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独人”收编学生 重组“暗独”大台

●新兴的“港独”组织“贤学思政”经常摆街站博出位,最近拉拢其他学生组织成立“联盟”。 资料图片

王逸战操控“香港中学生关注组联盟” 伙揽炒区员煽乱

多个学生“港独”组织半年前因香港国安法实施而相继宣布“收档”(解散),但近期街头突然又出现多个“学生组织”频繁在多区煽暴播“独”。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这些所谓“学生组织”其实都由一个叫“香港中学生关注组联盟”的组织在背后统筹,而该“联盟”实际上又是由近期甚为高调的“贤学思政”头目王逸战一手操纵,他收编了多个散兵游勇式的“学生组织”,更获得众多揽炒派区议员的撑场及提供物资支持,这些组织在俨然已成为一个新兴的“港独学界大台”。社会人士指出,这些社会“独瘤”应尽早清除。

多个以年轻人特别是中学生为煽动目标的“港独”组织如“学生动源”、“学生独立联盟”、“香港民族阵线”等“港独”组织,去年6月底,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夕,相继宣布“散档”,有关组织的头目或者被拘捕,或者潜逃到海外,一度在香港社会十分嚣张的“独”音也明显沉寂。

不过,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收到爆料,指原有的“港独”组织虽然“散水”,但在揽炒派内部,“港独”势力并没有消退,更一度出现“争上位”及成立新组织继续煽暴播“独”,不断触碰国安法的底线。

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这些新冒起的“学生组织”成员,不少有已解散的“香港众志”、“学生动源”等“港独”组织背景,起初是“各有各做”,而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这些“微型组织”的活动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为高调活动,他们在文宣及街头的公开言论中,刻意模糊具有明显“港独”色彩的言论,企图以“打擦边球”的方式来躲避法律的制裁。

揽炒区员撑腰 扬言踩红线

知情者透露,早在去年9月开学前,今年19岁、已不是中学生的“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在“揽炒派”区议员的撑腰下约见多个“学生组织”头目,在去年9月中成立了一个“香港中学生关注组联盟”。据悉,这个所谓的“联盟”表面上是由多个组织组成,但实际上王逸战是实际话事人,联盟内的“中学时政”、“中学生连线”、“学生革命阵线”、“香港思流”等组织都被他收编。由于获得“揽炒派”活跃分子特别是区议员的支持,已俨然成为“学界大台”。

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记录,发现早在去年9月下旬,即“香港中学生关注组联盟”成立后数日,“贤学思政”就开始带领其他组织摆街站宣传,其中,王逸战与“中学时政”头目梁姓学生等人藉“12逃犯”事件在旺角街头进行煽动,大肆抹黑中央政府及特区政府。由于获得多个“黄媒”的关注和报道,该次活动后“中学时政”明显变得更活跃,经常在多区发起街站煽暴。最近一次“反对教改”街站,于去年12月底在全港多区摆站,多日街站也获“联盟”其他小头目捧场,包括“思流”主脑曾朗轩等。而王逸战最近与两名同党黄沅琳及朱慧盈高调接受“黄媒”访问,宣称要“做最尽的事”及“踩红线”,在访问中,他经常提及“重光”等“擦边球”字眼。

烧公数供应物资场地播“独”

王逸战虽然不是学生,但却在揽炒派阵营中成功筑起“港独学界大台”,这与他获得揽炒派支持有直接关系。香港文汇报早前也多次报道,邹家成、梁晃维、张可森、岑敖晖、叶锦龙、彭家浩等十多名“揽炒派”活跃分子及区议员都先后到他们的街站撑场,甚至提供宣传用具及办事处作临时之用。

虽然这些组织的成员街站宣传时刻意用符号或用模糊言论企图规避国安法的制裁,但不少路过的市民直言很清楚他们在进行煽暴播“独”,认为特区政府有必要对这些非法活动予以打击,以尽快清除香港社会的“独瘤”。

口窒窒嗌咪煽动 “初中身份”博宽容

“希望各位......各位街坊......到我们、我们街站签一下联署......”上星期二(12月29日)下午,香港文汇报记者到屯门港铁站的“中学时政”的街站时,听到一把显得很胆怯的“口窒窒声线”在叫喊,细看之下,原来是一名年约十四五岁的初中生正在紧张地嗌咪,内容大致是指“通识科改革”是“洗脑教育”,要市民“签名反对”云云;而一名年龄稍大的青年则在一旁观察,更走近拿咪大叫一番,原来这名年龄稍大的男子正在训练初中生如何“嗌咪”。

街坊侧目 “独”青落场再洗脑

该街站由两名年纪相若的初中生看守并轮流叫喊,其中一人是“中学时政”发言人梁立行。由于两人明显是街站新手,在嗌咪过程中都显得十分紧张。梁在叫咪时不时拿出手机玩,亦不由自主地将手插到裤袋像唸稿般地读出内容。而另一名男生在嗌咪时亦面露尴尬表情,完全不敢直视路人,而且声线细小经常口窒窒。经过的人则多是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

约半小时后,街站的反应依然冷淡,当两人不知怎么办之际,一名年纪明显比他们大的青年走到街站,二人随即恭敬地向他打招呼,只见该男子向他们交代数句后就拿起咪高声叫嚣,并不时扭头回望两个后辈,似乎是在传授嗌咪技巧,明显是具经验的老手。嗌了10分钟后,该男子再将咪交回其中一个男生手上,并走到一旁示意他们继续。翻查资料,这名到场教路的青年是“香港思流”发言人曾朗轩。

有知情人士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多个“港独”学生组织都宣布解散,其头目也“走佬”、被捕或匿藏,新组织成员又要开始重新训练,于是街站就成为“老手带新人”最适合的地方。据悉,由于在街站上的多是不谙世事的学生,就算警方登记资料也多是警告一番,“危险程度相对较低”,而圣诞节期间多个学生组织轮流摆街站,也是训练“新力军”的一部分。

“众志”B队“教育野” 今冬眠等“回春”

由“中学生组织”变身为“港独”组织的前“香港众志”一直想将魔爪伸向中学校园,其前副主席郑家朗更是主打“学生事务”。去年8月,郑家朗拉拢新冒起的“香港思流”、“青年政治关注组”等所谓学生组织成立“教育野”,企图以“打擦边球”方式煽动学生对教育改革的“抗争”;惟在去年11月,“众志”3名前头目被羁押及判刑后,“教育野”转为低调,甚少再有公开活动。有知情者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该组织其实是刻意进入“冬眠”状态,保存实力待时机成熟时再“翻生”,“呢个都系戴耀廷(‘占中’发起人)鼓吹‘拉撒路计划’(扮死)嘅一部分。”

早在2019年底,虽然持续半年之久的大规模黑暴活动告一段落,但郑家朗为向校园散播“抗争精神”,扩大“众志”在学界的影响力及吸纳新血,开始组织“中学生罢课筹备平台”,拉拢在黑暴期间成立的“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香港思流”前身)等激进学生组织;而“思流”后亦得到“众志”多方面支援,包括安排与“众志”友好的黄子悦及区议员梁凯晴等人为其街站嗌咪,以增加知名度。去年6月,“思流”也协助郑家朗发起所谓“学生公投”活动,怂恿中学生参与罢课,虽然罢课计划最后胎死腹中,但亦令“众志”成功拉拢不少中学生加入。去年6月底,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夕,“众志”匆忙宣布“解散”,而郑家朗更被踢爆与创党主席罗冠聪一起逃离香港。至去年7月底,郑家朗又偷偷返港,但不久即成立新组织“教育野”,诬蔑“通识科改革”是对学生进行“思想改造”。

不过随着“众志”头目黄之锋、周庭等人涉国安法被捕以及包括黄之锋、周庭在内的众志多名头目涉其他案件去年11月下旬法庭实时还柙,不准保释后,“教育野”也几乎已停止所有公开活动,只是偶尔在其社交平台上转发帖子。知情者表示,“教育野”目前是刻意进入“冬眠”状态,一旦时机成熟又会出来搞事。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