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新闻热话/疫下重金聘工人 佣财两失

图:本港不少家庭由于两夫妇均外出工作,需要聘请外佣照顾家中老幼。\大公报记者凯杨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疫情下,重金聘请外佣来港打工随时换来一肚气、一场空!僱主Zoe不幸接连遇到两名"博炒"外佣,入屋不足一个月,分别嫌屋细、要早起而辞职,结果损失中介费、保险费等合共3.4万元。另一位女僱主石小姐斥资逾两万元支付中介费、检测费,连同酒店隔离和食宿费,等足半年,最后外佣入屋短短两个月便辞工。有业界人士透露,市场存在无良中介,教唆新外佣跳槽。香港家庭佣工僱主协会要求政府加强规管,保障僱主权益。

外佣嫌屋细嫌早起辞职

Zoe与丈夫都要外出工作,原本聘用的外佣于去年约满,她需另聘外佣照顾八岁儿子,经中介聘请一名本地完约印佣,但入屋后三星期,该印佣以单位太细为由辞职,"我家600多平方呎,(外佣)姐姐有自己独立房,不明白为什么嫌细?"

她再经中介改聘另一名断约菲佣,但对方态度懒散,经常玩手机,又诸多不满,嫌要早起床,短短一个月又辞职,Zoe非常无奈:"一个嫌间屋细,一个唔满意早起身带小朋友返学,两个都做唔够一个月就辞职,我直情有请工人恐惧症!"她后来索性转做半职,直至最近重新联络九年前聘用的第一位印佣,对方愿意再来港,Zoe才放下心头大石。

石小姐也是透过中介聘请外佣帮忙照顾家中的长者和小朋友,但受疫情影响,拖足半年,又要支付14日隔离费,但外佣忽然辞职,已花费的逾两万元全部付诸流水,"等了半年,到香港隔离完,入屋不够两个月就话辞职唔做!"她说现时"唔知点搞"。

中介恐吓僱主签承诺书

外佣僱主余先生早前支付一笔1.4万元的中介费,但僱佣公司一直以疫情影响为由拖足大半年;早前,僱佣公司表示,僱主先要签署一份承诺书,包括72小时检测和14日隔离食宿,涉款逾1.1万元,而且不保证外佣来港后不跳槽,"如果我签了,付出的几万元,随时得个桔?中介就恐吓我,搞咗一半先话唔要,入境处随时列你入黑名单!"

有业界人士透露,市场存在无良中介,教唆新外佣跳槽,从中多嫌取佣金。香港家庭佣工僱主协会主席容马珊儿表示,疫情下聘请外佣成本大、风险高,但政府规管不严,中途毁约外佣人数不断增加,僱主欠缺保障。

议员促订立外佣黑名单

印尼劳工部在新一年实施名为"零成本就业"(Zero Placement Fee)政策,要求外佣僱主支付800至1000元的额外费用,容马珊儿形容僱主恍如肉随砧板上,任人宰割。

立法会议员、民建联妇女事务委员会主席葛珮帆表示,接获不少外佣僱主诉苦,面对货不对办、外佣跳槽问题,但投诉无门,她要求政府订立机制,惩处无良中介,将连续跳槽的外佣列入黑名单。

就印尼政府巧立名目征费,葛珮帆认为,特区政府可考虑寻求外交部协助,代表香港出面跟印尼政府争取权益。长远而言,政府必须扩阔海外佣工市场,引入其他国家的佣工,解决供不应求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