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为何黄之锋梁国雄"咁好彩"?

冯炜光

昨日,有两宗新闻都与惩教署有关。

一是黄之锋竟然可以在扣押候判期间,接受德国媒体书面访问,并乘机攻击内地。按惩教署一贯做法,已判囚和还押的犯人都不可接受采访的。

被扣押的犯人,凡有进出惩教署的书信都会被审查,今次德国媒体能成功"突围",究竟是因为人为疏忽,抑或其他原因?是否有"黄丝"惩教署职员知法犯法?

香港是法治之区,有高官、富豪被法庭裁定罪成入狱,从来没有机会接受书面采访(若有的话,肯定有媒体争相去做)。为何黄之锋咁好彩,有"特别照顾"?

也可能是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和区议员利用议员身份"公务探访",然后乘机协助黄之锋完成书面采访。

究竟是什么原因,笔者很想知道,希望当局彻查,向公众交代真相,还惩教署一个清白。

另一宗新闻是,"长毛"梁国雄对在囚男士要剪发的规定,上诉至终审法院,昨日获裁定终极得直。终审法院的大法官们把惩教署行之有效多年的规定,一纸裁决便给废了。今天在囚人男士可以留长发,那么日后是否可以要求穿裙?

不要以为笔者开玩笑,对一些性小众和易服癖人士,他们可能视之为极重要的人权呢!倘若他们像"长毛"一样,能获法律援助申请司法覆核,把官司打至终审法院,那些视香港为"人权乌托邦"的终院大老爷们,是否也照判申请人得直呢?

对于终审法院今次判决,社会各界要求司法改革的决心更坚定。中央、香港各界多次呼吁香港司法要改革,但香港的法官依然故我。11月17日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呼吁香港司法要改革的话音刚落,翌日,高等法院周家明法官便来个"人权法高于一切"的判决,把防暴警员执勤时不显示编号视为"抵触人权法";如今终审法院又完美示范如何把香港视为"人权乌托邦"。

张晓明曾点赞前终审法院大法官烈显伦今年9月3日的文章,烈官文章的中英文标题,其实有点不同。中文:"是时候紧急改革了";英文:For Hong Kong's sake, the judiciary must regain Beijing's trust。若笔者来译,会译为:"为香港好,司法必须重获北京的信任"。中英文标题的歧义,哪个更显司法改革的紧迫性?哪个更显烈官的心意?

港媒刊登烈官文章时,有一小段的引言:"How did it come about that Beijing has developed such mistrust of the Hong Kong judiciary? The courts have put a slant on the Basic Law, by applying obscure norms and values from overseas which are totally unsuited to Hong Kong's circumstances."

笔者试译为:"北京如何对香港司法机构产生了这种不信任感,这是怎么产生的呢?法院通过采用完全不适合香港情况的、来自海外的晦涩规范和价值观,曲解基本法。"

烈官文章获张晓明公开点赞,其弦外之音,笔者愚鲁,没有香港法官们聪明,相信法官们一定听得懂,除非他们不愿花时间去听。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