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窜英逃犯沦为弃卒 街头“独”骚无观众

图:香港黄媒吹嘘有300人参与集会的“独”骚,记者现场目击人数仅得几十人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逃犯罗冠聪、郑文杰、刘康、王茂俊(韩宝生)、陈家驹等窜逃英国后,其利用价值极速贬值,沦为弃卒。陈家驹呻穷发起众筹乞接济,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罗冠聪等人偶尔在伦敦桥头搞“独”骚,拍乌蝇。全英社团联合华人总会会长Jimmy指罗冠聪等人靠依附英国政客想制造人气,但英传媒对他们的报道“近乎零”;有居英港人指揽炒派逃犯搞“仇中”活动,弄得华人社区乌烟瘴气。有窜英理大暴徒自揭“国际线”真面目:“又筹钱,又食人血馒头,依家变为利益,极不光彩”。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的同伙罗冠聪半年前窜英,初初出了几回风头,逐渐无人理佢!最近一次表演是10月24日炒作“12逃犯”,在伦敦塔桥搞“港独”骚。当日多个祸港组织“重光团队”、“香港思源”、“香港监察”,以及“Democracy for Hong Kong”等聚集,大公报记者在现场目击,集会人数仅得几十人,扣除组织成员撑场,参加者和围观者寥寥无几,惟香港黄媒吹嘘有300人集会云云。

吹嘘300人 得几十个

集会主持人是一名蒙面男子,行为闪缩,对周遭环境异常敏感,当日集会的演讲者是靠炒作香港政治赚钱的Benedict Rogers及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裴伦德(Luke De Pulford),他们上台发言时,台下的所谓香港“同路人”似乎不谙英语,听不入神;直至罗冠聪用粤语发言,“同路人”才回神喊喊口号“提神”。一小时的烂骚做完,约二十名祸港组织成员,手持旗帜走到伦敦桥,大嗌口号欲吸引当地人驻足观看,但路人懒理这班香港逃犯的烂骚。罗冠聪与戴渔夫帽、黑色口罩疑似太子站“死人”的王茂俊结伴离开,蒙面主持人与另外三名男士将集会物资搬到私家车散水。

罗冠聪曝光率瞬即归零

全英社团联合华人总会会长Jimmy接受大公报记者电话访问表示,罗冠聪年中现身英国时,尚有立场偏颇BBC访问他;但罗的政治曝光率瞬即归零:“罗冠聪嘅做法走国际线,同英国政客影吓相,制造形象做宣传,啱啱嚟到上过吓BBC,佢好耐无上过电视访问,之前罗冠聪有同彭定康影合照,都系我睇香港网媒留意到,英国传媒无报道过”。

罗冠聪扮风光 陈家驹众筹“乞钱”

图:罗冠聪与戴渔夫帽、黑色口罩疑似太子站“死人”的王茂俊在伦敦“独”骚现场密密交谈,其后更结伴离开

自称要打国际线的罗冠聪,其政治本钱已“清零”。日前罗冠聪的fb放上一年前他与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接受共和党媒体Fox电视台访问,罗的fb念念不忘特朗普政府签署种种打压香港的法案。现今特朗普已败选,罗冠聪等一众香港逃犯更加惶惶不可终日。

不理其他“手足”死活

罗冠聪与逃英的前英国驻港领馆职员郑文杰在英算是混得最风光,他们西装骨骨坐于泰唔士河畔与洋人饮咖啡,欣赏风景的照片惹得外逃分子流口水,纷纷指责二人独占资源出风头,不理其他“手足”死活。他们在英的最大作用就是做骚,其他的逃犯与乞丐无异。

香港众志今年6月30日解散前一个月,在5月时发起“应急资金筹募”,声称延续国际战线,最终成功筹得19.1万美元(约147万港元),众志解散至今,未交代这笔捐款去向,有消息指罗冠聪等人在英国有成立组织,入会要缴付20英镑(约206港元):“佢哋(香港逃犯)做唔到工作,英国政府捉得好严,入会费都系象征式,佢哋(罗冠聪)喺香港无嘢做都有钱,嚟到英国后也有笔钱生活”。据悉,部分黑暴逃犯聚居于Melton Keynes town,一个距离伦敦八十公里的市镇,是港英政府时期政治部人员返回英国聚居时兴建的新市镇。

声称“同路人”的通缉犯陈家驹,日前在fb自爆身处英国,他指旅游签证本周六(12月5日)到期,陈家驹声称无钱支付共2.6万港元“Leave Outside the Rules”续证费用,但陈众筹扑水目标金额则高达46.7万港元。上月身处伦敦的理大逃犯阿峰接受媒体访问踢爆这班所谓“抗争”者已变质:“好多人又筹钱,又食人血馒头,好似由最初为理念变到依家为利益”。

窜英逃犯溃不成军,有居英港人指“罗冠聪等人在英国助长反华歪风,造成当地英国人对中国人反感,而家有极右翼组织攻击华人,喺地铁站推撞华裔老人家、细路仔,呢班逃犯为唐人社区招惹麻烦,我哋香港移民而家被佢哋搞到好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