首要爱国爱港

律师陈子迁认为,法官作为法治的代表应坚守持平中立的原则,法官应“比白纸更白”,判案不能有个人主观色彩。他指出,有问题的案例或会影响将来的判决,更触发雪球效应,“会一直错落去,公义最终会消失”。要解决目前司法界存在的问题,陈子迁提出可从法官遴选制度入手,提高透明度,并就法官的背景作更严谨的审查,包括须持爱国爱港立场。

学者陈文鸿亦表示,遴选法官的过程应公开透明,特别是每位候选人的经验、资历都应让公众了解,让社会大众在不能参与遴选程序下仍可以参与有关讨论,进而形成舆论压力,让不合乎公众期望的候选人知难而退。

多宗涉暴乱案判决惹起争议

•去年11月,15岁中四男生向柴湾已婚警察宿舍掟汽油弹,今年5月19日承认纵火。时任东区法院裁判官何俊尧表示:“唯一受伤可能系被告被制服嘅时候。”何官最后称被告应该接受辅导,值得一个社区更生的机会,最后判处被告三年感化令。

•今年1月8日,15岁中三学生向元朗凤翔路投掷两枚汽油弹,承认纵火及管有物品意图损坏财产两罪。屯门法院裁判官水佳丽竟认同被告“满腔热诚深爱香港”,又形容他是“优秀嘅细路”,轻判感化18个月。律政司早前申请刑期覆核。上诉庭认为原审裁判官对被告的评价有夸大及过誉之嫌,判刑时犯了原则性错误,判刑过轻,在今年9月改判被告入劳教中心。

•今年2月14日,高等法院法官黄崇厚审理29岁机械技工黄伟然涉嫌制造DNT强力炸药案的保释申请时,竟批准该被告以合共75万元现金和人事保释。

•今年10月,法官沈小民判去年港岛区8.31暴动案七名被告暴动罪全部不成立。沈小民称,控方不能证明逃跑是唯一目的,可能有其他原因,例如响应警方警告而离开,又称当时对某些人而言,或许是历史时刻,不排除有人希望亲身见证。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