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内讧不绝 爆退党潮 公民党穷途末路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六名区议员退党、三名立法会议员被DQ、两名元老退出政坛、一个党魁职位悬空……大半年前,那个瘫痪议会长达七个多月、叫嚣着政府不答应所谓“五大诉求”就要议会揽炒的公民党,如今面临土崩瓦解,已成过街老鼠。其实,公民党的衰败并非偶然,“大状党”素来貌合神离,只是以利益作为纽带捆绑在一起。从内讧、退党潮到几近散档,对于公民党来说,这个冬天特别冷。

勾外力制裁香港 甘做棋子

图:公民党面对退党潮和多名议员被DQ等,彷彿一下子土崩瓦解,顿成过街老鼠。

勾结外力唱衰故土,窜美合谋制裁香港,多年来,几乎每名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都曾在国际舞台上跳梁小丑般地政治作秀。对斑斑劣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大状党”,似乎选择性忘记基本法明文规定的公职人员须“尽忠职守”、效忠香港特区的履职要求。

成立于2006年的公民党创党之初就展露亲美端倪。创党成员梁家杰2007年参选行政长官落败后,9月便前往美国、加拿大大放厥词,声称香港在回归中国后已经“消失”,更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香港,“将香港放回地图上”。

非法“占中”爆发前七个月,时任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Ed Royce等八人访港,多名公民党成员获邀与一行人“密会”。此后不久便曝出,壹传媒黎智英2012至2014年间,透过曾任美国海军情报员的前助手Mark Simon,向多个本港揽炒政党提供政治黑金,而公民党收取了其中的600万元。

向美国主子摇尾乞援

及至前年黑暴肆虐,公民党与美国的联系愈加频繁。修例风波前的三月,郭荣铿与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人赴美,与副总统彭斯、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见面。去年九月,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陈淑庄、谭文豪以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的名义,亲笔签署致信美国国会领袖,“恳求”尽快通过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去年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前,公民党仍绞尽脑汁向美国主子摇尾乞援。谭文豪去年三月在美期间,“主动跟进”如何启动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制裁机制。区议员郑达鸿去年五月在“独媒”撰文称,香港国安法推行后港人权利会不断被蚕食,又于去年六月乞求欧盟延长特区护照持有人在欧盟的免签证逗留期限云云。

四成员被依法褫夺立法会议员身份后,时任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党魁杨岳桥被爆在中环密会美国驻港总领事史墨客。这次梁家杰口中的“恒常会面”是否有不可告人之处,公众心中自有答案。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被DQ四人之一的“拉布”政棍郭荣铿失去公职身份后,如此大言不惭地说。和其他公民党成员一样,郭荣铿并非棋手,只不过“甘心做美西国家的棋子”罢了。

三议员被DQ 即引发退党潮

图:杨岳桥曾发表“留案底令人生更精彩”等歪理邪说,将部分青年鼓动得头脑发热,从此误入歧途。

去年11月,四名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因不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而被DQ,当中公民党议员便占了三人。公民党成员日后能否参与选举,亦属未知之数。公民党的大溃散由此开端。

“一个党有三种取向”

去年9月30日,揽炒派宣布议会延任之时,公民党已经先失一个议员,丑闻缠身的陈淑庄声称因个人理由拒绝留任并宣布退党。DQ事件后,郭荣铿也宣布退出政坛;随后,区议员谭家浚、冼豪辉及俞竣晞同时宣布退党;没过多久,该党后起之秀、原拟从陈淑庄手中“接棒”的第二梯队郑达鸿主动求退,再加上DQ之前就已退党的伍月兰和陈诺恒,共有六名区议员退党。仍然留在党内的外务副主席谭文豪因为失去机师工作兼失议席,变成了“双失中年”,他其后开茶餐厅继续搵银。

公民党原本是揽炒派的第二大党,但党内成员素来貌合神离。创党成员汤家骅在2015年政改失败后退党,党内竟无一人挽留他。2016年改革医委会的《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表决时,公民党议员的表现令人匪夷所思,杨岳桥、梁家杰、郭荣铿、陈家洛投赞成票,郭家麒投弃权票,毛孟静则投反对票,被嘲“主客和三飞买晒”,完美展示了什么叫“一个党有三种取向”。杨岳桥被问及此事时只说党友都“好有性格”。事件没过多久,毛孟静也宣布退党,时任该党主席的余若薇被问及是否会挽留时,只说:“她没有给机会我们挽留她,因为她刚刚才通知我们。我相信她去意已决,也不想我们挽留她。”

如今公民党党魁一职,首度因未有人符合党章规定悬空,即党魁须由直选立法会议员担任,加上退党潮一波接一波,颇有树倒猢狲散的势头;加上有消息指在DQ事件后,该党执委会及区议员曾交换意见,当中有人提出应否解散公民党。公民党这栋危楼还没完全倒塌之前,居然是自己人提出拆楼,其中是与非,当然是“公道自在民心”。

“叫人冲自己松” 美化暴力误导青年

图:公民党一众政客厚颜无耻地美化暴力,将一批少不更事的青年学生推上不归路。

2014年长达79日的非法“占中”、2016年农历新年伊始旺角暴乱、2019年下半年黑暴乱港……这些令人心痛的乱象,将一批少不更事的青年学生推上不归路。他们原本光明的前途被骤然改写,或是无意间被类似梁家杰的“暴力有时可能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煽动性言辞鼓动得头脑发热,或是被诸如杨岳桥之流“留案底令人生更精彩”的歪理邪说蒙蔽双眼。

五年前旺角暴乱发生后,包括公民党一众政客在内的揽炒派厚颜无耻地美化暴力。“留案底令人生更精彩”这句经典反面用语,便是出自大年初一彻夜在旺角警署“义务帮暴徒”的杨岳桥之口。彼时即将迎战月底立法会新界东补选的杨岳桥,信誓旦旦鼓吹“最后一战”、“终极一击”云云。难以想象,日复一日被如此言论洗脑,正确的法治观从何谈起?

三年后,变本加厉的乱港黑暴来袭,公民党政客再度粉墨登场,向世人诠释何为“叫人冲自己松”。有媒体在暴乱现场捕捉到,成日把“守护香港”挂在嘴边的郭家麒,仅仅远离人群完成任务式地做直播。而暑假期间一度飞赴美国的杨岳桥、郭荣铿,谈何与年轻人“齐上齐落”?

制造伪命题 歪曲基本法

一时冲动,一生被毁,锒铛入狱的年轻人,等不到那些留在屏幕后的“键盘渣”、躲在安全地带目送他人子女踏上不归路的揽炒政棍提供的实质性支援,唯有隔空表态式的一句“手足撑住”,软弱无力地伴着他们在逼仄的监仓,悔不当初徒伤悲。

这些年来香港乱象不断,“占中”、旺暴、黑暴相继爆发,背后原因何在?事实上,揽炒派蓄意歪曲基本法,凭空制造“三权分立”的伪命题,假权力制衡之名,以立法权及司法权挑战特首权威,否认中央主权,衍生出诸多问题。对于公民党歪曲基本法声称香港有所谓的“三权分立”,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批评“大状党”搞政治,曲解法律为自己的政治立场服务,将大律师的公信力“送头”。

“这种无耻,比无知更可怕。”梁振英的这句话,值得深思。

擅长背后鼓动 “为功为名”终尝苦果

前身为“四十五条关注组”的公民党2006年成立之初,就是一个利益的短暂“聚合体”。关注组并没有清晰一致的方向和目标,上上下下都以经营自身利益作为最高考虑。他们当时以“为公为民,香港精神”作口号,到2008年立法会选举时这一口号被改为“公道自在民心”。当时有评论指,口号表面上是为了顺口易记,但实际上公民党已丧失了“为公为民”的担当。后来种种事实证明,有关评论是一针见血。事实上,公民党从成立之初就不是“为公为民”,而是“为功为名”。

2009年,港珠澳大桥工程因一宗环评司法覆核延误,造价额外增加89亿元。公民党被指是司法覆核幕后黑手。当时的司法覆核原讼人、曾任公民党义工的朱绮华,在得悉官司败诉后,即踢爆自己“无心搞”,只是“他们”叫她打官司。公民党在2011年区选前夕试图“消毒”,找来自称朱婆婆“契女”的郑丽儿接受访问,但郑在访问中反而道出公民党的“黑手”在是次环评官司中“无处不在”,并踢爆当初作为朱绮华代表律师的公民党执委黄鹤鸣,并不是通过法援署的分派,而是公民党提供地址让她“找到”黄。

2014年,公民党推动非法“占中”,当法庭颁布禁制令时,梁家杰竟为“占领者”继续留守寻找托词,称“示威者留在现场不代表是挑战法律”。时任公民党主席余若薇亦称,法庭禁制令仅由单方面提出,不一定要遵守。恰巧在此之前,自称“壹传媒股民”的网民踢爆壹传媒黎智英作为“占中”最大的幕后金主,曾向揽炒派组织提供4080万港元的秘密捐款,当中公民党直接收了600万元。

此后,公民党日益激进,2016年4月21日联署所谓《香港前途决议文》,声称“民主回归”之路已走到“尽头”,提倡以“议会抗争”“占领”“抵制”“罢工”“罢课”“罢市”等方式“凝聚”大多数香港人民的认同,争取以所谓“内部自决”实现“自决权”,以实行香港在2047年后“永续自治”。而所谓争取香港“自决”、“自治”的主张,均极有可能不符合拥护基本法和效忠中国香港特区的要求,仅仅四年,公民党就尝到了自己亲手种下的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