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教协是通识科“异化”的真正黑手

新一份施政报告宣布对高中通识科进行改革,明确“必须纠正过去通识教育科被异化”,改革内容包括修订考试评分模式,只分及格或不及格,又会删减一半课时及取消独立专题研究(IES),并设适用书目表,通识科教材须交教育局审批。

对于通识科改革,教协反应激烈,批评教育局是要“杀掉”通识科,又称不少老师对改革感到愤怒及沮丧,担心不细分评级及取消IES会减少学生学习诱因。

成反中乱港洗脑工具

现在政府不过是改革通识科,不是取消通识科,教协随即上纲上线一味盲反,暴露教协已将通识科视为“禁脔”,不容他人沾指,不容他人插手,甚至不容任何改革,相反对于通识科多年来所引发的争议、所暴露的问题,教协一直不闻不理。通识科近年不断“异化”,成为一些教师向学生宣扬政治歪理,以至煽暴煽乱的平台,而教协本身就是通识科“异化”的真正黑手,自然抗拒任何改革。

其实,通识科的问题,主要就是教师的问题。任教英文、数学、科学等科目的教师,很难在课堂上宣扬自身的政治理念;但通识科却不同,一方面通识科其中一个单元就是有关政治及社会事件,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政治化的科目,但另一方面,对于如此复杂的科目,教育局却一直放手不理,没有任何指引,让教师几乎是想教什么就教什么,教材想用什么就用什么,结果让教协有机可乘,制作大量政治偏颇、具有明显引导性的教材提供给通识科教师。而教协以及一些有外国背景的所谓学术机构,更为通识教师提供各种培训,培训的内容自然也是政治挂帅,当中包括戴耀廷鼓吹的“违法达义”的一套。

在教协以及一些机构的主导下,香港不少通识教师,所用的教材、所学的一套,基本就是教协的一套,而这些教师又利用主导课堂教材以至考试的权力,要求学生跟从他的一套去进行研习,以至作为考试答案,例如有名校的高中通识科教材,竟然论述“公民抗命”是政治参与权利之一,潜移默化的向学生进行洗脑。在整个过程中,教育局完全没有监管,任由这些有立场的通识教师在校园内宣扬其一套政治观,这是香港校园政治化的根源。

到了去年“修例风波”,事前大批通识教师已经在校园内教授“反修例”内容,要求学生提交有关“反修例”的功课作业,到了黑暴肆虐之时,一些通识教师更赤膊上阵,有亲身参与暴乱被捕,有带同学生参与非法行动,连考评局评核发展部前高级经理(通识)卢家耀,亦在其社交账号上支持黑暴,以及直指“林郑滚蛋!”这些政治偏颇的通识教师可以中立持平地教导学生,谁会相信?

香港的通识教育已经千疮百孔,尽管通识科原意是好,但在执行上,在教师的培训、监管上却存在大量漏洞,让教协之流可以上下其手,利用通识科在校园内向学生“洗脑”,现在政府要改革通识科,等如斩去教协煽风点火的一臂,自然引起教协巨大反弹。

改革是为“救科救学生”

经过违法“占中”、“修例风波”,大批青年被送上违法入狱的绝路,在在表明通识科改革已是势在必行。通识科的改革,目的并非是要“杀科”,而是要“救科”、“救学生”。通识教育不能成为反政府、反国家的教育,全世界的政府都只会容许爱国教育、国情教育,绝不会有反政府的教育,更不会如香港般竟允许在课堂上鼓吹分裂国家、煽动学生以违法暴力表达诉求,这样荒谬的通识教育哪有不改革之理?

通识科日后还应有更全面的改革:一是要将科目去政治化,摒除政治性的内容,就算有政治性内容都必须持平中立。二是加强监管课程,由教育局统一制作教材,并且加强对教师的培训及监管,对于不称职、利用课堂传播政治歪理的教师必须严惩。三是取消通识科必修,没有必要强制学生修读,淡化通识科的影响。这样,才能消除通识科的政治化,让科目回归初衷。

至于教协的无理反对,根本不用理会,教协早已被政治蒙蔽了专业,对于煽暴煽仇的失德教师一直包庇到底,他们正是香港教育的毒瘤。教育局反而应留意有多少教协会员正在任教通识科,这些人恰恰正是需要加强培训及监管的对象。

更重要的是,教育局必须尽好监管职责,用好手上权力,对于违规失德教师必须严惩,不要让一些人一些势力继续骑劫通识科,摧毁香港的下一代,否则教育局亦是失职。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