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廖长江:人大决定立规明矩 揽炒派自食恶果

全国人大常委会昨日通过《决定》,订立一些基本原则明确了在香港特区出任立法会议员的履职资格。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人大常委会有权对基本法及香港国安法在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宪制性问题作出处理。

根据基本法第104条,立法会议员必须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并依法作出宣誓,于2016年11月7日人大常委会亦按基本法第104条作出法律解释。就基本法第104条及其解释以至国安法的相关条文的理解和落实,特区政府不能自行决定,必须从宪制层面上解决。无可避免,决定会导致数名立法会议员必须为其过往在立法会内外的言行承担责任,因而丧失资格。

在第七届立法会的提名期间,选举主任按照基本法第104条及其法律解释和《立法会条例》等香港法律的相关规定,综合考虑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梁继昌等参选人的过往言行和态度,认定他们并非真诚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故依法裁定其提名无效,亦即不具备参选资格。既不具备参选资格,自然也不具备出任议员的资格。对于他们逢中必反而弄到今天这地步,相信建制派并不乐见,亦感到失望和遗憾,但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是中央在法、理、情之中保障“一国两制”的必然的举措。

进入建制反建制不能容许

香港立法会是根据基本法设立的三个宪制权力机关之一,亦是香港特区管治的一部分。正如邓小平先生在1984年会见香港访京团时清楚说明,“港人治港”有其底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而“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而要求公职人员庄严承诺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正正是体现“爱国者治港”的精神。今次涉事的揽炒派议员,请他们扪心自问,他们近年来的所作所为,是否符合“爱国者”标准,言行是否与其作出的庄严誓言一致?

正如许多其他地方议会的反对派一样,他们是经由选举产生的民意代表,代表了社会上非建制的声音。遗憾的是,近年他们的言行早已经超越了反对派的角色,而变成要与香港玉石俱焚的揽炒派,有负选民以至整体社会对他们的期望。

揽炒派口口声声说自己的言行是完全依据“一国两制”、基本法和《议事规则》,但是他们应该反躬自省,如果他们有忠诚地履行“一国两制”宪制框架内的立法机关议员角色,又怎会纵容“港独”黑暴肆虐、与暴徒“齐上齐落”、“揽炒香港”,企图瘫痪议会运作和政府施政、向外国乞求制裁国家和香港、损害国家安全及国家和香港利益呢?在情在理,中央及市民又怎能接受他们进入建制而反建制的目的?揽炒派的种种言行与“爱国者”根本是背道而驰,对国家和香港特区利益的损害更是已经到了令人忍无可忍的地步。近年来,不同的建制派议员屡次好言相劝,无奈他们总是充耳不闻。他们为了自己种下的因,收成了今日的果,如今他们整个阵营还要跟着“闹辞”,狂言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违背“一国两制”,意图对议会造成冲击,只是自欺欺人。恰恰相反,人大常委会决定正正是保障“一国两制”初心的举措。

事实上,他们一直敌视中央、抗拒内地,并且心存侥幸走钢线,不断以言行测试并触及“一国两制”的底线和国安法的红线,滥用《议事规则》企图瘫痪议会和政府施政,例子罄竹难书。即使是一再受到谴责和抵制,他们仍然变本加厉。

今年由于疫情妨碍进行新一届立法会的选举,人大常委会于8月11日决定现届立法会可以继续履行职责至少一年,本来希望揽炒派议员能够在下届选举前与政府和整个社会同心同德、共同抗疫、提振经济、面对挑战。但是这些揽炒派议员竟然变本加厉,前所未有地疯狂“拉布”,至今开了四次立法会大会,已点人数八十次、录得三次流会;四条技术性的、没有争议性的修订法案要三个星期才能完成审议……这些显示他们并不在乎议会职责,只是全力捣乱议会运作,要一拍两散,不让其他议员履行议会职责,他们不是“议员”,而是“要议会玩完”。

议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揽炒派议员身为立法者,更加清楚自己需要依法承担法律责任。立法会议员就职时按基本法第104条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人大常委会对于104条的解释亦清楚说明“在宣誓之后从事违反誓言行为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国安法第22条第三款规定“严重干预、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即属犯罪。这些都是立法者耳熟能详的,如果有立法会议员因其言行而须面对法律责任,虽非乐见,亦是必然结果。

作者:廖长江 建制派立法会召集人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