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反对派"闹辞"要挟中央政府,年薪400万就听个响是吗?

唐英年:年薪400万还不尽心尽力为市民服务?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周五召开记者会,表示坚决支持和拥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

全国政协常委、香港友好协进会会长唐英年表示,相关决定非常重要,在制度上划了底线,立了规矩,符合香港整体利益和长远发展,有利经济发展和民生福祉。

而对于“泛民”议员的所谓“总体辞职”,唐英年称表示失望,议员每年薪津“多达四百万”,“应尽心尽力,为香港谋福祉,为市民服务”,而非行如此荒唐之事。

他强调,4位被褫夺立法会议席的人士,此前曾多次公开宣扬“港独”,有些去信美国参众两院,有些在社交媒体及记者会上介绍自己与美方人士对话的内容,甚至亲身赴华盛顿游说,请求美国“制裁”中国内地、“制裁”香港,干预中国内部事务。

唐英年表示,此类做法显然与其作为中国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的身份不相符合,违背他们当初的誓言,违反香港特区所有从政者必须遵守的政治伦理,亦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104条的底线。

至于该4人是否还能参选,唐英年指要交由选举主任决定,他们首先需证明“自己不是与中央政府和《基本法》作对”,并通过一些举动来“洗底”。

“例如撰写一封联署信至美国政府有关部门,称‘很后悔以前做过的事’,并正式表明撤回过往言论,譬如‘要求美国停止干预中国内部事务’等,然后在信中也规劝美国政府‘知错能改’,撤回对香港和中央不利的政策。”

林郑月娥: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是拨乱反正的必要之举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四深夜在Facebook上发帖指,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为立法会议员宣誓就任后违反誓言须承担法律责任定下明确规矩,不容议员蒙混过关,是又一次拨乱反正的必要之举。

林郑月娥在文中提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香港经济一波未平,美国对香港实施所谓制裁带来额外的沉重打击一波又起。她反问:“去年亲自访美游说美国议会和政府制裁香港的立法会议员有顾及香港利益、有关心业界的生死存亡吗?他们在乞求外国政府干预香港事务时,有想过自己曾宣誓拥护香港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吗?”

她表示,如今本地政客又重施故伎,打着民主、人权、自由的幌子肆意抹黑,而外国政府和政治组织又借此颠倒是非,攻击国家。她相信不少香港人已看清事实,不容有人破坏“一国两制”,危害国家安全。

香港律师会:揣着明白装糊涂?

对于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香港律师会周五发表声明称,法治是香港最大的优势之一,称“所有人均需确保法治不会以任何方式被削弱”,并要求港府“确保所有行为符合正当、透明、的法律程序”。

外界注意到,香港律师会在声明中明确声称,相关程序“缺乏合法性和正当性”。

显然,香港律师会的弦外之音: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符合”香港律师会心目中的“合法性和正当性”。

直新闻想指出的是,根据香港基本法第104条及其解释和香港国安法相关规定,“拥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参选和出任立法会议员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任何人一经依法认定不符合上述法定要求和条件,也就相应丧失参选和出任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立法会议员因其言行不符合“拥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的法律后果进一步明确有关规则,并明确这一规则适用于第六届立法会有关议员的情形,合理合法。

而香港特区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也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决定只是定出立法会议员的资格,还需要特区政府依法认定有关人士是否违反相关规定。被褫夺议席的4人早前报名参选立法会换届选举时,曾被选举主任取消资格,即经过了“依法认定”,“所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相关决定后,特区政府便可宣布4人丧失议员资格”。

香港立法会建制派议员:“泛民”议员“总辞”,辜负市民期望

周五,香港立法会建制派议员举行记者会,重申全力支持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并指出反对派议员的所谓“总辞”,辜负了香港市民的期望,是“不负责任、对抗中央的行为”。

当天,建制派召集人廖长江代表全体建制派议员发言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明确了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出任立法会议员的履职资格,该决定具有宪制地位和法律效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必须执行。

他强调,鉴于郭荣铿等4名“泛民”议员过去“逢中必反”的言行,甚至是勾结境外势力胁迫国家及香港,更扬言无差别地反对特区政府提交立法会审议的法案及财政拨款,“所以他们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是咎由自取、必然的结果”。

他又指,反对派议员以“总辞”闹剧来继续“拒中”、“抗中”,说到底还是“揽炒”思路作祟,试图要挟中央政府,而这些都是徒劳的。

当前,香港正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威胁,经济受到严重打击,过去多年累积的深层次制度性矛盾仍未解决。“在这关键的一年,反对派议员更应该留守议会,为他们的选民发声以至为社会出一份力,才不致辜负市民期望。”

外界注意到,除廖长江外,叶刘淑仪、李慧琼、钟国斌、麦美娟等立法会建制派议员也在记者会上表态,指出“泛民”议员“总辞”属于不负责任、对抗中央的行为。他们强调,建制派议员此时更要团结一致,积极履行职责。

推荐阅读:

侠客岛:“闹辞”?香港反对派议员别再丢人现眼了

11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当天,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根据这一决定,宣布郭荣铿等4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即时丧失议员资格。

从左至右,郭荣铿、杨岳桥、郭家麒和梁继昌(图源:环球时报)

消息传出,香港众多社会团体和各界人士纷纷表示支持和拥护。然而,香港反对派议员逆民意而动,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将议员职务作为政治操弄工具,以所谓“集体辞职”相要挟,公然挑战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解释和决定的权威,再次暴露其政治“揽炒”的本性。

在香港社会由乱转治的新时期,反对派依然执迷于政治对抗,不断上演可笑闹剧,必将走上不归路。然而,反对派议员的表演注定只是断送自己政治前途,不会影响香港“一国两制”前进的步伐。

违法者必须承担法律责任,这是任何一个法治社会的基本准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明确:已经被依法裁定不符合立法会议员法定要求和条件的人依法承担丧失议员资格的法律责任,这是维护香港法治和特区宪制秩序的必要之举,合情合理、合宪合法。

郭荣铿等4名议员违背誓言,“不拥护”“不效忠”,肆意破坏特区宪制秩序,意图瘫痪政府施政,勾结外力干预香港事务,被取消议员资格完全是咎由自取。反对派议员们“闹辞”,还声称“齐上齐下”,他们把中央履行宪制权力的合法行为污蔑为政治打压,将议员职务作为政治操弄工具,再次说明他们是一丘之貉,其根本目的就是要在立法会内外制造动乱,以此乞求外部势力的干预甚至制裁,损害香港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

然而不管有人如何肆意妄为,有一点确定无疑,那就是:任何为攫取政治私利而对抗全国人大常委会此次决定、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的行径,都注定只是哗众取宠、徒劳无功的“丑剧”。

11月11日,香港反对派议员表态要集体辞职(图源:港媒)

作为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必须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尽忠职守,遵守法律,廉洁奉公,为香港特区服务。反对派议员“揽炒”“闹辞”,再次暴露他们心里只有一己之政治私利,根本没有把履职尽责当回事,完全背离了投票给他们的选民。

“一国”有底线,“两制”有边界。在“一国两制”的边界内,反对派议员有权发表不同政见,包括行使监督政府行为的权力,但如果超出了这个底线和边界,危害香港的繁荣稳定,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香港反对派如今已经站到了政治前途的十字路口。在中央划出红线后,反对派是选择做“一国两制”的维护者、香港的建设者还是破坏者,是在政治规则下参政议政还是越出红线肆意妄为,决定了他们自己的政治之路能走多远。

需要强调的是,对从政者作政治效忠要求,并非中国独创、香港特有,而是国际公认的基本价值取向。“一国两制”下,爱国爱港是香港特区从政者的基本政治伦理,也是宪法基本法的根本要求,香港不是不能有反对派,但决不允许破坏底线行为。

随着“一国两制”实践的不断深入,有必要进一步完善相关的制度和机制,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变形、不走样,沿着正确轨道行稳致远。因为毫无疑问,“港人治港”的主体必须是爱国者。

来源: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