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许智峯潜逃羞辱香港法院 司法改革迫在眉睫

被香港法院批准公务外游的许智峯昨日宣布潜逃不归;同日,一名男侍应因非法集结由社服令改判囚3个月,上诉庭指原审裁判官何俊尧原则性犯错,令判刑明显过轻。两宗案件时间性质不同,但都显示本港司法系统存在严重漏洞和弊端,导致司法机构未能有效及时为法治公义把关,令香港法治受到羞辱。司法人员失职失责的严重问题不断出现,警示司法改革迫在眉睫,只有加强对司法机构、司法实践的制衡、监督,才能稳固香港的法治基石,保持公众对司法机构维护法治的信心。

许智峯可以公然借机潜逃,逃避法律审裁,主办法官的失察和错判难辞其咎。许智峯现时面对3宗案件共9宗罪,他与林卓廷在去年"光复屯门公园"事件,被控妨碍司法公正等罪,上月底才在区域法院提讯。由于当时许智峯、林卓廷随揽炒派"闹辞",辞去立法会议员职务,因此控方以许林二人不再是立法会议员为由,要求法庭颁令二人交出旅游证件,但被法官拒绝。法官指两人既是政党人士,又是区议员,认为情况没有重大改变,批准两人继续以原有条件保释。

于是许智峯以出席国际环保活动为由,名正言顺跑到丹麦,紧接着其家人也举家离港。当本港舆论正揣测许智峯会否潜逃时,他还一度信誓旦旦表明会如期返港。结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一个身负9宗罪、过去3个月3度被警方拘捕的"惯犯",即使在西方"民主国家"亦不可能获得保释。西方的保释有严格限制,包括要交出旅游证件、缴纳巨额保证金和人事担保;像许智峯毫无代价获得保释,在保释期大摇大摆离境、出席国际会议,这种情况在任何法治健全之区,恐怕都难以想象。

类似许智峯在保释期潜逃,近年来在香港早有前例,而且不是个别现象。从梁继平、黄台仰、李东升、陈家驹到近期"十二瞒逃"事件,弃保潜逃案例层出不穷。社会不断强烈质问司法机构,为何对弃保潜逃层出不穷的严重问题视若无睹、不亡羊补牢? 但司法机构置若罔闻,部分法官我行我素,哪怕法治尊严不断因为弃保潜逃而受到羞辱,他们还是无动于衷。

除了宽松保释、让案犯有机会远走高飞外,法官轻判严重违法行为、明显不遵从司法机构的量刑指引,亦令人不可接受。裁判官何俊尧就是典型例子,经他手有8宗反修例暴力案件的被告全部脱罪。上诉庭早前推翻何俊尧轻判非法集结男侍应的量刑,昨日颁下的判词指出,何官对有关非法集结的公害、控诉要旨、控罪先发性,和本案会演变为暴力冲突的风险,皆缺乏全面掌握,"严重地低估了本案的严重性";上诉庭判词更指出,何俊尧称自己谨记"黄之锋案"所厘清的原则,却因为本案没有发生肢体冲突和损毁财物,而把本案界定为"相对轻微",最终令惩罚和阻吓两个元素得不到应有的比重,以致对锺嘉豪判刑过轻,是对相关原则"口惠而实不至"(pay lip service)。很多事实一再证明,部分法官根本无视不偏不倚、公平公正的判案准则,将个人政治偏见立场带入法庭,令香港法治对违法犯罪的追责形同虚设,严重动摇公众对香港法治和法官的信心。

香港尊重司法独立,但不能演变为"司法独大",司法机构一再出错,设立有效制衡、纠错机制已刻不容缓。现有上诉机构固然是纠错途径之一,但上诉程序冗长,特别是面对修例风波引发的海量案件,更显效率低下,难以堵塞司法漏洞;而类似保释的裁断,根本没有救助机制。正因为如此,社会要求设置量刑委员会、成立独立"司法监察委员会"的呼声日益强烈。政府、司法界必须顺应民意、回应公众诉求,把司法改革尽快提上日程。

来源:文汇报社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