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反中乱港者出局 揽炒派步入末路

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在基本法颁布三十周年法律高峰论坛上表示,以香港国安法出台为标志,香港开启由乱到治的新局面。他并指"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这是"一国两制"下的一项政治规矩,现在已经成为一项法律规范。

"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不但是香港的政治规矩和法律要求,更是名副其实的国际标准。在美国,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国会议员也必须拥护美国宪法、效忠美国,不能做损害本国利益的事,也绝不会呼吁外国施压制裁,否则不要说从政,更随时惹上官非。英国的在野党议员,不论如何反对政府、不满政府,也不可能做出里通外国的勾当,因为这是从政人的"死症"。但为什么香港的揽炒派会视自身的卖国卖港行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凭什么认为他们的"反中乱港"行径不用付出任何代价,还可以在立法会上大放厥词?

张晓明的发言,就是将"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的道理向香港社会讲清楚说明白。他提出,从思想观念上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是当务之急。在香港的舆论场中,流传很多非常错误的说法,有些甚至是故意混淆是非、误导公众。现在已经到了正本清源、把一些习非成是的东西改过来的时候了。

国安法出台一法定香江

香港有哪些习非成是的东西?例如将高度自治当成"完全自治";将香港视为"独立政治实体";排拒中央的宪制权力;舆论上肆意贬低、嘲笑"爱国者"……

这些习非成是的乱象,这些对"一国两制"的扭曲,正是香港近年政治风波不断的主因,但长期以来有关方面却未有激浊扬清,拨乱反正,反而对揽炒派百般纵容,一味绥靖,以为揽炒派有朝一日会幡然醒悟,回到"忠诚反对派"的路上。结果在一场"修例风波"中,完全暴露了揽炒派反中央、反特区、反宪制的本质,他们不但支持暴力,更附和"港独",扬言要在香港发起革命。

正如张晓明指出,以逼迫全国人大常委会收回8.31决定为主要诉求的非法"占中",和以反对向内地移交逃犯为发端的"修例风波",不仅危及国家安全,也使香港全社会付出了沉重代价。于是才有了之后中央的雷霆手段,将香港从极暗岁月中拉回光明。

香港国安法的出台,一法定香江;特区政府严明纪律,要求公务员宣誓,重整纲纪;再到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立法会议员资格所作出的决定,为香港立规明矩,把政治秩序讲清楚,把法律规范定明确,理直气壮的表明"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这些要解决的不只是立法会议员资格的问题,更是香港政治生态的问题,要为香港从政人士划清界线,在界线之内是立场问题、取向问题、政见问题,但在界线之外就是忠诚问题、效忠问题,中间没有灰色地带。

然而,揽炒派却声称"决定"是要赶绝他们云云,这无疑是把自己看得太高,"决定"着眼的是规矩问题、宪制问题,揽炒派的去与留根本无关宏旨。

不做"爱国者"只能做"出局者"

张晓明重申,中央要做的是令香港拨乱反正,把一些习非成是的东西改过来。要求治港者必须是爱国者,天经地义。香港特区政权机构的人员必须真诚拥护基本法,效忠国家及香港特区,不做损害国家利益和香港繁荣稳定的事情。这已经成为香港从政人士的必要条件和必须遵守的规矩,当中没有任何妥协空间,不做"爱国者"就只能做"出局者",而出局的将不只是立法会,更包括区议会以至其他公职。可以这样说,不做"爱国者",香港政坛将没有他们任何容身之地。

这样的要求和规定是合适的,也是"一国两制"的应有之义,但对揽炒派、对于"闹辞"的前议员来说,这样的要求他们根本不可能达到。中央不是没有给予他们机会,甚至"决定"要处理的也不过是四名不符议员资格的议员,但揽炒派随即摆出全面对抗的姿态,以"闹辞"来显示最强烈的抗议云云,这是公然对抗"决定",公然表明不会遵守宪制规定。这样,参与"闹辞"的人还会回到宪制的路上吗?这些人还符合参选资格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可以说,在"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的原则下,以反中反特区、"揽炒"为职志的揽炒派,将没有任何政治前途可言,参选的结果也不过是DQ,胡志伟说自己现在还在考虑明年是否参选,他实在没有必要烦恼,如果他这样的人都可能成为议员,香港还是"爱国者治港"吗?揽炒派头面人物已经断绝了参选之路,但其他人怎么办?要求这些政党改弦易辙恐怕是痴人说梦,为今之计唯有尽快切割,不要被揽炒派拖累才是首务。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