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又出“总辞”烂招 揽炒派脸丢够未?

美国大选,拜登累计已取得290张选举人票,已超过当选门槛,特朗普只有214票,形势对于特朗普非常不利。特朗普采取打诉讼战的策略。选举结果可能拖延一个月才正式公布,令美国局势变得不明朗。

两边落注反得失两家

开始点票后,美国疫情再次失控,单日确诊升至逾10万宗,最高的一日达到14万宗。美国的重心和注意力已经纠缠在选举的争拗上,看来没有办法集中处理抗疫工作,社会严重对立也阻碍防疫抗疫工作,特朗普和拜登都希望新冠病毒疫苗能早日投入使用,但当地研发的疫苗至今仍未完成第三阶段临床试验,个别药物更因为对重症病人无明显成效,宣布提早结束试验,相信最快也要2021年春季疫苗才可以投入市场,远水救不了近火。疫情持续将严重冲击美国的经济,导致失业率上升。

选举结果悬而不决,输家不只是美国,押注在特朗普身上的香港揽炒派和台湾蔡英文当局亦是输家。蔡英文当局在两周内四度向美国购买武器,耗资三千五百亿新台币,造成了巨额的财政赤字和债务,这个大洞由台湾下一代去偿还,蔡英文当然不会心痛。蔡英文希望用购买武器的方式去讨好特朗普,特朗普则藉着巨额利润的台湾购买军火合同,争取军工企业财团的支持,在最后冲刺的时候获得更多的选票。蔡英文这样的押注风险极高,势必得罪了拜登,当西方主要国家的元首纷纷祝贺拜登当选,并且表示以后加强合作的时候,台湾当局立即补镬,也祝贺拜登当选,希望今后继续发展高级的合作和互相往来云云。

由一边押注,突然改变为两边落注,反过来又会得罪了特朗普,拜登也觉得台湾当局是虚情假意,实际上是两边都不讨好。

香港揽炒派早已押注在特朗普身上,更有“黄媒”疑似参与了特朗普的造谣选举工程,在选举最后阶段制造、散播拜登及其儿子收取中国利益的假新闻,“黄媒”俨如特朗普阵营的打手,可以说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当美国媒体报道拜登胜选后,揽炒派开始在网上发出一片悲鸣,非常沮丧,已经感到前路茫茫,好像丧家之犬,深刻感受到“议会抗争”的前景更加不乐观,颇有“落注错了,我们的‘议会抗争’也完了”的慨叹。

美国的点票纠纷拖延下去,香港揽炒派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整个心情倒悬起来,度日如年。本来他们雄心勃勃,要开辟“议会战线”,利用立法会继续履职一年,全面阻挠特区政府施政,责怪特区政府工作差劣,建制派在立法会没有表现,然后在明年的立法会换届选举中夺权。

现在,美国的形势变了,揽炒派开始感到“议会抗争”策略和之前到美国等西方国家,乞求当地政府制裁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这一步棋走得大错特错,社会各界纷纷批评他们违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揽炒派用行动证明自己损害国家主权和香港繁荣稳定,他们根本违反了自己就职时的誓言,他们根本就不拥护基本法,也不效忠于香港特区,结果被取消议员资格,完全是咎由自取。

本来,揽炒派主流意见认为,在立法会继续履职的一年间,在立法会内由于没有足够票数,加上立法会修订《议事规则》等相关规例,继续留在议会内只会成为政治花瓶,改变不了特区政府的决定,因而主张开拓“街头战线”和“国际战线”,放弃“议会战线”。

图逼幕后老板重开水喉

但随着香港国安法公布实施,所谓的“国际战线”明显触犯国安法;加上民主党和公民党恋栈议席和贪图丰厚薪津,不愿沦为“街头斗士”,最后透过操控民调而留在议会。尽管立法会上月复会以来,揽炒派不断透过点算人数、冗长发言的方式“拉布”、制造流会,但仍得不到激进的年轻选民支持。

现在美国的政局不明,特朗普看来今后也很难再支持他们了,背后的大水喉也没有了。所以,连民主党和公民党也觉得留在立法会搞出位的行动相当凶险,其一是冲击捣乱违反《立法会(权力及特权)条例》,罪成会被判处监禁;其二是许多的经济和民生的议案在强大的民意支持下都会通过,继续“拉布”只是与民为敌,不得人心,这样搞下去没有前景。

所以,揽炒派日前公开宣布,若有人被DQ就会“总辞”。他们认为,只有这样的激将法,使得下一任美国总统更加支持他们,重开水喉,让他们通过选举重返立法会。如果未来的美国老板不增加放水,他们就会要求“台独”当局放水。揽炒派“总辞”是为了将来重新获得选票进入立法会。最重要的作用是,制造立法会再没有反对声音的效果,下一步再派人到美国游说,效用会好得多,这正是三十六计中的“苦肉计”。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