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凤姐疫下搵食难:惊都要做

《大公报》前日揭发"黄色"经济圈的防疫漏洞,一名在港卖淫女子确诊新冠肺炎后,警方追踪百名属高危染疫群组的嫖客无果,恐有大量隐形病人在社区播毒。大公报记者昨日再走访本港三大"凤厦"包括富士大厦、建兴大厦等,发现"凤厦"的防疫情况堪虞,有医生直指"凤厦"属于爆疫高风险区,建议有关当局增加社区检测。有年约30岁的"凤姐"向记者无奈表示,"点会唔担心新冠肺炎,真系会死人㗎!"性工作者关注组织紫藤发言人李小姐表示,性工作者一向是被社会忽略的"隐形"社群,疫下为了餬口"惊都要做",希望在疫苗面世前,政府能多作研究,有措施跟进。

位于铜锣湾骆克道381至383号的富士大厦是本港出名"凤厦",楼高22层,一梯最少有六至八伙"凤窦",未有疫情时,每天有数以百计的嫖客光顾。记者一连两天到富士大厦实地了解,发现每隔数分钟便有嫖客"上楼",但大厦入口及搭电梯等地方,皆没有设置热能体温探测等仪器,亦没有什么防疫措施。记者曾到多个单位门外按门铃,见到不少穿着性感、未戴口罩的"凤姐"笑脸迎客,但当被问到知否有"凤姐"感染新冠肺炎时,便即关上大门。

咳嗽嫖客揿钟仔 "死都唔开门"

记者其后采访到一位"凤姐"小燕(化名),她的凤窦摆放有酒精搓手液,但她没有要求客人消毒双手,在疫情爆发严重时,她说大厦九成性工作者都暂停营业:"早前本港每天有数十宗确诊,我都唔会返工,梗系会担心惹到病毒啦,真系会死人㗎,而且累到屋企人咁点算,不过现时经济咁差,疫情开始回落,又要养家,咪硬着头皮去做囉!有时听到客人在门外有咳声,虽然挂咗『请按钟』门牌,但我死都唔会开门。"

被问到早前有确诊"凤姐"在"一楼一凤"及酒店接客,警方追踪百名属高危群组的嫖客无果,会否担心有隐性患者摸上门"揿钟仔"时,小燕表示,"我哋都好担心,每日返屋企都会探热,发现有唔妥实时求诊,我每月都会到私家医院做检测,畀自己一个安心。"小燕说疫情下生意减少,性工作者很难要求客人戴上口罩接受服务,以免客人流失。小燕说为减低受感染风险,她现时绝对不会与"恩客"亲吻,而且说话时也会提醒对方小心喷出飞沫。

另一名"凤姐"阿兰(化名)则坦言平日在凤窦内用膳:"就喺呢度,如果个客带病毒,就算无实时传播,病毒都可能留喺屋内。"但她说为方便工作,仍选择在工作场所内解决三餐。

性工作者关注组织"紫藤"发言人李小姐表示:"疫情发生之后佢哋(凤姐)好无奈,可以话做又死唔做又死,普遍生意下跌至少一半,真系惊住嚟做,不过手停口停,佢哋可以点?"李续指大部分性工作者育有孩子,作为母亲,在经济低迷、失业率高企时为了养家,大多选择铤而走险继续接客。"最实际系政府派钱!有人曾建议政府特别为呢个群组派钱,又话不如好似的士群组咁畀免费检疫,太离地喇,试问做『鸡』嘅点会想畀人知,点会走出嚟登记。即使话会保障到私隐,佢哋都唔会敢冒险。"

李小姐指早前有性工作者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传出后,组织曾收到约十名性工作者求助,查询更多防疫方法。李小姐表示现时性工作者一般都会勤清洁双手、戴上口罩、消毒房间等。"我经常讲要保持警惕和坚持,当有客人按钟时,先在闭路电视睇清楚客人有无古怪行为,好似除低口罩、手多多搞口罩、望落感觉唔注重卫生嗰种人,就要考虑唔接,入到房就要加倍小心,最好当然系叫个客戴住口罩啦。"

李小姐坦言疫情下性工作者几乎是 "无得拣" ,仍要开工接客。曾有性工作者向她举报,指发现大厦有其他性工作者手上戴着检疫 "手带" 仍开工接客,还经常外出买外卖,变相向嫖客和社区播毒,情况令人忧虑。李小姐希望在疫苗现世之前,政府能作更多研究援助性工作者,例如派钱或发放特别的基层家庭援助金等,让她们受惠,亦毋须担心身份曝光。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