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就教师"除牌"事 三问操守议会主席

最近有两名教师先后被教育局取消教师注册,即俗称的除牌,媒体就此曾访问教师操守议会主席,看看她的看法。这本来是正常不过,但笔者拜读过报道之后,对主席的看法不表认同,故此有三问:

一问:到底被除牌教师所涉及的教材和教学内容,在教育专业上有没有存在问题?

任何司法实践或者执行纪律事宜,一定包括事实判断和量刑/处分决定两个部分,这是两个相关但不同层面的内容。在决定是否采取处分之前,总要先从事实层面作出判断,到底被指控的老师是否真的存在应该受到处分的行为。这个确定了,才能讨论如何处分。

但从媒体对李主席的访问中可见,她回避了被除牌老师的教案和教学到底有没有问题,而是直接跳到纪律处分的层面,诸如"不宜评论个别个案"、"程序"、"投诉门槛"之类。

所有关于被除牌者的社会讨论,都是源于这两个老师的教案和教学内容,如果不讨论这些教案和教学内容本身是否正确和符合教育专业的要求,抽象而泛泛地讨论什么程序、原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更何况这套有计划地传播"港独"思想的教案,以及把鸦片战争和造纸术发明加以曲解而毫不认真的教学内容,已是完全公开,毫无关于事实判断的疑点争论。因此,无论是作为操守议会主席,还是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在讨论怎样处分之前,请先明确无误地表达自己的立场判断:到底这些教案和教学内容是否正确?是否符合教育专业?是否可以在课堂上用来教导学生?

须向学生健康成长的利益问责

二问:教育之所以被称之为"专业",到底是向学生健康成长的利益问责,还是向从业人员的生计问责?

主席在访问中提到:"系咪教错书就万劫不复呢?"那要看怎么个错法,以及对谁教错啊?如果教的内容是涉嫌违法的,或者说教学内容错到离题万丈,前者反映设计教案者处心积虑,后者反映教学者漫不经心、胡言乱语,同时教的对象又是年纪很小、价值观尚在形成的学生,那请问严重不严重?误导了幼小的学生,万劫不复的到底是老师,还是被教的学生?

主席又提到:"畀一个年轻人去慢慢进步。"这里不清楚到底是指哪个"年轻人"?如果是指编制"港独"教材的老师,那又如何让他从慢慢进步为不再"播独"?如果是教错历史的老师,那么所教的学生们又会承受什么代价来适应慢慢进步的历程?

盲目护短严重伤害教育专业

这就涉及一个根本问题:到底教育专业之所以能被视作一个专业,教师和教育专业团体到底是向我们的学生身心健康成长的利益负责,还是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职业保障和生计为先?我们教师在专业上的任何过失,其直接或负面的影响,都是落到我们的学生身上!

三问:为出问题的老师护短,难道就是真的有利于业界利益?

作为操守议会,不是首先应该捍卫教育专业的吗(前提是把专业理解为向学生成长负责为先)?当"修例风波"席卷全城时,过百老师被拘捕和投诉,何以操守议会处理投诉的数据如此"亮丽",近乎零个案成立?到底是社会搞错了,还是议会门槛高?反过来说,有大批看不过黑暴分子搞破坏的老师、主任和校长,挺身而出,仗义制止,反被欺凌恐吓,甚至遭破坏校园,怎么这批秉持专业精神的老师,却得不到专业团体的声援?

另外,面对家长和社会上对教育业界越来越多的不满和质疑,我们总不能明明见到有违专业的行为存在,却以所谓程序、门槛之类官样文章来加以模糊事情的本质,推搪问题的解决,这反过来更加伤害教育界的专业声誉。

一言蔽之,同业相护,其情可悯;但盲目护短,则累及全行!

来源:大公网 作者:邓 飞 教联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