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郭荣铿有破坏无建设 沦弃卒后走人

图:郭荣铿被批评公开乞求外国制裁香港,如今又不肯服务社区,暴露揽炒派只会做骚搞破坏的真面目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揽炒派继四名立法会议员被DQ、15名议员“闹辞”后,揽炒派纷纷作鸟兽散。昨日“DQ四”之一的公民党郭荣铿接受电视台访问时宣布退出政圈,称他不可能继续在圈内有所发展,但他同时亦拒绝做社区工作,称自己“唔系做区嘅人”。多名本港政界人士批评郭荣铿作为外国反华势力的棋子,过去处心积虑地瘫痪议会,并乞求外国制裁香港,如今“武功尽废”,沦为弃子,便不肯服务社区,暴露了揽炒派只会做骚、搞破坏的真面目。

郭荣铿昨日接受Now新闻专访时称,决定结束八年的政治生涯,日后将不再参选,暂时未有计划离开香港生活。对于被DQ的主因是他曾去信美国要求制裁香港,郭荣铿竟大言不惭地说:“人生如棋,落子无悔,当时想清楚要做的事就做。”

揽炒派不会真心服务市民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facebook发文指出,“郭荣铿和绝大多数公民党成员一样,以为身为大律师、以为英语灵光就懂国际政治,其实统统是‘初哥’,结果是被外国人吸收。”他亦质疑郭自称“温和”的言论:“郭荣铿温和?温和不温和要看政治立场,历史上不少卖国贼表面上都是温文儒雅的。郭荣铿绝不温和。”对于郭称“落子无悔”,梁振英直言:“郭荣铿不是棋手,而是甘心做美西国家的棋子。”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亮星表示,郭荣铿在立法会处心积虑地拉布、搞事,意图瘫痪立法会运作,公开恐吓威胁特区政府,瘫痪特区政府,阻挠施政,“如果这都叫‘温和’,那么世界上没有一个‘温和’的地方能够发展,所有的经济、民生都会被拖垮,市民只有捱苦,郭荣铿难道不应该为此负上责任吗?”对于郭荣铿称自己“唔系做区嘅人”,吴亮星直言,“这就是典型的只会做骚、揽炒,而不会真心服务市民的揽炒派”。他认为,揽炒派过去一直以破坏香港、满足其洋主子为目的,如今对洋主子而言再无利用价值,所以只好退出政治舞台。

“根除揽炒派 香港才有出路”

本身是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简松年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确保了爱国者治港,揽炒派如郭荣铿之流承认自己再难有发展空间,实际上是变相承认自己并非爱国者。他说,揽炒派过去一段时间牺牲市民利益,全力与中央及特区政府搞对抗,配合外国打击中国和香港,“这种做法就是自掘坟墓,只有根除揽炒派,香港才有出路”。他预计,揽炒派如今对外国反华势力而言,已没有太大的利用价值,在断了外国“水喉”之后,相信会陆续有人如郭荣铿一般退出政圈,搵工餬口。

揽炒派“拉布怪”浪费750万公帑

宣称退出政圈的公民党郭荣铿,过去频繁乞求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亦曾在立法会疯狂“拉布”、瘫痪内务委员会逾半年,甚至曾扬言要对香港国安法提出司法覆核,乱港不遗余力。

去年三月,正值修例风波酝酿期间,郭荣铿联同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专业议政莫乃光,到美国与副总统彭斯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会面,讨论《逃犯条例》的影响。同年八月,郭荣铿与该党党魁杨岳桥藉到美国作公务访问,居然反映暴徒的所谓五大诉求。

今年五月,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关于香港国安法的决定草案时,外国势力无理插手,美国更扬言要制裁香港。此时,郭荣铿又口出狂言,称不排除对香港国安法提出司法覆核云云,与外力一唱一和。

除了与外力勾结,郭荣铿在议会内亦疯狂“拉布”。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上半年,郭荣铿在立法会内务委员会滥用主持人身份,“拉布”阻挠选举正副主席的程序长达数月。据统计,郭荣铿拖延17次会议,白白浪费750万元公帑,至少14条法案无法成立法案委员会审议,93条附属法例未能成立小组委员会跟进。立法工作大受影响,市民福祉惨遭拖累,经济民生无从谈起。

而在2016年至2020年,郭荣铿是立法会大会出席率最低的揽炒派议员,缺席多达15次会议;在关乎拨款的财务委员会,郭荣铿亦是揽炒派缺席第二多的议员,缺席高达64次,会计界梁继昌则以缺席65次“荣膺第一”。若计算大会、内会和财会共480次会议,郭荣铿总共缺席高达105次,是立法会揽炒派“缺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