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保释黎智英有充分考虑国安法原意吗?

高等法院法官李运腾昨日颁布批准黎智英保释的书面判词。判词指目前控方“证据未够强”,且在多项限制条件下,已降低黎智英潜逃风险;判词指涉及香港国安法的案件,只要有足够理由被告不会再犯侵害国家安全罪行,就可以给予保释,但对本案中的“充分理由相信”就没有详作阐释。法官批准黎智英保释的理由,只是以普通刑事罪行、无罪推定的原则来判断,有否充分考虑黎智英案的严重性令人怀疑,尤其有否充分考虑国安法42条关于保释的立法原意,以及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执法的现状,更让公众感到不解和质疑。

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法庭须下令被告人获准保释,除非法庭相信被告人会不如期报到、在保释期间犯罪、干扰证人和妨碍司法公正,则可拒绝保释;另外,根据无罪推定原则,任何人未被法庭定罪前,都是自由人,可获保释。但国安法42条的规定完全不同,违反国安法者,不准保释是“起点”、是“基本处置”,准予保释是“特例”;而这个“特例”成立的必要和充分的条件,是法官有“足够充分”的理由“相信”被告不会再实施危害国安罪行。黎智英本身干犯的就是违反国安法的罪行,加上香港国安法的法律地位不同于普通香港法律,黎的保释裁决当然应该依循国安法42条的规定。

但从判词看,法官考虑保释的法律依循主要是《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的相关规定。黎智英在国安法生效后,分别在7月及8月两次访问乞求境外势力制裁中国内地和香港,法官却认为,尽管言论有攻击性,但似乎是意见和批评多于“请求”,声言控方指控黎智英勾结外国、违反国安法“证据未够强”;法官由此结论,保释申请只能按法律及证据等决定。显然,法官所指的“按法律及证据等决定”,是跟足了《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的原则和要求,让黎智英保释。

另一方面,判词表明,保障国家安全十分重要,但国安法第42条并非“禁止保释”,只要有充足理由相信黎不会再干犯危害国家安全行为,法庭可批准保释。法官对国安法42条的这一理解诠释,可圈可点,也让人疑惑重重。42条当然没有“绝对”“禁止保释”,但与《刑事诉讼程序条例》意涵不同的是,42条是将不准保释作为“基本处置”,准予保释是“特例”。这是基于违反国安法是严重罪行,重犯机会很高。判词也承认,国安法罪行虽有轻重之分,但无疑均属严重。但翻查资料,迄今为止,包括黎智英在内有4人被控违反国安法,无论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还是政治能量,黎智英都比其他3人大得多,为何其他人都没有获保释,独独黎智英可以获法官以“充足理由”保释?这是公众很想知道的。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