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起底“贤学思政” 双失扮学生

■ 11月27日,「賢學思政」在旺角擺街站。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11月27日,“贤学思政”在旺角摆街站。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自称是“学生组织”的“贤学思政”近期十分高调出位,更藉“十二逃犯”事件频频与多名揽炒派区议员合作摆街站煽暴。但香港文汇报记者连日观察,发现掌控“贤学思政”的四名负责人,原来不是学生,而是“双无”(无读书、无工作)青年,除了在周末街头煽暴,其余时间终日无所事事四围“Hea”,但这些长期离家出走的青年却似乎有神秘资金支持,经常是乘坐的士出入,而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更租用工厂大厦单位作大本营,并长期在厂厦内居住。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一度甚为嚣张的“港独”活动纷纷偃旗息鼓,而自称代表学生的“港独”组织“学独联”及“学动”也相继瓦解。群龙无首下,曾是政治组织小喽囉的“贤学思政”靠依附揽炒派急速上位,以学生名义公然煽暴。

香港文汇报记者发现,本月(11月)22日,“贤学思政”头目王逸战与多名同党到港岛小西湾与东区区议员徐子见及黎梓欣合作搞街头放映会,播放与去年黑暴活动有关的影片。当日,黎梓欣一早便到场开站,王逸战与同党不久后也抵场,由于人多涉嫌违反限聚令,有巡逻警察要求各人分开,但王逸战及黎梓欣却态度恶劣回应,在经过一番扰攘后,王逸战准备开始放映会,却发现器材出现问题,黎梓欣见状回到办事处把办公室的放映器材拿给王逸战,但依然无法播放,王逸战唯有将放映会改为普通街站。

长居工厦 搭的走人

街站完结后,王逸战与另外两男一女核心成员带同器材在街上流连一番,不久,一辆电召小型客货车到场将他们连人带货一起送到荔枝角大南西街一座工厂大厦,抵埗时已是深夜。记者以为他们放回器材后便离去,但直到凌晨都未见到该三男一女出来。直至第二天下午,记者才见到四人施施然走出大厦并乘的士离开,原来他们都是在该厂厦居住。记者向附近地产代理查询,职员指该厂厦并无任何住宅,但一些单位内有独立厕所设施。

据悉,在没有街站的日子,王逸战等人都在该厂厦单位逗留,一般在下午才出门。但一到周末或公众假期,似乎就是他们的“开工时间”,全体出动与揽炒派区议员在街头开街站,而在上周五(27日)下午,王与女同党在厂厦吃完外卖后,便出门到旺角朗豪坊摆街站,主题也是炒作“十二逃犯”。记者发现,油尖旺区议员李傲然到街站现场协助。

假借学生之名煽动“港独”

香港文汇报较早前曾报道,“贤学思政”有核心成员早年曾是前“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的助手,今年上半年与王逸战等人另起炉灶成立“学生”组织“贤学思政”。本月中,其接受媒体访问时,与其同党Alice仍以学生身份自居,声称要以学生身份“启蒙其他学生同更多人挺身而出”,Alice亦称要凝聚学生与他们一起“武装思想”。但知情人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贤学思政”几名骨干成员,虽然以学生为名,但其实都是“假学生”,目前也没有工作。其中,今年19岁的王逸战之前在东涌一间中学读书,早已毕业,但目前并没有升读大专或工作。

其实“港独”分子假扮学生煽动中学生支持“港独”早有前科。2018年,陈家驹成立组织“学生独立联盟”,声称要代表香港学生支持“港独”,但被媒体踢爆是一名“假学生”后,又急忙将组织改称为“香港独立联盟”。香港国安法实施前夕,自感大事不妙的陈家驹潜逃海外。

口讲“启蒙”煽暴 实同居“食玩瞓”

■ 11月27日,「賢學思政」在總部準備街站物資。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11月27日,“贤学思政”在总部准备街站物资。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每日在厂厦内大觉睡到下午,至傍晚才懒洋洋地外出用餐。既不用上学,又不用工作,又租住厂厦单位”,这就是近期言行出位的“贤学思政”的生活写照。香港文汇报记者连日观察,发现这班煽暴分子谎话连篇,在街站满口声称要以“学生身份”去启蒙其他学生“武装思想”,实际情况却是自己每天游离浪荡,无所事事。

本月22日晚,“贤学思政”摆街站企图播放煽暴纪录片失败后,包括王逸战和Alice为首的三男一女核心成员乘车回到荔枝角一个工业大厦单位内的“总部”,四人至次日下午才离开。记者及后连日观察,发现他们似乎将厂厦单位当作长期居所,每日生活方式几乎也是千篇一律,四人近乎形影不离共处一室,既不用上学,又不用工作,过着只有“食玩瞓”的生活。他们每天大概下午5时才会一脸睡容下楼离开工厦,乘坐的士出入。

记者留意到,虽然王逸战通常都会与其他两名男子同行,但当王与成员Alice单独相处时,行为都会较为亲暱,关系似乎非比寻常,而每晚约10时左右各人就会陆续回到厂厦过夜。

5楼作掩护 4楼为居所

据了解,该工厦5楼的单位为工作坊所有,单位的间隔只有数十呎的空间,按理应该难以长期容纳四人长居。不过,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贤学”在该工厦5楼的小单位其实只是作仓库之用,而四人逗留的单位其实另有别处。果不其然,记者发现“贤学”成员多次在上楼的时候,都会瞬间提高警觉四处张望,然后再乘搭电梯到大厦的5楼,再经由后楼梯走到下层4楼的一个单位中。翻查资料,该大厦的4楼为租用房间,楼层约有40多个单位,有单位面积可达150呎以上,且附有独立洗手间,而王逸战等人租用的房间,相信亦是其中一个大单位。

知情人另指,“贤学”4名核心成员现时只靠着炒作政治,获取金主的资金度日,多人更因一意孤行煽暴播“独”而与家人闹翻,因此已经甚少回家,都以这个厂厦单位作“窦口”,过着同一屋檐下的生活。据悉,为争取表现,该组织未来会摆放更多次数的街站,以争取更多“黄丝”金主的资助。

趁“学动”瓦解 “贤学”争做龙头

■ 「賢學思政」在小西灣舉行煽暴放映會,被警方要求各人分開。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贤学思政”在小西湾举行煽暴放映会,被警方要求各人分开。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昔日在街头甚为活跃的“港独”活动已难见踪影,而“港独”组织头目更是被捕或者匿藏及潜逃。知情人士透露,“贤学思政”头目王逸战一直想跟“学生动源”头目钟翰林争做“独派学生”大佬,随着今年10月下旬钟被拘捕还柙后,王逸战就频频发起活动博出位,近期更密谋联合“香港思流”、“中学生连线”等其他学生组织发起活动、趁“学动”瓦解后企图抢滩成为揽炒派学生组织的新龙头。

为求上位 “独”事尽出

过去数月,王逸战先后在多区高调举行放映会、相片展和街站,刻意美化“独暴”和抹黑警方。为求在短时间内提升知名度,王逸战经常找到揽炒派议员和政客合作摆站,除了最近与揽炒派区议员合作的煽暴放映会外,王逸战在今年7月曾在“揽炒派初选”期间帮屯门区议员张可森助选,与“学民思潮”前发言人黄子悦、元朗区议员伍健伟等人合作摆街站炒作12逃犯,为其组织及个人打响知名度。

知情人士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王逸战在打响名堂后,已成功以“学生身份”吸引一班“黄丝金主”资助。为挑衅国安法,王逸战在街站叫嚣和接受访问时都刻意会使用变相“港独”的字眼,譬如10月中旬他在上环开街站时,就多次使用“香港民族”这个字眼,以博取一班不谙世事的学生支持。据了解,“贤学思政”现时已经有逾三十名成员,成为最大的播“独”学生组织。

知情人继续指,今年6月钟翰林企图召集多个“学生港独”组织发起游行,惟其他“学生组织”头目不满锺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碌碌无为却还想当大佬,导致活动最后不欢而散。眼见现时“龙头”位置依然悬空,王逸战于是积极招兵买马,企图用学生组织名义招揽“独”人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