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人大常委会正本清源 揽炒派"闹辞"自取其辱

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就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决定,表明立法会议员,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不符合拥护香港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一经依法认定,实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特区政府随即宣布四名揽炒派议员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梁继昌丧失议员资格。

反中乱港自毁政治前途

人大常委会果断出手,是维护香港繁荣稳定,保证"爱国者治港",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关键举措。"爱国者治港"原则,是香港所有广义"治港者"包括立法会议员必须遵循的要求。全世界任何国家或地区,都必定在法律上要求从政者必须是"爱国者",不能做损害国家利益的事,不能鼓吹分裂,更不能以瘫痪立法机构为务。如果违反"爱国者"要求轻则被取消议席,重则追究刑责,这是国际标准和普世价值。

然而,对于"爱国者要求",揽炒派一直嗤之以鼻,认为他们有选票在手,有所谓民意授权,中央不敢奈他们何,在议会的"拉布"愈加变本加厉,甚至不断挑战"一国两制"的红线。在"修例风波"中,揽炒派更公然站在国家对立面,公然鼓吹"港独"。这些都表明揽炒派已经在反中路上愈走愈远。这次人大常委会出手,表明中央绝不会投鼠忌器,也不会再让揽炒派撒野。

这次决定也是向揽炒派表明,如果不改弦易辙,在香港将没有任何前途。过去一年多,传统"泛民"因为政治私利,与激进派合流成揽炒派,而胡志伟之流又是愚驽之辈,以为向对方伸出橄榄枝,就能吸纳激进派支持者的选票,以为激进派是奇货可居,继而走上"揽炒"的不归路。然而,激进派是真心与传统"泛民"合作吗?真的视他们为"盟友"吗?当然不是。议席利益永远不可能调和,议席矛盾仍未显著,激进派当然乐于向传统"泛民"释出善意。

结果胡志伟等人竟信以为真,在立法会留任后提出所谓"议会战线",全面"揽炒议会",导致立法会乱象不断。受到暴疫夹击的香港,现正处于水深火热之时,各项经济民生工作千头万绪,立法会还可以任由揽炒派继续捣乱吗?立法会还可以容许"不爱国"、不捍卫香港利益、不遵守誓言的人继续窃据议席吗?当然不能,这次人大常委会出手就是要正本清源,并正告揽炒派,香港立法会绝对不容"揽炒";香港建制内更没有"不爱国者"的一席之地。这既是霹雳手段,也是菩萨心肠,最终是希望香港由乱转治,也希望揽炒派可以回到宪制路上,回到建设香港的路上。

揽炒派声称"决定"是破坏"一国两制",不给予他们"抗争"空间云云。如果中央不给予揽炒派空间,为什么三番四次向揽炒派释出善意?如果不给揽炒派机会,为什么人大常委会容许全体立法会议员留任?这正是给予揽炒派改弦易辙的机会。但揽炒派有珍惜吗?对于揽炒派中央已没有任何寄望了。令人失望的是,揽炒派现在还痴心妄想,以为透过"闹辞"可以逼中央就范,但这不仅徒劳,更是自取其辱。

生存还是毁灭是一念之差

首先,中央关心的是香港大局,关心的是让立法会回复正常,揽炒派是否"闹辞"根本无关宏旨,当然,如果揽炒派能够改弦易辙留在议会是最好,但要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而且,揽炒派"闹辞"根本得不到任何掌声和加分。其"闹辞"提出后,坊间舆论一面倒的嘲笑、讥讽、批评。建制派支持者自然乐得揽炒派"闹辞",从而消除立法会的祸根,令立法会可以真正做实事。而揽炒派支持者亦不卖账,认为揽炒派当初无视所谓的民调,"搬龙门"决定留任,现在又要辞职,究竟当投票给他们的选民是什么?至于要供楼的邝俊宇,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揽炒派以为"闹辞"可以显示其最强烈的不满和"抗争",结果反而成为一场闹剧,揽炒派以为博得满堂掌声,结果却只有嘘声和嘲笑声。揽炒派落得两面不是人,原因在于他们的投机、左右逢源的路线,既想留在议会,又不愿遵守宪制、法律和政治红线,走上"拉布""揽炒"之路;既想讨好揽炒派,又舍不得议席薪津。但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后,其投机路线已经此路不通,生存还是毁灭,揽炒派要作出抉择了。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