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梁家杰现在“洗底”已经太迟

陷入退党潮的公民党屋漏偏逢连夜雨,近日又出现财困,表面上是因为在疫情下,难以举行筹款晚宴,又不能再在游行途中筹款,导致开源乏力,但实际上公民党的财困主要是由于该党失去了所有立法会议席,不但丧失了大量的立法会资源,更失去了政治上的影响力。一个政党的筹款能力往往与其政治影响力挂钩,公民党现在凭什么要金主捐款?况且,他们最大金主本身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难怪公民党要通过裁员,以至找来余若薇教人车衣,吴霭仪教整曲奇饼,整色整水来增加收入。

或者,公民党现在终于后悔在修例风波中各种“哭秦庭”、呼吁外国制裁的“卖国卖港”行为,也会后悔与郭荣铿在内会疯狂拉布,以为可以讨好揽炒派在选举上捞取油水,最终却玩火自焚,一铺清袋。一个政党不能参选,没有议席、没有资源,还凭什么在香港社会立足?当日带领公民党走上全面对抗、揽炒之路的梁家杰、杨岳桥当然是公民党衰亡的最大罪人。

心中有鬼趋谨慎

日前,梁家杰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就直指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后,他已两度拒绝外国议会的访问邀请,但不抗拒未来与驻港外国使节会面。他又指在国安法立法后,曾有人提出“摺埋”公民党,但他认为该党仍有500多位党员,在社会上还有一定支持,目前未至于完全没有运作空间,故该党决定继续运作。为什么一向热衷会见外国官员、议员的梁家杰,突然对接受外国议会访问“保守”起来?原因既在于国安法的阻吓力,也在于他心中有鬼。

如果梁家杰等公民党人与外国官员会面不是为了唱衰香港、不是呼吁外国制裁、不是勾连外国插手港事,这样的会面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梁家杰却表示已两度拒绝外国议会的访问邀请,正说明他心知肚明,会面外国官员为的是什么,说的又会是什么?其言行随时跌入法网,所以突然谨慎起来。

梁家杰在访问中亦直言:“就算几唔钟意国安法都好,国安法已经存在喺我哋法律之中,你与其‘送头’、硬闯、硬碰,不如保留实力,低调啲”。这某程度反映了反对派政客正在因应国安法出台而调整策略,一方面转趋低调,避免触碰国安法红线,不要如谭得志之流般为了博出位最终多罪缠身,现在也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他;另一方面,梁家杰这样的表态也有“洗底”之意,目的是为公民党保住一线生机,正如他所说,公民党还有500多位党员,杨岳桥、郭荣铿、谭文豪等参选之路已断,已经转行求存,但这几百人中不少人仍然要吃政治这口饭,既然梁家杰已排除了解散公民党,这样自然要为这些党员的前途筹谋。

政治前途成绝路

所以,公民党近期正开始进行“洗底”,在最后关口退出揽炒派的“公民议政平台”,宁愿被揽炒派狙击也要与这个揽炒平台划清界线;而梁家杰的访问某程度也表明公民党已经接受国安法,不会也不敢再挑战国家主权和安全底线,但这样有用吗?

始终,公民党以往的言行,包括梁家杰早年曾要求特区和中央政府尊重“推动分裂运动的正当性”;参与违法违宪的“五区公投”;在修例风波期间明目张胆要求外国势力干预港事,制裁特区政府官员;再到全面揽炒议会,令立法会陷入长期空转。这些行为任何一条都可以判定公民党无意拥护基本法,无意效忠香港特区,在本质上是一个支持“港独”、对抗宪制的政党。这些劣绩恶行和“定性”,不是一个访问,几句说话就可以消除。

在当前的情况下,公民党的政治前途基本已经到了绝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梁家杰现在“洗底”已经太迟,但如果梁家杰等人真的希望保住公民党参选希望,就必须拿出更多的表现,证明公民党改弦易辙,回到宪制框架,否则“扮洗底”只是徒劳。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