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郭荣铿退出政坛 反对派还不改弦更张?

人大常委会通过有关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政府随即DQ杨岳桥、郭荣铿等4人议席,反对派及后以“自残式”“闹辞”回应,掀起不了多少波澜,却随时断绝反对派的从政之路,反对派内部正酝酿一场大风暴。

作为这场风波始作俑者之一的郭荣铿,突然宣布退出政圈,结束8年政治生涯,更说什么:“人生如棋,落子无悔,当时想清楚要做的事就做。”是否真的无悔?郭荣铿显然言不由衷,他也指自己“一向都是温和的,希望‘一国两制’能理性务实地落实。”但导致今日局面,究竟是谁造成的?郭荣铿扪心自问,午夜梦回,怎能不后悔?

现实地看,郭荣铿退出政坛也是意料之中,人大决定讲得很清楚: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等,触犯这些行为将实时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这些人基本不可能再次参选,否则岂不是公然抵触人大决定?

郭荣铿在修例风波中勾结外国势力制裁香港的拙劣表现,这个烙印不可能洗掉,不论是否宣布,他的政治生涯确实已经完结,也表明其他同被DQ的反对派人士,以至参与“闹辞”的反对派人士,他们的议会之路恐怕到此为止。

香港的从政人士,一个重要目标就是成为立法会议员,立会之路断绝,影响可想而知。郭荣铿等人弄至今日田地,又是孰令致之?正是反对派错判形势、信错“揽炒”,顽固对抗中央,令自己走上绝路。反对派为了几张选票,几个议席,全面靠拢“揽炒”,与暴徒“称兄道弟”。激进路线是一条不归路,只有愈走愈激,很难改弦更张,更遑论抽身而退,结果反对派在激进、“揽炒”、反中以至“港独”路线上愈陷愈深,就连平日以专业形象示人的郭荣铿,也在激进热毒下在内会大打拉布战,一拉拉了大半年,还沾沾自喜,以为瘫痪议会的“壮举”可以争取“揽炒派”支持,谁知却为自己的覆亡拉开序幕。

《易经》干卦的第六爻是“亢龙有悔”。这是干卦最高一爻,亦是最后一爻,意思是位高势危,物极必反。其中“亢”指的是心态,指的是日渐骄纵,迟早会招来祸患。“亢龙有悔”这一爻正好解释了反对派的衰亡。

去年修例风波、区议会选举以至立法会的拉布战,反对派得寸进尺、趾高气扬,以为控制大局,更喊出了先夺立法会、再取特首的“夺权路线图”。这样狂妄的“亢龙”,最终在中央重锤出击下,毫无还手之力,由龙变虫。

人大决定在香港立规明矩,这样的立规矩、划底线不可能只在立法会,必定逐步在区议会落实。区议会是反对派最后的政治平台,当有关决定落实到区议会之日,便是反对派一铺清袋之时。郭荣铿宣布退出政坛,也警示反对派人士须深刻反思,是否继续走“揽炒”祸港的死路。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