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谁是“十二逃犯”的幕后“上家”?

“十二逃犯”案昨日有了审判结果,除了两人判2到3年监禁外,其余八人判监七个月,另两名未成年人遣送回港。判决罪罚相称,体现了内地的司法公正。值得关注的是,判决形容邓棨然、乔映瑜二人为“共同犯罪中的从犯”、“听从‘上家’指示”,而没有用上“主犯”一词。这说明,“十二逃犯”案“主谋”仍在逃。香港警方应当利用十二人的供词进行深入调查,尽早将“主犯”捉拿归案,以免再有年轻人上当受骗而铤而走险。

判决体现“宽严相济”

本案判决有三个关注重点。一是判决是否罪罚相称,二是当事人是否认罪,三是到底谁是“主犯”?从这三方面去了解,不仅对本案情况有一个正确的掌握,也会对香港过去一段时间的乱象有一个大体的了解。

第一,判决是合理也是公正的。据新华社透露,2018年以来,深圳共有78名被告人以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追究刑事责任,人民法院判决的刑期在二年至八年之间;401名被告人以偷越边境罪追究刑事责任,人民法院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十二逃犯”大多只判七个月,相较而言,不能说非常轻,但绝对不能说重。

更重要的是,从今年8月23日“十二逃犯”被内地海警拘捕至今约四个月时间,内地司法的公正性得到了充分体现。据报道以及当事人过去一段时间的反馈而言,无论是在侦查阶段,还是审查起诉、审判等诉讼阶段,司法机关均依法保障了涉案人员的各项合法权利。

正如内地法律专家所指出的,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在对10名被告人进行量刑时,综合考量了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及具有的量刑情节,分别减轻或者从轻处罚,既符合法律规定,也彰显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第二,当事人没有表达异议。实际上,早前香港的揽炒派还在不断制造舆论,声称十二人受到“虐待”,认罪是“迫不得已”云云,意图攻击内地的司法制度。但事实上,昨日判决根本没有任何人对控罪及判罚表达不满。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报道,记者在旁听庭审时看到,被告人乔映瑜在最后陈述时几度哽咽,并说:“现我已经认知到内地法治的公平公正及严谨,我亦获得应有的权利。然而,因为过往自己的偏见和冲动,做出很多对社会对家庭有危害的行为,也因为如此,所以触犯了一连串的法律,现在感到后悔万分,希望法庭可以对我宽大从轻处理,让我尽早回归社会,做出贡献,也让我有足够时间给家庭做出弥补。”

与此同时,多名被告人还在最后陈述时表示,以往轻信他人传言,对内地执法、司法机构存在严重误解,现已亲身感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除对本次犯罪反省以外,还深刻反省了以往的过错,对家庭、社会的不负责任,后悔万分。

乔映瑜的哽咽,以及其他人的后悔言词,足以说明当事人对自己的行为以及所获轻判有十分清楚的认识。而整个过程中,并没有遭到“虐待”,更没有人表示要上诉,揽炒派意图利用“十二逃犯”以继续煽动民意的目的,又落空了。

“主犯”已呼之欲出

第三,“主犯”到底在哪?据判决书所指出,两名获判2到3年的被告邓棨然、乔映瑜在事件中扮演了主要角色。例如,在准备偷渡前期就已与“上家”商议偷渡计划,并被“上家”安排组织策划此次偷渡。2020年8月间,邓棨然购买了偷渡使用的快艇,着手做偷渡准备。他还在“上家”安排下专门学习了基本的快艇驾驶技能,并负责驾驶偷渡快艇。同时,乔映瑜负责与其他涉案人员沟通、联络。

这段案性陈述,印证了一个事实,“十二逃犯”根本不是“自行组织偷渡”,而是根据安排、依据指示而行。事实上,如果不是有人安排、指示,这些年轻人、未成年人怎么可能有“门路”、怎么可能知道具体的偷渡方式?

庭审中对此明确指出:“根据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量刑建议,以及各被告人和委托律师的辩护意见,邓棨然、乔映瑜是受他人组织实施犯罪,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可依法减轻处罚,郑子豪等8人可依法从轻处罚。”

“受他人组织实施犯罪”、“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已经充分说明本案的性质。真正的主谋、主犯仍然在逃。那到底谁才是幕后黑手?其实,从过去四个月来揽炒派的一些反常行径,公众并不难猜到。哪些打着“避风”、“抗争”旗号的组织,做了什么事,他们心里最清楚。

更重要的是,有理由相信,“十二逃犯”早已在内地看守所中作出了详细交代,而相关的信息,香港警方也完全可以通过日后对十二人的审讯中获得。市民也相信,不论主犯是否在逃、是否身在外国,但该来的总会来,他们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绝不能让更多的年轻人上当受骗。

作者:张胜楚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