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梁振英质疑法官准保释 没考虑黎智英与外力联系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涉嫌干犯香港国安法及欺诈等罪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上周三竟获高等法院法官李运腾批准保释,令社会哗然。李官昨颁判词,声言他所颁下的保释条件,已足以“减低”黎的潜逃风险;判词又指为黎戴上电子装置监察行踪的方法在本港未可行。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质疑,法官没有考虑黎智英与西方国家的政治联系等背景,以为单靠目前的保释条件便能防止黎潜逃,“是2020年全球司法界最大的笑话”。律政司已就保释申请结果上诉至终审法院,终院将于明天开庭,由终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两名常任法官李义和张举能共同处理此案。

黎智英早前先后被起诉违反香港国安法及欺诈罪后,总裁判官苏惠德均驳回他的保释申请。然而黎仅被收押20日,便获李运腾法官批准保释。相关保释条件包括不得离港、除往警署报到及往法庭应讯外,不得离开住所,须承诺保释期间不得直接或间接请求外国或境外机构制裁香港或中国等等。

戴“电子脚镣”在港未可行

李官在判词称,虽然控方指出黎智英在外地有生意及其他联系,还有两艘游艇可供非法离境,同时黎又另外面对至少四宗案件正等候审讯,官司压力可能足以令被告逃避审讯;但李官认为,黎亦有生意及家人在本港扎根,在黎的潜逃及再涉案风险,以及他的个人权利之间作平衡后,仍认为可让黎在遵守严格条件之下准予保释。

对于控方“提醒”李官早前亦曾在另一宗案件拒让黎智英保释期间离港,李官称每宗案件不能一概而论,强调他早前并无“裁定”黎有意潜逃。至于控方忧虑近期日趋多人潜逃,李官称,无证据显示黎与其他潜逃者有关。

社会各界曾要求让黎智英在保释期间戴上“电子脚镣”,确保他不会“走佬”。判词亦有相关解释,指黎智英透过律师表明自愿戴上电子装置,让警方监察行踪,以换取法庭批准保释。不过控方已向法庭确认,相关追踪方案在本港并未可行,李官遂要求黎要长留家中。结合共十项主要保释条件后,李官称相信黎不会再在保释期间干犯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重申黎“只要再发一个贴文,便要重返监牢收押”。

马道立等三法官明处理上诉

律政司已就保释申请结果上诉至终审法院,终院将于31日即明天开庭审理。据司法机构网站资料显示,案件将由终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两名常任法官李义和张举能共同处理。

根据香港国安法第四十四条,行政长官应当从裁判官、区域法院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上诉法庭法官及终审法院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也可从暂委或者特委法官中指定若干名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

由于黎智英牵涉香港国安法中“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变相有份处理黎智英保释事宜的马道立等法官,很可能会身兼香港国安法指定法官。截稿前特首办未有回应。

法律界:法官将被告个人利益凌驾于社会利益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昨日在社交媒体发文说,竟有法官以为用十个保释条件就可以防止黎智英潜逃,可谓“2020年全球司法界最大的笑话”。他认为,法官在保释一事上出错,不是法律造诣不深,而是对黎智英一案的本质和黎智英本人的背景没有认识。此外,有法律界人士认为,法官批准保释理由牵强,认为法官将被告个人利益凌驾于社会利益。

梁振英昨日表示,法官完全没有考虑黎智英的背景,如和西方国家的政治联系、在潜逃后对这些国家的政治价值等等,这些因素关乎黎智英会否潜逃的动机以及潜逃的能力。

判词第23段提到的黎智英“在香港紥根,有广泛的家庭和生意联系”故潜逃的风险低,梁振英认为,这样的说法令人质疑。“法官在第27段指出,黎智英的律师指出黎愿意戴上跟踪行藏的电子装置,但由于政府律师表示这选项不可行,因此黎的律师建议以不离开居所为保释条件。”他直言,法官判黎不得离开居所,但只需每星期向警署报到三次,其中存在“极大的漏洞”。过去已有不少例子说明交出旅游证件的被告人在保释后照样潜逃成功,而从黎宅到公海只要两三个小时,逃离香港根本无需两三天的时间。

黎智英弃保潜逃风险极高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法学教授傅健慈认为,法官无充分考虑黎智英其他的严重罪行,加上案件仍未正式开审,法官未有机会听取控方提出的所有呈堂证据,便过早地认定黎智英有一个合理的抗辩理据。另外,法官对国安法第42条的理解和适用出现明显的错误,“如果黎智英可以保释,为什么他却把唐英杰覊押?明显地,这是双重标准。”法庭批出的担保条件根本不足以阻止黎智英外逃,也未能确保黎完全没有机会或不会继续通过中介人继续干犯国安法的罪行。

傅健慈又说,黎智英获担保后,被传媒揭发密会揽炒派的政客,不排除他继续指挥实施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黎智英确实是弃保潜逃风险极高,并在保释期间犯罪,在今次保释的条件中,黎智英并没有被监管,纯粹靠其自律,法官批准黎的保释是错误的决定,故此律政司提出向终审法院的上诉,值得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