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议会没有揽炒派 香港发展更有利

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作出决定后,特区政府依法认定并宣布杨岳桥、郭荣铿、郭家麒、梁继昌实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是次人大常委会“决定”合法合理,长远有助香港政治制度稳定发展。

“决定”为从政者划下红线

建立民主制度目的是希望透过共识、辩论及竞争的方式,令社会及经济运行得以改善。然而,现实中的民主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极容易扭曲成“金权政治”或民粹化。香港民主化进程仍属于初步阶段,我们需要确保议会政治有序发展,而不是带来暴力混乱与失序。

令人担忧的是,近年来“本土”“港独”势力假藉“民主”之名,在议会内外事事与政府为敌,并在社会引起不良连锁反应,不单分散及消磨香港市民宝贵的时间及精力,更造成社会严重撕裂。持续逾年的黑暴,更对香港经济民生带来严重影响。这种劣化“民主”完全违背社会发展的正道。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清楚地表明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不符合拥护香港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一经依法认定实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决定”无疑为从政者划下一条清晰的红线和底线,从而有助香港政治发展重回正轨。

揽炒派声称,特区政府依据“决定”宣布四人实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令“一国两制”荡然无存云云。不过在“一国两制”中,“一国”是根、是本,所以必须是要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才能确保“两制”畅顺运作,才可以实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二者不可偏废,“一国两制”绝对不能成为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借口。

要确保“一国两制”正确实践,立法会是重要一环。值得注意的是,不论香港国安法实施前后,香港特区都有责任维护国家安全,防范、制止和惩治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和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的活动。四名揽炒派丧失议员资格一事,明确了成为立法会议员都必须效忠国家及自觉承担维护国家安全重任,为香港的议会政治揭开新一页。

或许部分市民会忧虑,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会令其基本权利和自由受到影响。不过,从香港国安法实施及揽炒派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事件可以看到,不论国安法或是决定针对的,都只是涉及四类严重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人,重要的是令香港恢复秩序。已故美国政治学者亨延顿(Samuel Huntington)曾指出,人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但不能有自由而无秩序,权威必须建立,但在现代化的社会里最稀缺的便是权威。

黑暴自去年中爆发后,社会秩序、法治荡然无存时,市民日常生活工作大受影响,游客不敢来港观光消费,香港社会变得不安定,最终也损害到经济的发展。不幸地,近年来香港政治走到暴力的边缘,歪曲了议会政治的理性,降低了香港政治质素和稳定的政治秩序。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重新树立权威及标准,避免香港政治发展再走错道路。

由此可见,立法会议员只要遵守法规及不逾越红线,其议员资格并不会受到影响。15名揽炒派议员上演“闹辞”丑剧只是为了博人眼球,更反映香港需要建立成熟的议会政治。

“闹辞”是自断后路

立法会经常因“拉布”及极其混乱的议会秩序而未能运作,归根究底都是由揽炒派为阻挠特区政府施政所致。在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后,立法会议员可重新返回议事的基本职责。

揽炒派集体“闹辞”亦引起多个问题:第一,此前揽炒派不惜“搬龙门”也要重做民调为继续留在议会提供借口,他们“闹辞”前有否咨询过支持他们留在议会的选民?他们是否置该批选民于不顾?第二,既然他们不认同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认同立法会议员需要效忠国家、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他们日后会否再参与立法会甚至区议会选举?若然再次参选,那他们就必须依法签署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的声明。第三,辞去立法会议员一职代表他们失去为市民发声、敦促政府改善施政的能力,日后市民遇到难题时,根本就没有必要向这些前议员或他们所属的政党政团求助,这样他们还有生存空间吗?

香港在暴疫夹击下正面对多重困难,大多数市民已没有精力和时间应付政治纷争,只期望立法会能尽快通过各项的利民纾困的政策。是次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决定将有助完善香港的政治制度,有利于立法会重回正轨,确保立法会议员依法履行职责,长远更有利于香港政治健康发展。 

作者:孔永乐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