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立法会需要的是"忠诚反对派"

11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下文简称"决定"),这对香港现时及未来的政治生态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国两制"构想提出者邓小平当年曾表明"港人治港"就是必须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这里所包括的不仅仅是特区政府官员,也应包括司法与立法机关人员。至于什么是爱国者?邓小平当时已明确指出:"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

要为香港民生福祉着想

邓小平的话不难理解,治港爱国者必须心中有国家、心中有香港,为香港民生福祉着想。如果心里想着的只有反中乱港,甚至仇中,这样的人出任公职,怎能放心和相信其所做的决策是为香港好?

对于此次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的四人来说,中央已给予足够机会让他们改辕易辙,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修例风波"爆发后,揽炒派疯狂抹黑中央和特区政府、煽动黑暴,在立法会内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挠议会运作,意图妨碍特区政府施政,他们完全无视各界要求让社会恢复秩序、立法会重回正轨的呼吁,更是将"两办"、特区政府的好言相劝当作"耳边风",不单没有丝毫感激,更是变本加厉,令立法会运作几近停顿,社会严重撕裂。

经历了暴疫双重夹击,大部分香港市民都清楚看到揽炒派是"打着民主旗号反民主",他们为政治私利而鼓吹"揽炒",以便累积政治资本和寻找机会夺取香港的管治权。这些煽动别人情绪的伎俩,或能蒙骗部分港人一两次,但日子久了市民已清楚看到揽炒派的所作所为只会耽误香港发展,怎么会继续容忍他们?

此次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仅仅是拨乱反正,更是为香港政治、民主发展和保持繁荣稳定保驾护航。民主议会制度的设立,就是让不同利益持份者可以有机会去发出自己的声音,也让特区政府制定政策和法律时,聆听社会上不同阶层、不同界别的声音,了解政策和法律对社会各界的影响。

香港不论回归前还是回归后都从未实行所谓"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根据基本法而设立的立法会,其目的就是在行政主导下,让香港付出最少的政治成本进行有效的施政,更好的关顾香港民生,维护国家与特区的核心利益。

揽炒派议员回归后一直未有放弃反中乱港,凡事为反对而反对,罔顾市民意愿,而且挟洋自重,一方面领取公帑支付的薪津,却"吃奶骂娘",事事与特区政府、广大市民利益对着干;另一方面却搬起境外势力的石头砸香港人的饭碗。

中央一直希望揽炒派能够改辕易辙,在建制内做好"忠诚反对派"的角色,发表理性的反对声音,以便特区政府施政时作出全方位思考。即便在揽炒派视作祖家的英国,当地在野党在议会内也做好"女王陛下最忠诚的反对党(Her Majesty's Most Loyal Opposition)"的角色。

而刚结束大选的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候选人阵营在选举过程中虽然互相攻讦,二人提出的政纲、施政目标虽然南辕北辙,但核心都是维护美国利益。

反观香港的揽炒派的言行举止,市民不禁要问:"你们在维护谁的利益?你们反对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又在效忠谁?"

议员岂能做宪制破坏者

一个有承担有抱负的立法会议员,不可能是"橡皮图章",更不能是宪政秩序破坏者、叛国者。而是无论政治理念与意识形态的差异有多大,议员都要认清自己的角色,不能忘记自己从政的初衷。作为一名立法会议员,你可以在立法会中继续保持反对权利,但不能为了反对而反对。你可以不接受特区政府的一些想法或措施,但是不能以推翻特区政府为目的。因为无论如何,作为一名公职人员,无论其背景如何,都应该站在维护国家和香港核心利益的政治基础之上。

从政者应该明白,香港选民投你一票,信任的不只是你的政治抱负,而更多的是你的专业、经验与资历。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仅仅是应香港之急,解决了长期以来的难题,更是为了那些仍处于泥沼之中不可自拔的人敲响警钟。

作为一个香港市民,我们期望香港越来越好,我们期望在这片土地上安居乐业。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们希望香港的未来更加精彩,香港的年轻人能因着公众人物的好榜样而茁壮成长!

来源:大公报 作者:李晓迎 香港未来教育协会总干事、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